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5 澳廣視的改革問題每週專題
萬眾期待的澳廣視小組報告於上星期,緊接著審計署對澳廣視進行的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出台而公開。多年以來澳廣視作為唯一的電子傳媒,表現的確是讓澳門居民感到失望。為使澳廣視真正做到服務澳門居民、提升效能,在強大的民意和政府的配合下,改革可謂勢在必行。 劉世鼎、李巧雲在《澳廣視,怎麼改?》中,除了《報告》中提及的制度問題外,特別強調立法的重要性,並引述外國經驗,指出公共廣播服務體系「需要社會各界不斷地對其內涵進行擴充、修正,以達到制度運作的境界」。他們建議澳門參考日本NHK模式,加強澳廣視的公共性和專業性。葉蔭聰的文章簡要地回顧了香港電台在殖民地時期以及在特區政府年代體制上演變。在缺乏如歐美地區的民主體制的情況下,香港電台員工和市民對編輯自主的堅持將會對澳門市民日後監督澳廣視有啟發作用。而葫蘆則以人的角度出發,在澳門電台前新聞部主管莫麗明身上,我們看到了已經遠去多年卻又是民間渴求的、新聞工作者的風骨。

香港公共廣播運動

2010-10-15 澳廣視的改革問題每週專題

文:葉蔭聰

時間:2010年10月15日 16:16

嚴格來說,香港與澳門都沒有公共廣播。澳門的澳廣視固然是官方巨賈的囊中物,香港電台也好不了多少。港台台長與員工雖然整天高喊「公共廣播」,但是,港台本質上不過是個官辦電台。例如,所謂台長,正名為廣播處處長,是個官銜,電台裡有不少員工是公務員。

公共廣播與民主制度和員工爭取的關係

公共廣播在世界上有多種多樣的模式,例如,英國BBC的公司化模式,由民選內閣提名人選組成信託基金(Trust),作為BBC的最高決策架構,部份收入來自電視牌照費。美國的公共廣播服務(PBS,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s)則強調讓眾多內容提供者組成,並由公共廣播公司資助,該公司的董事由總統委任,並經參議院通過,資金來自聯邦政府。換言之,公共廣播的公共性,很大程度上依賴民主制度作為其基礎,類似的公共廣播制度,在東亞一些民主化的地區,例如台灣及南韓,已開始出現。

回看香港與澳門,民主制度仍未建立起來,當然無法有較完整的公共廣播系統。

香港電台之所以有「公共廣播」成份,純粹是部份員工力爭編採及製作自主的結果,當然,部份也歸公於港英政府在殖民地末期稍為放鬆管治,引入專業及公共廣播理念,但制度上卻從沒放鬆。1984年,港英政府檢討廣播政策,建議香港電台轉化為一個獨立的公營電台,或所謂「公司化」(類近英國BBC模式),但政府多番拖延後於1994年擱置計劃。

香港政府的應對

回歸後,港台不單獨立無望,而且,更多番遭受親北京人士炮轟,包括政協徐四民及特首董建華,指其言論超越官方界線,當時的台長張敏儀更被調任。朱培慶接任後,親北京人士仍然不斷批評港台節目,除了「頭條新聞」最受壓力外,去年,「六四」二十周年,節目「議事論事」高調報導六四燭光晚會,卻被狠批為「反共」。

二00五年,特首曾蔭權上台,成立「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檢討香港未來公營廣播,引發了「撐港台」運動。期間,黃華麟接替朱培慶當台長,不斷傳出政府透過黃來管束編採人員。今年九月,經多番檢討後,政府決定仍然維持港台的官台角色,只在約章上承諾編輯自主,但是,連「監察政府」這樣的基本原則,政府也拒絕承認。同時,卻加入了一個由親政府人士組成的「顧問委員會」,要求廣播處處長接受其意見及監督。

公共廣播與民間參與

儘管香港電台真正成為公共廣播機構的日子仍然遙遙無期,但是,政府為了回應民間壓力,所以,亦承諾撥款推動「社區廣播基金」,讓非牟利機構可以獲取資助製作自己的節目。

爭取公共廣播的建立,是民主運動的一部份,也是港澳擺脫殖民式管治重要一步,因為,如今兩地的三不像官辦廣播機構制度,全是殖民地時代建立,然後由現在特區政府延續的。在香港,自二00七年以來,撐港台運動已成為每年「七一遊行」的隊伍之一,而「民間電台」要求開放大氣電波,用公民抗命方式,衝擊政府的過時保守的廣播政策。簡言之,公共廣播運動正在發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