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1 本澳家暴問題每週專題
古語有云「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確每個家庭的相處問題,很多時不足為外人道也。不過,家庭問題以暴力來了斷,亦往往並不是一種文明的做法,更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家庭暴力大家一點都不陌生,世界各地都有關注家庭暴力的團體和消息,不過,原來本澳尚未有就家暴進行立法,施虐者除了可以肆無忌憚繼續「拳打腳踢」外,建立對施虐者本人的強制性輔導,以及對受虐者的人身保護措施,亦相當迫切,今期論盡澳門街,正要從服務提供者和求助者的層面,探討家庭暴力的立法需要。

受害者的「重生」

2011-04-01 本澳家暴問題每週專題

文:記者:記 受訪者May:M

時間:2011年04月1日 19:19

記:什麼時候開始你先生對你使用暴力?

M:結婚後一年多後已開始有不愉快的家庭生活。一開始認識丈夫的時候,覺得他人很好,很斯文很會照顧人。我們認識了幾個月就結婚了。剛開始被丈夫罵的時候,由於自己思想保守,認為為了女兒,唯有忍。有次忍不住,就回鄉去了,但不到兩個月,又被丈夫哄回來。一次又一次繼續打我,漸漸我也變得很自我封閉,不敢向家人傾訴,更不敢讓朋友知道。

是賭博衍生出的家暴

記:發生什麼事而令他出現暴力行為?

M:他的脾氣很大,而且好賭,每賭輸回來都會將情緒發洩在我身上,所以在他未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很害怕;他又喜歡汹酒,每次喝醉了,就會對我使用暴力。我都有勸他不要賭,但勸了之後他不但沒有減少賭博,並越賭越嚴重,輸了錢回來又打又罵。我整天都在想,他不發脾氣就已經是最好了。

記:發生了什麼是而令你不得不求助呢?

M:2008年7月,那天發生了一些事,丈夫就把我打得好厲害,然後他落街買酒,當時我很害怕,感覺不知怎麼辦,不如報警吧!不然會被他打死!他趕了女兒出門外,那一刻我感到自己連女兒都保護不了,好無助,腦海中想到的,就是警察,那時還未知道有這些服務,覺得唯有警察才能幫到我,所以報警了。之後我被轉介到庇護所暫住,姑娘們為我打點一切。自報警後才知澳門有這些服務可以幫到自己。

記:你女兒對爸爸的感覺又如何呢?

M:女兒今年7歲,偶爾都會提起爸爸;她卻很憎恨爸爸,不想有爸爸,甚至想爸爸死。我曾經向丈夫反映女兒的感受,希望他不要再用暴力去對待我,這樣女兒會不開心,也不喜歡爸爸的。但就因為說了這些話,造成了那晚被嚴重虐打的情況。

記:在未報警之前,有沒有用些方法去阻止他的暴力行為。

M:有,試過一次回鄉避開他,但當他想哄你回來的時候,什麼都答應我,說甚麼不會再這樣對我的,但回去之後,不久又過回復以前捱打捱罵的生活 。有時我真的想過要自殺,因為覺得好像是生活在地獄,生不如死,但每次見到女兒,就不捨得死了。

丈夫賭輸了入院分娩費

記:家人對他用暴力對待你有什麼反應?

M:曾經在珠海生活的時候,親朋戚友見到他這樣對我,都叫我離開他。但想到,自己帶着女兒,都不知道可以往哪裡去。後來移居到澳門,短短一段時間,鄰居都知道丈夫用暴力對待我,他們都常會關心我。我沒有把他用暴力對待我的事跟家人說,怕他們擔心。而且覺得自己很不孝,因為在分娩前,向家人借了三千元,但丈夫竟用這些錢去賭,最後把這三千元輸光了,那時不敢跟家人說錢被他輸光了,唯有對家人說謊,跟他們說,在澳門生小孩很貴的,怕不夠錢,只是怕不夠,不是沒有錢,後來家人又給了我們錢,我至今仍然很內疚,覺得很對不起家人。

記:那你報警前與報警後的生活有什麼改變了?

M:一直以來,自己都把所有負面情緒都抑壓在心裡,尤其是每次被他打完之後,我只有忍住自己的情緒,而且每天都過着擔驚受怕的生活。自報警後,得到好多人的幫助,社工姑娘們幫了我好多,常常都跟我說正面、積極的說話。但自己只在想,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慘,其他的說話都聽不進去,因為心裡好難受,難受的時候,什麼都不想聽。離開這個家庭兩年,雖然,現在都很害怕會在街上遇見他,但我現在的感覺是安穩的,以前擔驚受怕的日子沒有了。平日我都不會想這件事,也不想記起這件事,現在講出來,就好像倒帶一樣,回到當時似的,我的害怕感覺跟當晚一模一樣,好難受,你看,我一想起就全身顫抖。

立法保護受虐者好重要

記:如果在他剛開始對你使用暴力時就求助的話,後果與現在會有什麼不同嗎?

M:如果早點報警,我想我們母女二人不用痛苦地忍受了這麼多年。只是因為那時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幫到我們,又沒有經濟能力,只好死忍。不過經歷過這麼多事情,自己真的覺得,寧願有一個健康的家庭,好過一個硬要完整的家庭。

記:作為過來人,立法對受害人有多重要呢?

M:就我自己這個例子來說,得到很多人的幫助,我對於這種幫助的感覺是很實在的,有好多人去保護自己,就好像小時候被父母保護、照顧一樣。如果不是這樣,我可能已經自殺了!因為不是被打死,就是我會自殺死!受害人是有需要被保護的。因為他們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未必會有十足的保護,但起碼有一個警惕的作用,可以令受害人不用太害怕。

記:在你經歷家暴的時間,一些傳統的思想如何影響着你?

M:就是因為這些觀念,當時才不懂得求助!為了有個完整的家庭,而一直在忍受被虐打的日子。經過姑娘們的幫助和勸告之後,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傻,傳統的思想才開始扭轉過來了。都是那句:「一個健康的家庭比一個完整的家庭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