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8 誰來保護我?II

去年的新聞專題《誰來保護我?》曾經探討澳門法律空白下,非禮受害人如何有冤無路訴。早前澳大「教授抱抱」事件,公眾對校方處理手法一片熱議,訴諸法律保護的意識提高。但在圍繞非禮/性騷擾討論背後,設想中的保護對象依然是身體被冒犯的女性,在充滿性別歧視的生活環境中,「傷害」真的只是來自冒犯性的身體接觸嗎?有可能受傷的只有迫巴士或職場上的年輕女性嗎?未來政府將啟動修法程序,要營造性別友善的環境,不光靠法律,每個人都應先學會尊重不同性別、性傾向和性別特質的人。

熊抱、鹹豬手!職場性騷擾嚴重 澳門法律僅罰錢受害人更受辱 2014年11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女荷官突然被醉酒賭客成個抱起、賭場經理用性「交換」升職、家傭被幾近赤裸的男主人羞辱有冤無路訴、大學教師問女生「第一

尊重不同性傾向和性別特質不受歧視,也是性別教育的一部分。
教授「抱抱」如果在台灣會怎辦? ──專訪台灣勵馨基金會 2014年11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早前澳大「教授抱抱」事件,涉事教職員僅罰款了事,校方以「保護私隱」之名不肯公開案情,又將「非禮」淡化為「性騷擾」、

「玫瑰少年」悲劇發生後,台灣民間積極推動性別平權運動,包括制訂「性別教育平等法」,正視由性別特質引起的校園霸凌事件。(圖片: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緣起的故事:從葉永鋕到擁抱玫瑰少年 2014年11月28日|文:台大城鄉所教授畢恆達

葉永鋕小的時候,不喜歡玩電動玩具,他喜歡的是拿著鍋子用泥巴來炒菜。他媽媽見他總是喜歡做女孩子做的事情,有些擔憂,透

澳門性教育仍然停留在社會、生理教育,缺乏對倫理的探討。
性教育,公民課應該上甚麼? 2014年11月28日|文:露西

近年來,學校積極要求公民老師前往教青局參加性教育相關培訓課程。教青局的師資相當不錯,自外埠請來性教育專家講述,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