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創作。

左眼師奶右眼詩人看全球化新自由主義資本霸權殖民—我的雙城記之香港篇,寫在5.1 勞動節前夕

半島裡外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文:懿靈

時間:2013年04月30日 16:16

我們的超大碼遊戲

他們在吹很多很多很大很大的泡泡
快捷的泡泡方便的泡泡便宜的泡泡
發達的泡泡舒適的泡泡安逸的泡泡
美麗的泡泡健康的泡泡時尚的泡泡
親切的泡泡愛情的泡泡慾望的泡泡
璀璨的泡泡甜甜的泡泡幸福的泡泡
這新妖們的魔法宇宙讓泡泡
包圍世界包圍陸洲包圍海洋
包圍城市包圍農地包圍荒漠
分隔開花樹苔蘚,雀鳥走獸,蟲魚貝蚌,鯨豚
所有動植生物
分隔開父母子女,家人親屬,朋友鄰居,種族
所有人倫社群
你看泡泡裡面有個你多輕浮
這撞不開打不破的新型囚牢
這所謂文明科學進步的泡泡
包裹着每一個個體生命
直至精神頹毀靈魂涸乾
直至生命之環斷裂一切滅絕
你看泡泡裡面有個你多虛幻
當你沉醉於這些嶄新的五官體驗
當你參與這些遊戲
當你熱捧這些如扭蛋機裡跳出的無窮無盡的新意
世界將如泡泡一樣在你手中爆破
消失再也不見
你看
你只是扭蛋機裡面其中一個
不是待救
而是待棄
歷史還不及樹木
唯有超脫
宇宙中才有無窮的你
才能與眾生一體

The city is dying!
一套電視劇紅了這麼一句說話。引起共鳴因為正是香港走下坡路的寫照。
由一個國際大都會亞洲金融中心世界貿易樞紐被周邊所取代而淪落為一個國家的特別行政區,政策種種失誤令政治、經濟、文化大倒退之餘,還迎來雙非嬰的分娩、學額等資源爭奪以及內地人在港搶購奶粉、水貨客逼爆上水、兩地文化差異互罵等所謂中港矛盾之下,香港人還要面對全球化新自由主義資本霸權殖民所帶來的各種衝擊:貨櫃碼頭工人要求加薪所引發的工潮演變成各界對外判制度性質存在剝削的反思以及對背後財團老闆李嘉誠不滿的聲討,便是一個很典型的反霸權運動。

世界上沒有無原無故的愛也沒有無原無故的恨。仇富是非理性的,其結果是走向激進的矛盾衝突和階級族群分裂。理由是道德和自由是成正比的。沒有道德的地方,人為了私慾只會不斷地剝削他人的自由。而沒自由的地方,人為了生存只會不停地反抗。因此只有在權利與義務對稱的地方才有道德的存在。而僱傭關係就是必須建基於這種平等關係之上,一旦出現資方權利過大剝削勞方所得的時候,契約已被資方這個不義、不道德的行為所打破。如果這種狀態長期廣泛地存在於社會每一角落,不是個別事件而是普遍現象的話,那麼這種不公義而引出的仇富情緒就是對社會深具殺傷力的社會問題。而問題的徵結當然是解答為何社會存在打工族普遍的不自由,又為何容許不道德搾取的存在,而不是一味把矛頭指向工人,打壓抗爭運動。這只會加劇矛盾,激化仇富情緒。

香港陷入燥動不安之中,甚麼雙失、在職貧窮、跨代貧窮、窮中產、創業難、社會向上流動不足、職位收縮、就業不足、產業結構改革緩慢、發展機會不足、過份依賴地產金融旅遊服務業等三大經濟支柱、房地產過份商品化投資工具化釀成租金跟本地人承擔能力脫節,都仿似環環相扣,但其實只不過都是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底下政府養虎為患的結果而已。

要明白這點,我們首先要明白巿場經濟的特質。巿場上買賣雙方尋求的是一個所謂相對公平的均衡價格,這透過一個議價的機制來達成。然而誰有能力出價誰方可取得貨品或服務。相反無議價能力的只有接受別人所提出的價格而無法參與定價。這樣,愈有能力定價者愈能從巿場獲利,沒能力定價者只有成為被獲利的對象。巿場至此並不公平。而所謂一切應由巿場決定的說法,無疑是把不公平合理化,強調了有能力定價者的市場領導地位。然而我們沒能完善巿場的議價機制,卻把它推向極致。使巿場上有能力出價和參與定價的人變得只集中在少數人手裡並圍堵一切與之抗衡的力量,以爭取最大的產能效益,刷新業蹟。

全球化把世界變成平的以後,空間被壓縮、時間被壓縮,掌佔時空早著先機成為24小時運作,生活模式變得緊迫,人物化成生產機器被工作搾取得一乾二淨。而物化後的人追求的是無止境的慾望滿足,積極地享樂、無限地擁有。為了無限擁有,跨國公司的超級資本家不斷透過向銀行借貸、股票巿場集資等方式擁得巨額資金流,然後玩著合併收購大吃小的森林把戲,以擴大巿場佔有率成為行業的寡頭,又以高產值的地產金融炒賣取代製造業,並透過傾軋勾結政府奪取政治權力,目的是把大多數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以能壟斷社會資源,獲得最大利潤。故做成誰綁架銀行,誰就有資格綁架政府。誰主宰經濟命脈,誰就有談判本錢,擁有社會的絕對話語權。

除此之外,新自由主義扭曲了自由巿場經濟模式:大巿場小政府的一貫做法。政府慣常依仗財團的人力、物力及財力去支撐地區經濟,為了吸納資金投向新興行業往往亦作出各種政策傾斜,提供各種稅務或土地優惠予財團。而政府開支卻大部分由中產去承擔。而強調巿場主導的政府自己卻不斷透過政策、運用代理人干預巿場,泡製出領匯、港鐵、巿建局這些比私人發展商更獨具優勢的地產霸權,像怪獸一樣吞噬香港。

因此,全球化新自由主義經濟霸權殖民是政治的盤踞、經濟的盤踞、文化的盤踞、環境的盤踞,全方位地竭取資源。其病象幾乎都是刺激消費增加內需推高通脹過度發展過度借貸,金融地產炒賣取代實業生產勞動。地產泡沫爆破就量化寬鬆印錢紙,把債務轉向世界為其埋單的卻是基層。結果量化寬鬆是全球為美債埋單,中國血汗工廠是為全球消費主義奴役的人間地獄,港澳的地產霸權招攬的是外資連鎖店的進駐。目的只在倒模世界各地成功的商圈案例,穩定租賃。這樣速食、不加思索、毫無創意的營商文化使城市面貌和人文景觀逐漸在規劃上呈現主題化而把有機的地度的人民聚落排除在外,成千篇一律刻板無趣的copy cat,折扣了本土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打擊了地方保育。

香港的堅尼系數是5,貧富懸殊厲害,社會保障制度滯後未能成就一個很好的安全網,而每日100~150的新增大陸移民大大増加資源分配上的壓力,階級矛盾演化成階級鬥爭,幾何想象!

因此,香港人開始產生很多複雜的心情,開始尋求暫時的慰藉、逃避、逃離的空間,旅行成了一個心靈逃遁的幽谷。新的勞動價值觀逐漸在形成,追求自給自足糊口後的心靈富足。走過大地後始發現浮華的並不是文化豐盛的別人的國度,而是自己的香港,那毫不踏實的前景。而部份人的良知開始覺醒,開始尋找依歸。而良知的依歸就是自由與權利,那百姓良久所被剝奪的。

懿靈1

懿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