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5 廣州‧都江堰‧花蓮的書店經驗每週專題
在博彩業一業獨大的背景下,社會上不斷有「產業多元化」的聲音,其中又以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叫得最響亮。 可是,作為文化傳承基礎的實體書店,在全球書店面臨網絡書店、電子書的挑戰下,在澳門也似乎被那些聲光效果或者以展銷為目的的書展掩蔽了。今期我們有幸邀請到本澳的文化人,為我們帶來了廣州、四川都江堰,以及台灣花蓮的書店經驗。除了可以讓有志者開闊眼光外,更希望大家反思,我們作為更廣泛的讀者或者──人,我們對事物的熱情哪裡去了?

留給妳/ 你一張書店的椅子

2012-06-15 廣州‧都江堰‧花蓮的書店經驗每週專題

文:陳培瑜(凱風卡瑪兒童書店主人)

時間:2012年06月15日 17:17

「為什麼書店要放這麼多椅子?」

有一陣子在書店內,總會有許多陪著孩子來買書的大人語重心長的問我!

更甚者,她/他們還好心的告訴我:「放這麼多椅子,小朋友在店裡就把書都看完了,不僅沒有要買書,還會把書弄壞!」我還來不及回話,又接著說:「妳都不知道那些不買書的人,存心要佔妳的便宜,妳把一些椅子收起來吧!」

在書店慘澹經營的這五年來,我實在很謝謝一路上有許多朋友給我建議和勸告,並且好心的與我分享他/她們認為肯定會讓書店賺錢的方法!

就「把書賣出去」而言,我的確不是一個好的「書商」。但是,每每看到放學時間,揹著書店偷個回家前或上補習班前的空閒在書店裡看著書的孩子,我知道這些椅子當然更要為他們擺著。

坐在椅子上的每個人,在走進書店的時刻,總有些原因和想像,有些人是為了「獲取書裡的資訊和知識」,有些人則是深切的相信「書肯定可以讓人學會些什麼」。

 

小時候開始就喜歡走進書店的我,則是為了填補心裡的空缺──小時候,不知什麼原因,我就愛看書;身體裡也總覺得有個洞,若沒看書,我就彷佛快要掉入洞中。從學校圖書館裡借來的書是我最重要的閱讀來源。但每次經過書店,看著新書,想起父親花盡所有的力氣賺錢,努力餵飽家裡五個孩子,還要繳學費的辛苦,我當然不敢開口要錢買書。但一有機會陪著姐姐去書店買文具用品時,我總是快速的抓下那一本一直期待拆封的新書、一本上次還沒看完的書、一本聽同學說起好看得不得了的新書。

直到某天,我找不到上次沒看完的某本書時,傻傻的去問老闆,老闆的白眼給了我答案──書,當然是賣掉了啦!

那天,我沒有再從架上拿起任何一本書,難過的走出書店時,竟然想著:再也不來看書了。那些我還來不及看完的書,一旦被買走,我看再多也是白看──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幼稚的氣話。

後來我當然還是常去那家書店當「看書賊」──只是對於沒看完的書又被買走時,不再生氣也不再難過了!

所以,「妳是在填補自已小時候沒錢買書的遺憾囉?」很多人聽完故事後,總是直覺的這麼問我。

遺憾,其實並不能靠長大後的生活和工作去填補,事實上遺憾也不該被填補。那像是一個傷。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在小說中寫道「傷,是生命非常重要的一環,人除非受過某種創傷,否則無法長大成人。」所以,凱風卡瑪兒童書店不是為了治癒我自已的傷。

是「書」的關係。

我喜歡看書,所以在大學時就一直希望可以找到一個「把看書當工作」的工作,不僅養活我的胃,也能養活我的心。「圖書館員」於是成了我最美好的工作想像。後來沒當成館員,卻成了書店人,一樣是「把看書當工作」,比起受政府單位管轄的圖書館員,我還多了自主規劃和自由發展的空間。

於是在書店經營的這五年中,我像是一個走進書本遊樂場裡的不限制玩家一般,把書裡的世界延伸到了書外的世界──透過書本,認識了許多繪本畫家、青少年小說作家、出版社編輯和社長、書評人、劇場工作者、兒童美術和肢體開發教師、學校裡有心經營閱讀課程的教師、把閱讀好習慣和孩子分享的成人讀者。

她/他們的工作樣態;她/他們呈現的作品風格;她/他們談起閱讀的神情──都成了一本又一本跟書櫃上的書一樣好看的書。

我於此,獲益良多,並樂於與妳/你分享。

所以,下回妳/你若有機會到凱風卡瑪兒童書店來,看到這麼多椅子時,希望妳/你別再勸我收掉椅子。

因為那些椅子,其實也是留給我自已的。

當然,我也幫妳/你留了椅子。

凱風卡瑪兒童書店

地址:台灣 花蓮市中美路81號

網址:www.kkbooks.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