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算美麗人生——蔡美莉專訪

003 進擊的公民 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3年07月23日 14:14

最深得澳門民心的官員

蔡美莉,是一個澳門人熟悉的名字:除了因為她開創澳門審計事業亮麗功績;更因為她以勇氣、智慧領導下,審計署恪守獨立、專業、客觀及公正原則,履行了基本法賦予的監察職責,對審計對象政府部門的公帑是否善用、有否不規則和違法等狀況,透過審計報告清楚呈現,讓公眾知情,協助監督政府財政管理問題。其中仍然為人津津樂道的一仗,是對澳門舉辦第四屆東亞運動會的十份系列審計報告,堪稱「歷史記錄之作」!更給市民一個清楚說法。離澳在即,除了忙著跟好友餞別,一向低調的蔡美莉,被《論盡》打動,願意接受訪問。

ad

IMG_0510

做得太好「無得留低」?

離任審計署已三年半的今天,蔡美莉仍不時被人們提及,坊間更有聲音希望她參選立法議員,這在庸劣官當道的澳門官場實屬異數。零九年政府換屆,當一眾主要官員集體順利過渡到第三屆政府,惟獨備受巿民愛戴的好官蔡美莉,卻竟然「無得留低」。外界質疑是否因為東亞運系列審計報告「種下的禍根」?--負責東亞運的是前社會文化司司長崔世安,即是現任行政長官。蔡美莉只回應了一句:「零九年,如果特區需要我,我不介意多留幾年的。」誠然,公道自在人心,公眾自有公正評價,蔡美麗被市民暱稱「美麗姐」,甚至被評許為「澳門良心」!這才是最實在的榮譽。

不獲續任有條「刺」?

在澳門,能夠普遍獲巿民讚賞的官員沒有幾位。美麗姐則是少數而傑出者,這樣的好官卻不為主政者重用,被安排離開一手建立的審計署,這,當事人到底會否意難平?

記者:審計署可算是妳「一手帶大」的,就像兒子一樣,妳卻無法繼續看著它「成長」;至今心裡會否有條刺呢?

蔡美莉:「刺」一定沒有。因為就算自己生的兩個兒子,我也不會陪他們一世的,尤其當他們成家立室有自己家庭時,總要學會放手。在審計署工作十年,有新人接替其實是好事,每個部門都應該在適當時候給新的人擔任主要工作。我不知這樣說是否正確,又或只是發生在我身上情況,當年紀去到「咁上下」時,我的腦袋根本運作不到,叫我想些新東西,來來去去都只是在我自己裡面打轉。所以,適當時讓新人上,因為新的人或者會帶來新的思維、新的衝動、新的方法,將部門工作發展得更好。

cats017 cats016

記:你不被留任,巿民覺得可惜,人們亦質疑東亞運系列審計報告是要你下台的導火線?因為正是這十份報告清楚讓市民知道東亞運發生了甚麼事,當中嚴重超支的情況到底怎樣。但也導致當年主理東亞運的現任特首不向中央政府提名你續任審計長嗎?

蔡:你這個問題,我不可代人答,但我相信不會是你所講的情況。

忍辱負重履行「神憎鬼厭」使命

作為負責監察政府內部財政運作的審計署,顯然是個「得罪」行政部門的崗位。尤其在審計署成立初期,不少被審計的部門「起晒鋼」,對審計署有諸多防範的心理,譬如要求索取資料卻未必齊全,前線審計人員更面對刁難與冷待的狀況。蔡美莉認同記者形容審計署似是「神憎鬼厭」的部門,但指出這是職責所在;並強調,作為監察者「一定要有使命感」!經過十年,回看一些部門的冷漠表現,美麗姐則從部門的角度思量:「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或許疑慮你們要這麼多資料做甚麼呢?對我們是否不利呢?」才會諸多提防。她表示過去審計過的部門也有自己的朋友,「如果是真正的朋友,他們會理解我的工作」。

一路走來漸見認同

為了能勝任審計工作,蔡美莉親自前往擁有悠久審計文化的香港審計署取經,又邀請香港前輩來澳培訓人員,而蔡本人也閱讀大量審計專業書籍繼續自修。她憶述當年「櫈都未坐穩,就要做年度賬目審計。」幸有一班好同事共同努力完成。而審計署也漸成長起來,審計類項目由賬目審計起,陸續發展了專項審計和衡工量值審計。

經過十三年的拓展,蔡美莉認為澳門審計署得到很大進步,儘管與一些先進國家和地區比較,仍有頗大差距,但相對許多其他國家而言則並不遜色,「雖然起步慢,但澳門教育水平比較高,現時審計工作的水平,不是自己贊自己,與國際比較並不差的。」她亦感謝國家審計署多年來對澳門審計署的支持,包括協助澳門培訓審計人員。

毫無疑問,東亞運系列審計報告,奠定了審計署的地位,審計工作亦得到了市民認同。

cats019

監督別人更要做好自己

美麗姐謙虛地評價自己的工作,表示父母管教嚴格,自小知道做事要認真。當年審計工作正直緊張階段時,美麗姐曾經身體抱恙要動手術,醫生言明需休養兩個月,但她只是休息數天後就繼續投入工作了。回顧一份又一份審計報告,她竟然表示「沒有一份完全滿意的。」只有印記最深刻的:「那當然是東亞運系列審計報告」。

公務員更該以德取人

在官場廿五載,尤其擔任多年部門領導者,美麗姐自有一套用人心得,「世界上並沒有絕對叻的人,最重要是有一份心…… 有才能固然是好,不過,有品德更加重要!」 眼見現時官場一塌糊塗,美麗姐有感而發:「如果特區政府,尤其高級公務員,例如局長、甚至司長級層面,委任這些高級公務員時,除了專業和才能外,其實品德是非常之重要的。」

做審計兼任心理輔導

東亞運系列審計嬴得市民掌聲,然而背後卻是有苦有淚。據悉,對東亞運展開審計,審計人員不僅面對難以想像的繁重工作量,但更艱難是相關部門的「頂風」態度問題,前線審計人員難受,回署後向上司匯報工作時訴說遇到的不平,更有女同事忍不著流淚。這時,審計長的角色同時兼任心理輔導員,安撫同事以至鼓勵士氣。美麗姐在訪問時亦笑說,當年就有說法,「 將來不做審計署,可以做(心理)輔導員了。」

IMG_0527

外表「硬淨」其實「小女人」

這位人們眼中的「硬淨的審計長」,卻自道只是「一個小女人」(要知道審計長這個「得罪人多」的職位,在澳門官場如此庸碌文化的充斥下仍有所作為,絕對殊為不易,可想要頂著多大壓力)。日間還是個安慰者,有誰知她晚上卻偷偷背人垂淚呢?她透露,在進行東亞運系列審計報告期間,暗裡不知哭過多少次「老實講,為咗工作而喊嘅,都是這裡引起,之前未試過。阻力最大是在做東亞運審計時。」。幸好,她表示自己是個開懷的人,「喊完一大場,翌日早上起床後又無事,繼續上班去」。

有沒有遺憾?

「我個人而言就沒有遺憾,因為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曾任職的不論統計局還是審計署,都有一班很好的同事,他們就像我的子女一樣。」

可是,雖然市民和一些部門對審計工作多了尊重,但整體上她認為審計文化還未真正建立和成熟。其中,部門如何接納和配合審計工作,「這方面到今時今日尚未完全達到。」蔡美莉尤其指出,「解決問題不是審計署的職責範圍,這是由有權限的司長和局長,和監督實體,知道問題所在之後,逐一作出解決。」她坦言,審計署理應可發揮很大作用,但很取決於立法會和相關官員的配合。而現況卻是「你有張良計,他有過牆梯。」她形容有部門明知審計報告說中了問題,但覺得影響其聲譽會「死撐」「怎樣監察呢?我們將問題提出了,但他們都不會虛心正視問題,作出改善。」

最令她感觸的是「審計署做了這麼多審計報告,將問題提出來了,但到底有多少問題是真真正正得到解決?」對此,蔡美莉直言有所遺憾。「遺憾他們未有善用審計報告這協助他們跟進監察的最好工具,我覺得是沒有足夠的重視。」

當年錢少反而更快樂

回歸前,澳葡政府時代雖有設立審計法院,但其性質屬司法部門,而且職責、功能及運作模式,與特區成立審計署的原意大相逕庭。蔡美莉回顧在回歸前夕開始籌備審計署時,「心中完全沒有底,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經歷過澳葡政府時代,對回歸這盛事實在值得很開心。但亦感觸的是,回歸之前澳門經濟很差,我其時已經是領導層,當時政府的財政十分緊拙,部門每使一個錢都想過度過,很謹慎用錢的。我們每年做預算都要絞盡腦汁,澳督例牌一定削減開支。每年我們拿著部門的一盤預算見澳督,跟他賣力解釋以爭取預算,但最終還是被削減開支額。再者,預算已經是緊張,但很多時年中政府還要求部門再削減開支百分之五或十。」

記:人在手緊時會想清楚才用每個錢,但有錢時可以不用考慮就可如倒水般豪爽,比較之下,你覺得在當時很受約束之下審慎用錢較快樂?還是現在可以亂花錢較快樂?

蔡:老實說,當時比較開心,雖然財政緊拙下的確辛苦,但一定達到公帑有效運用的目的⋯⋯

明知錢可以用得更好才覺「心痛」

被問到現在「庫」可敵國的政府,是如何用錢的問題時,她不期然神色凝重起來…… 可以看出,這其實是作為一個愛澳門的市民,很自然的反應。政府是受市民委託管理公帑,那就必須如忠心的狗守護庫房,看緊老百姓的錢:

記:作為前審計長,你可認同除了審計署履行其監察職責外,更重要是整個政府守緊庫房的看法嗎?

蔡:當然應該這樣做的。如何守緊公帑,一定是由上而下的。法律制度是重要,但人更重要,因為法律是由人來執行的!

記:公眾看到現時政府財政收入豐裕,但好像「洗腳唔抹腳」,鋪張浪費及腐敗情況相當嚴重。妳看法如何?

蔡:我在澳門出世,回歸後澳門一直發展很好,經濟發展真的很快,我應該很開心的。可是,正如有議員在立法會所說「人傻錢多」的情況,我聽了之後真係深深感受。回歸後,經濟發展真的很快,特區政府錢真的很多。然而,過去十年在審計署透過賬目審計、衡工量值式審計和專項審計,看到一些部門是怎樣子花錢,我也作為市民,看到公帑理應可以運用得更好但沒有做,會很心痛!

被問到對當今時局的看法,蔡美莉談論起天氣,「零九年之後,天氣真的不太好」,她相信自己未至於不適應,「只是不喜歡、不開心」;但她對於本澳建立公民社會,仍然充滿希望。

審計署職員為蔡美莉離任時製作的相片

審計署職員為蔡美莉離任時製作的相片

感恩「幸運是我」

蔡美莉先後在香港和英國接受教育,獲英國埃塞克斯大學數學理學士學位,一九八四年獲該大學統計及運疇理學碩士學位。八八年加入澳葡政府統計暨普查司任高級技術員,由於其時部門只得她有統計專業的碩士學位,而且表現出賢能,故得到政府重視,仕途平步青雲,九七年獲晉升為統計暨普查司司長(即現在局長),是澳葡政府首位華人司長。她笑道,「這是我少許的運氣」。

一九九九年回歸前夕,當時候任行政長官邀請蔡美莉入局出任審計長。「得到何厚鏵先生賞識,他邀請我做審計長,她自覺審計不是自己的本行,對自己既不認知且本澳也無審計基礎,因此猶豫不決;而丈夫亦因疼錫她,曾不鼓勵她接受這個任命。「我先生在香港工作,兩個兒子當時還很小,大兒子九歲、小兒子才五歲,其實我原本在統計局的工作時間很長,已經沒太多時間陪他們,晚上回家也要看功課。」甚至連朋友都不鼓勵她更上一層樓。不過,最終在何厚鏵的鼓勵下,她仍選擇接受特區首任審計長的挑戰。「何生對我有信心,他說我一定可以做得到的。」她笑著補充,何生當時說笑:「其實,統計與審計只差一個字,是差不多東西而已!」

零九年政府換屆,蔡離開審計署,任經濟財政司辦公室顧問,但卻在統計局上班。「重回統計局,是自己的選擇,因為統計局是她的『娘家』。」對於能夠退休前再次參與二零一一人口普查工作,她形容是其公務員生涯的「完美句號」。回想到九一年她首次參與當局全澳人口普查時,統計局被質疑「計錯數,人口怎會這麼少」,直至後來身份證明局重發身份證,證實人口總數跟普查一致,她笑言:「那時我真的能說句『還我清白』了!」

做回個「開心小女人」

十年審計長的繁重工作壓力,以至盡忠職守卻不獲留任的際遇,對一些人來說可能會心有不甘;不過,美麗姐則表現出放下自在的豁達情懷,訪問過程笑聲不絕,不時說「我是一個開心果」。

訪問期間,美麗姐不止一次感激丈夫無條件的支持,及孩子的體諒。今年五十五歲的蔡美莉,即將進入人生新規劃,她選擇於本月開始以停薪留職的方式「提早退休」,到英國陪小兒子讀書,結束職業生涯退居家庭主婦-- 經過二十五年公職,尤其經歷十年審計長的風雨,回歸安逸平淡的家庭生活,蔡美莉對未來充滿憧憬:「 我和我先生會初期在英國生活長一點時間,兩三年吧,作為媽咪想多些親近孩子,我也會做義工,大同世界,哪裡都可服務社會。我同我先生在英國讀書時就做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