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專題

論盡澳門街每週專題,訊報同步。

港澳唇齒相依 共同力撐自由表達
一一專訪香港四位資深傳媒人、傳媒學者、時事評論者、文化研究學者 2014年02月28日|文:悟塵(採訪、文)

澳門和香港近年都面對日益趨向惡劣化的傳媒生態環境,新聞界對未來前景更感憂慮。然則,我們是逆來順受以致坐以待斃,還是

澳門傳協代表陳麗靜
港澳齊反滅聲 同撐言論自由 2014年02月28日|文:煎撈喱、殷憂

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從來就不應該有地域性的限制。澳廣視高層最近「大地震」,其新聞部前線記者一連向公眾發三封公開信,

黃之鋒
遊行參加者意見 2014年02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由香港記者協會發起的「企硬反滅聲 撐言論自由」遊行,有逾6,000人參加(警方稱有1,600人),要求特首梁振英落

桃花崗攤販喜聞丁姓商人被起訴 盼法院顯公義不再二次錯判 2014年02月27日|文:文、圖:小花

  昨日(2月26日)檢察院證實已於去年十二月,正式起訴聲稱擁有「和平佔有」桃花崗地權的丁姓商人「虛假證言罪」及「

現澳廣視大樓
澳廣視換帥惹疑雲,立法會廉署應介入 2014年02月21日|文:仇國平(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前澳廣視執委會主席梁金泉離任惹爭議:正當梁金泉磨拳擦掌,向傳媒透露準備向政府申請土地興建新澳廣視大樓的六小時後,政

議員籲政府再勿「空降」官員掌舵澳廣視 2014年02月21日|文:採訪:曾秋、殷憂

市民及澳廣視員工憂慮澳廣視日後只會變政府喉舌,其新聞部的編採自主會進一步削弱。直選議員區錦新指澳廣視應立即制定措施

其他地方之「公眾監察」組織 2014年02月21日|文:潮汐

曾任澳廣視策略發展工作小組召集人、議員關翠杏日前建議澳廣視應成立具廣泛代表性之委員會主導發展方向,落實公共廣播機構

澳廣視現場直播的論壇時事節目《澳門論壇》
梁金泉執掌澳廣視三年大事回顧 2014年02月21日|文:(整理)建燁

2011/3/1 梁金泉獲得行政長官崔世安委任,接替離任的澳門廣播電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廣視)常務董事兼行政

驛站主任黄桂玲
愛情、親情及友情都重要—— 驛站「猜情尋」系列活動 2014年02月13日|文:葫蘆(採訪/文)

當無論係中國元宵節及西方情人節,不再僅為愛情且還有親情及友情的意義,那「情」的國度更是豐富。同樣的,在驛站(工聯屬

男大 女大 當婚嫁? 2014年02月13日|文:清保涼

適逢今年的西曆的情人節以及農曆的元宵節重疊,少不免又要拿些講到爛、寫到爛的題目,同各論盡友好探討,究竟我們是否必然

本土情慾的吶喊 2014年02月13日|文:未熄

澳門是一個非常外向的城市。她的經濟、文化、政治,都是為外人服務的,卻很少談她自己。 連情慾也是一樣。我們對澳門在性

兩傳統勞資代表對最低工資的意見 2014年02月7日|文:清保涼

較早前勞工事務局在其網站公佈了業管理清潔及保安員最低工資草案諮詢總結報告,在為期四十七天的諮詢期內,共收到1,00

歐陽應光(左)及張榮發(右)較早前在關口示威要求盡快設立最低工資
兩新興工會要求最低工資起碼要每小時卅元 2014年02月7日|文:清保涼

對於政府草擬法律草案,為物業管理服務範疇中從事清潔及保安的僱員訂定最低工資,經常以行動來表達訴求的工人自救會及民生

他與她眼中的最低工資 2014年02月7日|文:煎撈喱

特區政府早前就《為物業管理服務範疇中從事清潔及保安工作的僱員訂定最低工資》草案作公開諮詢。政府草案提出,最低工資範

理工學院副教授賴偉良
賴偉良:科學機制訂定最低工資水平
 適用所有行業以彰社會公平 2014年02月7日|文:葫蘆、陳便士

研究最低工資制度學者的理工學院副教授賴偉良指出,設立最低工資的理念是處理一些有職貧窮問題,以至維護一個勞動者尊嚴。

香港式的反最低工資 2014年02月7日|文:許寶強

華人社會中,最早訂定最低工資法規的是台灣(1968年),中國大陸於2003年也發佈了《最低工資規定》,香港的最低工

關於馬的七個問題 2014年01月30日|文:論盡

Q: 世界上什麼時候開始有馬?馬有什麼親戚? A: 古生物學家曾經認為生活在5,500-4,500萬年前的始祖馬是

現位於葡國的亞馬喇銅馬像
給銅馬像的信 2014年01月30日|文:何老篤

亞馬喇總督閣下︰ 今年是中國的馬年,你的銅像雖然離我們遠去。可是,在澳門與馬有關的,我第一就是想起你。當年你去後,

過去一百二十年國家大事回顧 2014年01月30日|文:論盡

1894(甲午) 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中國戰敗,被迫簽署《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和遼東半島予日本。 孫中山在檀香山成立

小潭山景觀(2013)
小潭山超高樓事件 周庭希:「官商一體」所致 2014年01月24日|文:煎撈喱

三年前,小潭山閒置土地興建超高樓事件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多個團體以藝術、公投等方式要求特區政府擱置甚至收回該閒置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