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3 本土電影---愛情在城每週專題
澳門人都有自己的電影!是的,早在回歸前就有。只是過去一直以來,澳門電影都給自然定性為文化電影或獨立電影,可能因為不多產,不為人熟悉,亦未曾出現過一套正式的本土商業電影,以致澳門電影往往被遺忘、忽視,甚至矮化。繼前陣子有傳播系大學生,拍製了一套個半小時的百分百本土獨立電影外,一班由編、導、演,以至推廣行銷,都由澳門人百分百主理的澳門電影,在十二月中就正式在戲院上映!放映場次更一度加開,製片團隊目標有3000人入場,相信至今已達標了!到底本澳電影,在彈丸的市場中,可以如何闖出一片天?澳門人透過電影而展示的身份價值,又何時才能真正反映出來?「土產」電影人的出路又是否一片光明?今期大家一起聽聽他們怎麼說。

技法過關 惜“城味”不足 -談「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

2012-01-13 本土電影---愛情在城每週專題

文:穆梓

時間:2012年01月13日 9:09

打正“澳門電影”旗號的《堂口故事2愛情在城》,早前進駐商業戲院,公開售票放映,反應出乎意料,加場再加場,仍然大爆滿。看來,本地製作要受觀眾歡迎,最重要是營造出氣勢,打響知名度,這關鍵當然是政府的財政資助、政策支持,以及宣傳推廣能準確到位。

 

談 到澳門電影,不能不提許國明的《鎗前窗後》,以及他與多人合製的《堂口故事》。那個時代,政府資助有限,拍電影自己出錢出力,因此製作條件不足,但故事地 道,人物思想有共鳴。他的電影,具有開荒牛的勇氣與拚勁。《愛情在城》的拍攝處於不同的年代,資金多了,邀請更多外援,有更成熟的技術,感覺上截然不同。

 

其 實,這兩集《堂口故事》中的「堂口」究竟指的是什麼?澳門的確分為多個堂區,但堂區並非堂口,因為堂口泛指幫會組織。早在1986年,已有同名港產片《堂 口故事》,由陳欣健導演、任達華主演,在紐約拍攝,情節正是當地的黑幫故事。令人不解的是,澳門版兩集的《堂口故事》,明顯與幫會無關,但為什麼要起個讓 人一頭霧水的片名?

 

《愛情在城》是愛情雜錦拼盤,各自發揮,但段落之間仍未見主題的聯繫;邀請soler兩兄弟在各段落之 間亮相,實際作用其實不明顯,未能發揮點題、串聯的功能。全片由六個短篇組成,但成績參差。首篇《百年孤寂》,講述兩名中學生從一本小說而引起的微妙關 係。兩人經常在球場互望,似是暗戀卻沒有表白,最後不了了之。這段落拍得較為靜態,過程閒常,整體淺白,但少了流露感情的精煉表現,也欠缺特色。

 

第 二段《June》較為獨特精緻。一個華僑青年從外地回澳,並認識女裁縫,從問路開始,然後約會、共晉晚餐,展開一段含蓄戀情。此段貴在不造作,著重成熟的 感性筆觸,尤其是對中年女性的內心描寫,頗為不俗;整體情調與攝影俱佳,場景選擇適宜,過程中還藉著尋找祖家而延伸至尋根,走到古舊大屋重溫昔日照片,既 懷舊又富韻味,若能對加強刻劃筆觸,提煉出深刻的身份追尋主題,可成為全片最有心思的一段。

 

《SaFa》是一夜之間發生的 故事,小肥與女友在半夜街頭搬舊梳化的奇遇,過程吵吵鬧鬧,後來遇上神秘小孩與醉酒男。論娛樂性與奇趣性,此段顯然較為薄弱,尤其是編導嘗試藉此呈現兩性 間的迥異愛情觀,但故事略嫌粗淺,而且鬧趣多於談情,更少了一針見血的對白,感覺清淡乏味。

 

《蛋糕》與《觸電》兩者頗為相 似,皆以影像講故事為主,口水極少,反映編劇的創作銳意。《蛋糕》講述內地勞工日復一日過著沉悶的工作,愛吃蛋糕,因為他暗戀的越南女工也喜歡吃蛋糕。由 此看到,這是個暗戀故事,但沒有甜言蜜語,反以物質作為感情投射,男主角其後開設蛋糕店,把暗戀延伸至興趣與事業,為故事塗上一份既無奈又具人生浮沉的色 彩,具有咀嚼性。整體影像簡約,節奏卻不夠爽快。

 

《觸電》屬於略帶科幻色彩的外星人故事,傻戇少男在大廈天台碰上外星少女,少男每天送上食物,兩人一起看電視、吃杯麵,玩玩笑笑。整個段落的戲劇性很弱,但創作跳脫,看似無聊卻不乏純真的情趣。故事到了最後,外星少女無疾而終,更添上一份莫名感。

末 段《冰凍的世界》,敘述兩個成長於單親家庭的男女小孩的生活。但故事並不溫馨歡快,男孩發現母親有奸情,女孩得不到家庭溫暖,兩人後來坐著“膠樽船”分 別。此段落以輕快的拍法,呈現家庭問題,有一定社會觸覺。人物散發出苦中作樂、逆境自娛的無奈,音樂感亦豐富;但創作人沒有探討問題根源,點到即止。

 

要 製作一齣將近兩小時的劇情長片,需要多方面的完善配合,難度極大,因此《愛情在城》無可避免地選擇多段式愛情拼盤,水準自然更有把握。現時採取短篇故事模 式,各有嘗試,各有特色,也各有風格,而且在技術環節如片頭、片尾的設計已具專業水準。較弱是創作方面,有構思但未能透過故事將意念表現出來,缺乏精煉的 筆觸,主題無法深刻地呈現。某些段落更出現幼稚、情理不通的地方,欠缺生活感及真實感,難以令觀眾產生共嗚。同時,片名雖稱為《愛情在城》,但“城味”嚴 重不足,除了《June》之外,其他故事均少了與澳門小城建立深層次的某種聯繫,深度有限,反映了創作力的不足。看來,富生活感的情節,以及成熟的劇本始 終是影片成功的關鍵。

當然,拍短片是一個良好的鍛練機會。香港不少年青新導演,先靠製作短片獲得良好口碑,得到賞識後才有拍大片機會。澳門 電影發展得到政府的支持,得到更大迴響,很多人寄望陸續出現澳門電影。然而《愛情在城》是曇花一現,還是不滅彩虹?相信最終仍要靠本地製作人員的努力,需 要長時間的磨練才有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