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7 政改回望 前望每週專題
本來以為政改諮詢會是悲劇收場,誰知在最後關頭,經過多個無論是本地院校、香港大學還是建制派的青年團體進行的民調,或是新澳門學社的民間投票,甚至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招數盡出,都顯示出所謂政改「主流方案」飽含「水分」。 這次政改固然創造了一個澳門社會的第一次:即第一次民間全民投票。本澳進步的學術界人士和前線記者,面對強大的自我審查壓力,透過與支持新聞學術自由、支持揭露真相的市民合作,進行一次罕見的反攻,讓政改的真相進一步大白於天下,讓陽光稍稍照亮了黑箱。本期收錄了兩篇文章,為這個不凡的時期作一見證。 無論如何,對於二零一三、一四年「雙選舉」,民間當前所能做的就是靜待政改五一之後,政改的第四、五步曲,會否有出乎意料的結果。等待以外,我們還有什麼工作要做?梁潔芬教授將以解殖的角度分析。

澳門人不是一條方程式

2012-04-27 政改回望 前望每週專題

文:AVA

時間:2012年04月27日 12:12

「4.22」,是小城不主流、也不平凡的一天,因為澳門人首次就政制發展,舉行全民投票活動;2,565,是一個讓澳門人欣慰的數字,因為他們都是「不願意被代表」的一群。這兩個數字,這輩子我都會好好記住。

過去兩個月,在澳門充斥著很多數字:政府舉辦了XX場政制諮詢;各社團做了XX份問卷調查;進行了XX場座談會、說明會乃至甚麼精神傳達會,得到了XX位市民發言和支持;而除了數字,還是數字──就是「加二加二加一百」!

如果我問,「加二加二加一百」是甚麼?不是澳門人的話,很可能會答:「係一百零四!」;有趣的是,如果你找來一個澳門人問一問,他們很可能會打破從小所學到的算術知識,反而回答你一句:「仲駛問既,咪政制諮詢囉!」。這時候你可能會有疑問,干嘛澳門的政制發展諮詢,結論只是一條方程式呢?對,筆者也有這樣的疑問。

以往我眼中的澳門人,很平實很低調,自信雖然相對少一點,勝在有自知之明,亦不貪慕虛榮。但自從回歸後賭權開放,先有荷官開跑車用LV;再有投資移民掀起炒樓熱,多少老澳門一夜間因千萬豪宅致富;繼續有政府賭稅水浸庫房,當各國財赤,偏偏這裡人人有錢派,成為令國際「眼紅」的一時佳話;處處大興基建;人人有工開,失業率創新低;福利條件亦史無前例地再創高峰…… 澳門人已經由些微的自卑,躍進到鐘擺的另一端。

我不懂政治,但也不抗拒政治,因為一個地方的政治,離開不這個地方的每一個人,任何人想要完全脫離政治,同樣,也不可能。我只是驚訝,在過去的兩個月當中,所看到的政治,是沒有人民的份!你可能會質疑,怎麼會呀,不是說有XXX個市民發表意見,舉行了XXX場諮詢,甚至做了XXX份街頭問卷嗎?是的,諮詢是搞了,市民是出席了,稿是讀出了,街頭問卷是簽字了,但然後呢?結論就只是「加二加二加一百」!其他甚麼也沒有,甚麼都不是!

很可怕…… 我們都變成了一堆數字,一堆沒有思想,沒有生命,沒有區別的數字,而這個原來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其實,你看到甚麼主流民意?我看到這條方程式,完全了解不到澳門人的想法,也猜不透他們對推進政制發展的意見,更看不到澳門人的性格!

前陣子去內地旅遊的時候,還記得我問朋友,當地的地方特色是甚麼,我強調不是旅遊景點,而是別人一看到一些地方面貌和格調,就能看出這個地方是哪裡,正如澳門議事亭前地一帶,就有非常獨特的來自葡萄牙的手鋪碎石地板,朋友笑說:「大陸很多地方都一模一樣的,哪有你們澳門那麼有風格!」他還說:「一個沒有性格的城市,哪有文化?哪有氣息?不都是模板而已!」,現在想起朋友的話,真感覺澳門該自慚形穢。

這個五十八萬人口的小城,要收集民意說易不易,說難亦不難。有團體舉行民間投票活動,讓市民親自走出來,就政制發展中,議會組成議席的加減作出表態,記憶中這是澳門史上第一次!對比由官方和社團主辦的諮詢會,是次投票沒有預設方案,沒有預設立場,只需要你持有有效的澳門居民身份證,即可表達你對直選、間選(法人團體代表中選出)及委任議員數目,增加、減少或維持的意見,選擇一目了然,童叟無欺。結果有2565位市民,親身前往指定的三個票站或透過網上進行投票。另一邊廂,部分傳統社團亦不甘示弱,緊貼民間票站「左右」,竭力向市民介紹「加二加二加一百」(增加兩位直選、兩位間選及一百位行政長官選委會委員)的「主流方案」,並收集市民的贊成簽名。但當本人以市民身份,要求拍攝有關諮詢方案單張時,卻遭到有關團體以「機密文件」為由拒絕,人員又表示自己「並不熟悉」有關諮詢方案,「怕自己講錯」所以期望我留下姓名電話,由其負責人向我講解。

不想再評論那些團體的諮詢手法,只想重申一件事,澳門人是人,不是棋子,也非數字,更絕非僅僅一條方程式!請尊重我們,別矮化和低估澳門人的智商,儘管大氣候中有不少「識時務」的青年才俊,在高呼澳門人根本未具直選議會議席和普選行政長官的能力,但筆者依然相信,沒有跌跌碰碰的經驗,誰曾學會過走路?!做父親的,估計也不會期望孩子一輩子只懂喝奶或待人餵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