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7 政治承諾食白果 諮詢制度何時改?

公眾諮詢是文明開放社會制訂公共政策不可或缺的程序和環節。不錯,諮詢有真諮詢(政策制訂者真正傾聽公眾訴求、吸納群眾有益和有建設性的意見、建議、提高公共政策制訂透明度、制訂出真正符合公眾利益的政策。)和假諮詢(指假借公眾的形式,實際仍是官本位的官僚決策,制訂出公眾政策是高成本低效益,甚至是損害公眾利益的政策措施)的分別。根據先進文明國家、地區政府的實踐經驗,在大多數情況下,只有真諮詢後制訂的公共政策才會增進公眾利益,而假諮詢所制往往做成「禍國殃民」。政府近年成位和設置層出不窮。五花八門的諮詢委員會,而進行和推出諮詢活動「調查研究」、「顧問報告」、「xx規劃」、「概念設計」,既令人眼花撩亂,亦引來劣評如潮。
政策未出來,效益未知,但受諮詢者以及一般市民對政府的諮詢工作、諮詢活動皆給予劣評呢?究其主因,正是人們紛紛指責的「假諮詢」。
到底諮詢機制的架構、委員會的組成是如何產生的?被諮詢者的意見是否真正被吸納?花費大筆公帑聘請顧問作調查研究、撰寫報告,其質素如何………?我們從這些疑問作為切入點,嘗試從多方面探討,檢視澳門的諮詢成效問題,進而旁及其他地區的諮詢制度中公民參與的經驗介紹,對照澳門的狀況,裨供廣大市民和研究者參考。希望藉這個專題探討,達到拋磚引玉,引起社會關注,湧現出更多有益和有建設性的討論。我們期待及歡迎市民大眾、學者專家的指正與回應。

突破劣質政治的嘗試 —香港共建維港委員會的經驗 2010年08月27日|文: 葉蔭聰

香港與澳門雖然都擺脫了殖民地統治了,但是,不少殖民制度的特色仍然承襲下來,其中之一就是殖民地後期所發展出來的「諮詢

諮詢調研何時了 成效知多少: 澳門公共諮詢成效總體檢 2010年08月27日|文:劉異

考考澳門人的記憶力,還記得目前仍然待產的《醫療事故法》,政府是甚麼時候宣佈優先制訂,甚麼時候開展諮詢討論工作?還記

審議式民主對澳門諮詢制度的啟示 2010年08月27日|文:程思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至今,西方民主理論與實踐開始出現重大的轉折,那就是「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

政治承諾食白果 諮詢制度何時改? 2010年08月27日|文: 看破

特區政府推出的公眾諮詢項目愈來愈多,卻令人有吃不消的感覺。本來一個以開明施政的政府理應重視民意,對於尤其涉及公眾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