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6 消失的歸屬感

家中大掃除,如果你問我「周璇精選碟有多重要?」,我可能只會按理性回答你:「可以放棄」;相反如果你問「那陳奕迅的精選碟呢?」,相信這時我會答你:「一隻都不能少!」一間面臨拆卸的舊炮竹庒庒主故居,過去一個月,成了被街坊、保育人士,乃至文化部門爭相談論「價值」的主角。「價值」二字的重量,並不一定放於四海皆準,關鍵在乎誰是受眾?對於土生葡人,「桃花崗」算甚麼!但對於紅街市街坊,「桃花崗」又算甚麼?!對於發展商,九澳痲瘋村算甚麼!但對於胡子義神父,九澳痲瘋村又算甚麼?!當你以為好心為拾紙皮婆婆丟掉所有月餅罐時,她未必會感激你,因為她可能最珍視的東西,就收藏在那些從不起眼的月餅罐當中。珍珠還是禾草,有時候,總不是由你一個說了算。

均益炮竹庒
一切從社區肌理和集體回憶說起⎯⎯澳門古物古蹟保育的重要性 2013年08月16日|文:澳門文物保存修復學會

九九年前,澳門有較長一段時間經濟發展不甚蓬勃,使很多文化遺產得以安然地保存下來。但時移勢易,回歸後因賭權和自由行的

環境劇場,消失的風景 2013年08月16日|文:莫兆忠

這是去年一個名為「出走海岸線」活動的留影,心水清的讀者、街坊應該一看就知這是下環街均益炮竹廠對面,看風景的畫面即將

義字街小販檔
他日老去,但願我會認出回家的路 2013年08月16日|文:小花

「變幻原是永恆」,是歌、也是人生經歷。 小時候很乖(也可以形容為「很番薯」),家人沒帶我外出的話,自己就不會到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