賠了茶禮也可能折兵: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鄺錦鈞評估當前選舉形勢

005 投小城一票 ──屬於我們的選舉課 論盡紙本

文:小花

時間:2013年09月7日 12:12

「選舉宣傳期都還未開始,各路人馬已博取曝光率,不論在物質上、立會休會前的『忽然熱心』,乃至非議員的民眾活動及遊行示威;加上廉署、選管會兩大監管選舉實體,異常低調和被動得叫人心寒,令參選人的『搶先行動』,更加肆無忌憚。」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鄺錦鈞訪問一開始就道出關鍵訊息。

「承襲2012年政改諮詢的餘波盪漾,中產、知識份子以及年輕一代,較以往對本地政治的關注度都有所上升。較年長的市民,反而認為政治選舉跟自己仍有相當距離,可能因為不太了解選舉對將來的影響。」

鄺錦鈞

鄺錦鈞

將選舉當作換取利益的機會

隨著「+2+2+100」的政改結果,第五屆立法會選舉將會增加兩個直選議席。表面看來只是多了兩席,但鄺錦鈞認為競爭相當激烈,有資源的組別更加提早投放資源;他回顧「偷步宣傳」、「疑似賄選」的情況,05年的時候不法行為明顯,越臨近投票日越變本加厲;09年的時候,則很多候選人學會了「地下化」,廉價飯局、禮品等,通通透過不同名目輸送。

可是,鄺錦鈞有感今年選舉相對「奇怪」,疑似不法行為不但未見進一步收歛,反而「大膽左」,成為甚麼粉絲團就有著數、派禮物、收短訊等可疑行為,廉署和選管會的反應卻令人失望。「原來選管會是一隻無牙老虎,僅能透過勸導,甚至幫候選人『打圓場』來了事,這不禁更令人懷疑和聯想到,上屆廢票復活的公正性。廉署的調查,就更加被動更加低調,決定亦備受質疑,令人憂慮。」

打擊賄選有難度?

「很難!一是由於有關執法部門顯得好被動,即使有情報甚至全澳市民都知有人藉一些不法行為籠絡選民,都沒有主動出擊;二是第四屆選前打擊賄選的手法重蹈2001年的覆轍,即喺『雷聲大雨點小』,令某些賄選人將買票行為地下化,學聰明了,令今年的賄選行為更難搜證;三是增加席位令多人競逐,某些賄選人為求勝選保障而更加進取,此消彼長之下增加打擊賄選難度。」

往年選舉「兵家必爭之地」議事亭前地今屆被取消作為選舉宣傳地點

往年選舉「兵家必爭之地」議事亭前地今屆被取消作為選舉宣傳地點

調查龜速 官僚主義作祟

對於選管會多次就違規舉報,作出「不便評論」、「一時間難以定斷」,甚至是「即使選舉結束後,候選人總會承擔後果」等迴避式回應,鄺錦鈞表示,澳門的司法效能向來令人失望,01年被舉報的案件,可以直至06年才有調查後果。

「老實講,若真喺有賄選的議員,都完成任期啦!根本無補於事。任何重視選舉的地區,都會將選舉行為視為最優先處理的案件,不能讓行使不法行為的人來出任議員,這是要確保選舉的權威和公平性,澳門這方面的調查,漫長到令人難以置信,變相就是鼓勵了候選人違規。而且,選管會不應該為候選人解釋,他們有自辯的權利和責任,選管會是第三者,是公證人的角色。至於曾長期跟進選舉工作的現任廉政專員,出奇地相當低調,亦低度,令人詫異!不敢說他是有意無意,但似乎這跟政府長期官僚主義有關,政府長期說,『澳門賄選不嚴重』,但每一個澳門市民都很清楚,用錢買票有多普遍!若無人向廉署舉報,就視為無,一萬宗賄選,但只收到兩宗舉報,結果就說『只有兩宗賄選』的話,無人會相信你;調查員或其家人,至少一定有聽過賄選資訊,難道他們又假裝不知道?這是導致反賄選數字,跟民間認知落差如此大的原因。」

選民劃分隨社會矛盾而改變  能否真正動員才是王道

鄺錦鈞相信,經歷政改諮詢,加上本澳今年發生較多反映社會矛盾的事件,會令選民投票意欲增加,甚至有可能扭轉選舉結果。他並將選民簡單分為三大類:

  • 利益交換型:這類大多有著傳統背景、收了小便宜會懂得報恩的慣性選民;
  • 意識形態型:有特定的信念,會視乎與參選人的政綱共鳴而決定是否支持,也包括一些擁有維權意識的首投族、中產和知識份子;
  • 保飯碗型:大多為企業從業員,因擔心工作不保會被說服投選企業代表。

鄺錦鈞預測,第四屆立法會選舉競逐連任的頭十名議員,應該問題不大。但是最後兩名的地位,或許有些「漣漪」。至於少數勞工階層,他將其納入為「其他」,對左右結果的作用不明顯。

挑戰者:「斯文型」還是「咆哮型」較有優勢?

另一方面,即使原先並非議員的新鮮人,都有爭取不同選民路線的候選人,到底「斯文型」還是「咆哮型」較為「吃得開」呢?鄺錦鈞反而強調另一個更重要的元素。

「有人喜歡敢言、形象鮮明的,這類候選人總有市場,視乎候選人如何吸引目標選民的注意力。但問題是,如何動員這班人去投票?很多時選民咆哮完,或上班去或甚麼的,投票日就無出現;年輕選民也可能太忙,年輕人多活動嘛,FB、手機,只有炒熱這班人,否則有心無行動都無用。」

第五屆立法會直選議席到底鹿死誰手,全城拭目以待

第五屆立法會直選議席到底鹿死誰手,全城拭目以待

你是幾多分選民?

「年長的選民,參與度有8分,但參與度高不等於選舉意識高,只是習慣了。」鄺錦鈞嘗試就選民的參與度打分。

「另一班根據自己意願去投票的,我會俾6至7分;相對於05及09年那兩屆,他們算是選舉上的『中興分子』,因為他們支持某些政綱,認同某些人的工作,這個近年見得較多。」他補充,相反單靠利益和關係的參選名單支持者,按屆遞減,隨著年輕人越多,澳門政治生態有所改變,但「中興分子」的數目未能掌握,他們是否真正出來投票亦難以揣摩。「反而年長的,又有專車,又守承諾,參與度高」。

論盡選情

對於陸續發生的社會矛盾,將如何左右選情,鄺錦鈞有以下評價:「中興分子對社會的關注,對自己在社會上的角色和權益的重視,加上較不喜歡老化、老氣的候選名單,喜歡新的、專業的、背景相近的名單,對現任組別確有危機。現任的多為『老氣候選人』,支持者減少,與新起的政治取態又有別,而且,不再有那麼多人接受『利益』那一套了,權益捍衛反而變得重要,所以有可能會投選,真正能為他們代言的人。」

他預計,有大財力的、以利益交換作為參選籌碼組別,今屆有機會「滑鐵盧」,「澳門人不一定再受這套了,他們可以食兩家茶禮,你要鬥財力、鬥動員,賄選都有通脹啦,92年時買票就二、三百,96年『公價』已經有五百,至今年2013年了,仍然是五百的話就毫無吸引力了,或許現金搭旅行吧?以前較少見收兩家茶禮的選民,個人『道德』會高一點,現在又無選民證,通脹又高,要買票成本大增呢!可能會多一兩個敢言的入局,同時多一兩個靠利益入局的人墮馬也說不定。倘若前者,對施政壓力就明顯增加,後者則單純印證了『通脹猛於虎』,哈哈,若要買票就請你大方啲!」

選舉 VS 整體施政

鄺錦鈞直言,現時政府被批評為能力有限,蕭規曹隨,原創性及魄力都弱,領導個人魅力低,議會多點自己人當然容易駕馭。若然反對聲音大了,多一兩個敢言的入局,政府施政就更困難,立法會監督增大,政府不能再像以往般不作為、不回應,至少拖延的時間將會縮短,同時令親政府的人被迫講開放的說話,因為選民的要求已經有所不同。

有參選人投訴選管會對政綱作政治審查

有參選人投訴選管會對政綱作政治審查

總結今屆立法會表現?不過不失?強差人意?

鄺錦鈞覺得,今屆和上屆都差不多, 都只有某幾位議員做到議政論政的職能,「當然左手指責政府但右手撐政府議案的人依然是那些;所以若不能加快民主化進程,以及有效而大力地打擊賄選的話,這些情況恐怕在來屆依然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