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2 社團政治:死亡的開始?每週專題
今年五一遊行,比起往年很不同:大家抗議的對象除了在民生議題之上,多了個「偽政改方案」外,就連往日被視為澳門社會政治核心的社團,都成為了示威者攻擊的對象。在近日鷺鳥林事件中,保育人士比起「主流」團體也發揮了更大的力量。 事實上,多方面的調查,連同今期的文章分析,以至我們的街頭訪問,都為我們提供一個機會,去解構「社團社會」這個具澳門特色的警語(catchphrase)背後的迷思。面對澳門政治經濟環境日益複雜但正式參與渠道仍舊壟斷,以及組織成本的下降,澳門社團的形態將會有什麼變化?這需要大家更多的反思和行動。

從「六四兒童節」看澳門學聯

2012-06-22 社團政治:死亡的開始?每週專題

文:何老篤

時間:2012年06月22日 16:16

今年六四,香港維園坐了十八萬人。是近歷史之冠。

今年六四,澳門板樟堂前地坐了七八百人,有的說是一千人,有的說只有五百人。不說人數,去年坐滿遊人還可以在集會人群背後通過。今年,想要通過集會人群到達慶說六四兒童節,必定會被擠上聖堂的石階,在十字架下欠身走過,才可以避開六四屠城紀念集會。

六月一日兒童節,作為兒童們的學長學姐,以八、九十後為骨幹的學聯是應該為兒童慶祝的。一年有一天兒童節,除了這一天,其他日子隨機選一天作為兒童慶祝而舉辦活動,應該是364分之一,而剛好在六四屠城紀念這一天搞慶祝活動,應該是365乘以364分之一,132,860分之一的機會,舉辦慶祝活動會和六四燭光晚會相撞。

或說︰搞活動不是隨機選日子的,六月四日和六月一日相差幾天,慶祝的氣氛總不能斷開,而且資源、場地、表演節目等安排,都比較恰當。所以作學長學姐(大陸叫師兄師姐),為兒童們載歌載舞,在他們的節日,帶他們一個美好的回憶,作澳門社會未來的棟樑們增添人生的色彩。這是作為學長師姐們的義務,是學聯應該做的啊!

真妙,現在的棟樑們,正在灌溉著根苗,好讓日後成為棟樑。但當現在這批棟樑還是種籽時,廿三年前的國家棟樑們正在為撐起中國的精神,呼喚其他人成為棟樑,照亮著中國的未來。廿三年前在天安門的國家棟樑們,呼籲著社會要公平,官員不要貪污,參加政治要平等,要讓人民可以公平的參加政治,可以安全的自由地討論國家的未來。這些大學生,在當年的鎮壓下,死的死,逃的逃。每年今日,有良心的人,點一根蠟燭,只是表態︰拒絕遺忘。

別說這班澳門棟樑忘了當年北京學長們熱血堅持,他們是否盡了本份我都懷疑︰根據區錦新議員於06/07/2011,第646/IV/2011號口頭質詢中,就指出︰「……以二零一零年為例,如街總、工聯,這些有眾多服務機構的大社團,其年度活動經費分別各為一千八百萬元(18,000,000),而婦聯(11,000,000)、學聯(7,000,000)、新青協(6,700,000)、青聯(5,000,000)也獲巨額的年度活動經費資助……」七百萬對於一個學生團體來說,好像很難花得完,他們每個月要花58,333元啊﹗他們不是在校的讀書人嗎?他們有時間去花這些錢嗎?甚至我想問︰他們應該花這些錢嗎?

學生應是社會的良心,中華學生聯合會,理應是中華民族的良心吧!可能他們會怨恨生不逢時,現在不用去反抗滿清,也不用去抗日游擊,也不用去響應號召上山下鄉,六四也過了廿三年……。國破反修澳門這些人通通也趕不上。大盛世搞搞活動,用公帑巧立名目到國內搞搞交流計劃:七百萬元概也就這樣花掉了。六四兒童節算是政治任務,還個人情給批錢給他們的政府吧

看來,那些如︰毒奶粉、烏坎抗暴、趙連海和艾未未、四川豆腐渣學校、城管打死人、藏人自焚、重慶暴動、計生人員強行人工引產……等等等等。都未能觸動澳門中華學生總會的良心。

 

可能是交流計劃沒有參觀到,最有可能是「學校冇教,老師冇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