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3 登澳一周年──乘客司機有話兒

網約車軟件鼻祖Uber於2010年面世後即以挑戰之姿,在各大城巿穿梭於法律漏洞之間,向的士行業挑機。各地政府如何接招?當中演繹可謂各有不同:有的全面封殺,成功迫使Uber撤離;有的修法開放網約車巿場,把Uber及其他同類型平台納入規管,讓其與的士業共存;而最常出現的,則是政府落力打壓,司機繼續接客的膠著狀態,正如當下的澳門。

今年10月,Uber登澳滿一周年。在這持續一年的灰色狀態下,乘客的出行方式改變了,Uber司機不再是小眾職業,的士業界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對用家而言,方便快捷坐車就是王道;同時,的士牌照競投價格、的士數量、以至整體表現,環環相扣的生態,亦牽動著本澳交通的另一個死結。對的士嚴厲執法或許可挽回市民信心,但長遠而言,要令公交出行不只是口號,而是每一個市民都願意實行,減少路面車輛,才是政府更需要魄力與決心去面對的問題。

今天的交通困局,不會是Uber退場就得以解決。Uber存廢除了是合法與否的問題外,其實又是否能換個角度去思考,它的出現會否為本澳交通帶來任何改變契機?今期《論盡澳門街》與你分享Uber乘客、Uber司機以及的士司機的心聲。

「撐Uber澳門需要你」粉絲專頁版主Terry(化名)
方便、靈活、隨傳隨到 乘客:唔合法都會照搭 2016年11月4日|文:Cathie

Uber忠實乘客S先生(化名)家住氹仔,在澳門住宅區經營食肆,即使是有車之人,每天往返氹仔和澳門,很多時候也會用U

Uber會有補貼包底;並且定期推出不同的獎金政策,例如一周內接夠一定單數,就會有額外獎金。
Uber 司機:真係覺得幫到巿民 2016年11月4日|文:Cathie

Uber初來報到,其落地形式是與一間本地旅行社合作,提供三架七人車,車頭放著一張印有旅行社中文名稱的A4紙,輪班的

澳門電召的士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獲批經營100部特別的士。
的士司機:我唔係怕競爭! 2016年11月4日|文:夏然

面對Uber大軍殺入,的士業界首當其衝。競爭者一湧而上,的士大哥聯哥卻說:「我唔係驚競爭,生意點都做唔晒!」他們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