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公義何價?

【封面專題】
這年三四月之交,善豐花園事件成了澳門社會中狀況的一塊試金石。事件從十人小組解散、善豐居民史無前例的「佔街」行動,發展到慈善家和同鄉會忽然出資墊支重建費用、政府甚至要求已經放棄追究的小業主提起訴訟,以反高潮的形式暫告一段落。
在法制滯後的背景下,我們應該同情小業主,但這不也是澳門在表面繁榮下、原可制衡權貴的民間力量在這十多年間被掏空、前現代化的社會力量重臨,兩者此消彼長的反映嗎?澳門人的道德價值已經低到一個什麼樣的點上?但願善豐的教訓,不會被我們遺忘!至少在短期之內。由此而言,澳門媒體自身又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進?在社交網站上的讚或者街上的圍觀以外,社會還可以做些什麼支持新聞界報道真相?這些都是需要我們去認識、思考和付之行動的。
在此,與兩岸四地的同業,以及關心新聞自由的朋友共勉!

【人物專訪】若你有關心澳門的社會時事,那麼你對蘇嘉豪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專訪社運分子、新澳門學社成員蘇嘉豪,為我們講述他參與社會事務的心路歷程。

【歲月留情】光影夢裏人——永樂戲院:如果說每齣電影都是一個夢,那讓製作團隊跟觀眾一起追逐這夢的地方,想必是電影院的銀幕。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二):澳門電影全賴一班熱心人士的努力耕耘,政府的政策將如何回應現實?是次講座邀請了幾位有豐富實戰經驗的本地電影工作者,帶出對澳門電影從創作到未來產業發展的一些想法和建議。

【旅遊專題】探索藝文點線面:澳門文化中心、藝術博物館、澳門回歸賀禮陳列館等所在之處。霓虹燈下,這兒是澳門的藝文土地,孕育着本地藝術家的同時,也是澳門展示自己的另一個窗口。

紙本售賣及派發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同善堂和江門同鄉會先後宣佈墊支及資助大廈重建費用後, 善豐一眾苦主終於開展笑顏,回到善豐花園收拾物資,第一時間撕走「抗爭到底」等標語。
主角不玩了,戲要如何演下去? 2014年05月12日|文:論盡採訪組

「善豐事件」的發展實在是峰迴路轉,從一開始的私人財產的糾紛,發展到「今日善豐,明天你家」的社會事件;再由小業主二度

4月10日晚上,現場出現大批警員,並警告善豐業主馬上離開,否則觸犯加重違令罪。
從「善豐事件」尋找公義的價值 2014年05月12日|文:岩島松

3月24日下午,「大件事啦,善豐業主衝出佔領馬路!」 4月10日晚上,「善豐業主又佔領馬路!聽說今晚會清場!」 這

時事評論員蘇文欣
責任原來不重要,最重要是找出個善長仁翁!──專訪時事評論員蘇文欣 2014年05月12日|文:小花

這一場「出師未捷」的佔領行動,在日出之前已宣告瓦解。「善豐」帶來了什麼啟示? 當晚身處現場的蘇文欣,形容居民和警方

表達自由受壓?政府怠於歸責?善豐事件背後的政府管治 2014年05月12日|文:仇國平(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政府最近處理善豐花園事件,有兩件事值得留意: 第一,警方對處理群眾事件變得強硬;第二,當局多番要求善豐小業主以司法

蔡梓瑜︰「他認為公帑墊支是不合理的,而動用人情是合情但不合理。」
蔡梓瑜:公共利益應該建基於普世價值上 2014年05月12日|文:未熄

時事評論員蔡梓瑜認為,善豐事件發展至江門同鄉會願意「送佛送到西」,在司法訴訟方面提供支援,「是在多一個層面形成互動

丸爸和阿丸身旁的這張飯枱是幾經辛苦從善豐搬過來的,當時還搬了廚具、床、電視等。
無眠日誌——善豐業主「丸氏」家訪報告 2014年05月12日|文:Wendy Wong

阮兆華,街坊稱他為「華記」,我喚他作「丸爸」。「丸氏」一家很晚才睡。晚上11時,「丸爸」從沙梨頭的家回到筷子基的家

論盡者言:社區運動的局限和進步潛能 2014年05月12日|文:論盡者言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持續數十年的「冷戰」以出乎意料的形式突然結束。隨之而來的是社會主義實踐的退潮、左翼理想退敗,而在

對澳門人樂業的反思? 2014年05月12日|文:檸檬林

經濟起飛,人資短缺,本應是對本地人的大好消息。收入增加了,工資還會漲。 在資本主義中,樣樣賺到盡的商家,在人資爭奪

福島核災三週年──過去現在與廣東 2014年05月12日|文:馬留

回首一看,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已經三週年,港澳的媒體也淡忘這件影響全球的核事故。對於災後的避難者生活,「震災間接死亡

澳門文化中心
【旅遊專題】探索藝文點線面 2014年05月12日|文:唐吉(攝:Gino Lei)

藍天下,皇朝區一幢幢的建築物享受着陽光,耀眼生輝。無疑,這區是澳門另一個有趣的角落:這兒商廈林立,猶如積木都市,然

蘇嘉豪:社運路上,無畏無懼 2014年05月12日|文:哲廬

若你有關心澳門的社會時事,那麼你對蘇嘉豪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 究竟,他從什麼時候開始涉足政治?在台大就讀政治系時

蘇榮安訪問中不斷強調永樂的職員猶如一家人,無分彼此。當戲院的薪金吸引力遠追不上賭場酒店時,歸屬感是大家留下來的重要原因。「誰會隨便放棄自己的家人﹖除非很困難,已沒有這工作能力,否則都會堅持。」永樂戲院全盛時期有20多名員工,現只剩下十多名,年紀最輕的42歲,年紀最大的已67歲。蘇榮安雖貴為總經理,但有活動時亦會兼任音效控制。
光影夢裏人:永樂戲院 2014年05月12日|文:微風、鈴蘭(採訪 / 攝影:小花)

如果說每齣電影都是一場夢,那讓製作團隊跟觀眾一起追逐這夢的地方,想必是電影院的銀幕。「澳門最高峰時有20多間戲院!

(左起)主持:小花,與會者:朱佑人、許國明、梁怡安、何家政、徐欣羡、黃志榮、Sérgio N. Basto Perez、陳嘉強
創作.產業──澳門電影人分享會 2014年05月12日|文: / 整理:黑黑、川井深一

從回歸前年代開始,澳門電影全賴一班熱心人士的努力耕耘,一直走到今天。現在,「電影」是政府重點扶持的八大文創範疇之一

文化局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陳炳輝
文化創意產業仍「路漫漫其修遠兮」──專訪:文化局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廳長陳炳輝 2014年05月12日|文:/採訪:夏實、殷憂

文化局轄下的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於2010年3月底成立,主事該廳四年的廳長陳炳輝表示,其廳這些年來已投入逾4600百

到底我們對天空做了什麼 2014年03月5日|文:大蔥

抬起頭,又是朦朦朧朧的天空。坐在過橋巴士上,對面的氹仔就像海市蜃樓般若隱若現,但是髒髒的顏色讓此景並無任何夢幻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