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大馬停電」,我們想知道票從何來;台灣漁民被槍殺,我們想知道原因;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想有個交代;南京大屠殺,我們想聽到道歉;但發生在廿四年前春夏之間的一夜,為何連發問、連了解、連哀悼的權利,都給奪去?尋根究底的人,總被視為「問題少年」;對於外人的事,我們尚且能夠高談闊論,可是,面對自己的家事,為何我們卻偏偏要令「年少」「無知」?孩子都這麼大了,媽,你還打算隱瞞多久?心靈上的二次傷害,往往就是,要看到傷痕的人,裝作事情未曾發生過。

風?雨?燭光!

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每週專題

文:吳軍立,1992年出生於廣東石岐,現就讀澳門科技大學,今年首次赴港參與六四燭光晚會。

時間:2013年06月7日 10:10

1989年6月4日,我還沒有出生。成長於信息相對封閉的內地,我最初只是透過父母偶爾提及當天發生了甚麼——數萬名要求政改的愛國大學生在天安門遊行示威、靜坐絕食並要求與政府對話,卻遭到解放軍無情地屠殺。

而在24年後的香港,十幾萬人悼念那批烈士的亡魂——無數燭光照亮了整個維多利亞公園(下稱「維園」)。也許上天也為亡魂,以及事件一直得不到平反而哭泣——晚會開始不久便下起一陣大雨還伴隨著強風,風雨交加!

過了約莫一個小時,狂風暴雨終於停下來了,只伴隨不時的小雨。生平第一次參加該活動的我往維園走去,只見很多人離開。我有點失望,但還是「逆」著人流往悼念會方向走去。

到了目的地,只見悼念會是一個以黑、白二色為背景的舞台。工聯會祕書長李卓人以及一批民運人士在台上主持。台下則只是圍著數千人。他們眾志成城地舉著白色蠟燭,點著燭光,響應著台上。

原來,因為剛才的暴風雨,舞台上很多電子器材都嚴重損壞,所以,悼念會被迫腰斬。不過,這幾千人卻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欲,還有新來的人加入其中。他們一起唱著《中國夢》等歌曲。我在現場感受到了很濃烈的集會氣氛,更感受到了參加集會的人對平反六四的堅持的精神。我佩服這種執著的、堅持不懈的精神,更油然而生一種為亡魂、為六四不平的憤怒!為甚麼政府要屠殺學生?為甚麼這麼多年都不平反?為甚麼這麼多年對六四都遮遮掩掩?為甚麼民運獻出了生命的代價,當權者還是冥頑不靈?這一刻,我想大叫;我想狂嘯;我想咆哮;我更想怒吼!24年了!真正愛國之士要逃到國外,而腐朽者卻坐在權力位置,畸形的結構。真正愛國的人在風雨飄渺中仍是那麼堅持,那樣堅毅,那麼執著,那麼強大。這在我的心中印下了一個烙印——感動、佩服!

燭光集會很有序,大家都唱歌來表達心中的不滿和憤怒。風吹雨打甚艱難,千萬燭光重點燃!維園裡人們在風雨後仍堅持著「平反六四,永不放棄!」的精神。

試問,誰能不被這種精神所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