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秋後算帳 ── 小城敗選的檢討

一葉知秋,經歷過九一五立法會選舉的小城,明白了甚麼?得著了甚麼?願賭服輸,成王敗寇,打完這場仗,誰是贏家?誰是敗將?小城到底勝選定敗選?賽後檢討,如何勝不驕?敗不餒?不負眾望,同時化經驗為力量?一個個問號,隨著九月十五日之後,在每一個澳門人的頭上,掛上。

【人物專訪】直選唯一沒有「冧莊」的議員陳偉智,赤子之心笑看風雲變。
【眾聲喧嘩】一棵大到足以令整個城市不見陽光的樹,一個沒有比澳門人更有共鳴的故事。
【歲月留情】不是單純的清遷,而是司法的褪色。兩個在桃花崗的月夜,會否有公義的光照?
【藝文爛鬼樓】生存在小城的基本需要,除了水份、陽光和空氣之外,其實,還要有美感。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一場只有「旁證」沒有「球證」的賽事:我們與別不同的選舉監督實體 2013年10月6日|文:葫蘆

「九.一五」選舉,令不少澳門人尤其知識分子和中產人士存有怨氣甚至不滿,當中重點不是直選結果──因為這是來自選民的選

檢察長辦公室顧問胡家偉
在灰色中起舞:專訪檢察長辦公室顧問胡家偉 2013年10月6日|文:小花

今年選舉期間,林林總總的社團及同鄉會,為會員和市民提供各式各樣的餐飲、旅遊、禮品包,一下子全城「個個是同鄉,處處見

投票調查 2013年10月6日|文:投票調查
關翠杏
檢視遊戲規則,直選制度要修改嗎? 2013年10月6日|文:葫蘆

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幾個以年輕組合的參選組別都未能在直接選舉中勝出,這似乎是回歸後年輕人獨立組團參選卻無法突破敗選的

第五屆立法會選管會爭議性做法和安排 2013年10月6日|文:論盡

 

間選──毫無選擇可言的「選擇」 2013年10月6日|文:常縈

對比2001年及2005年的立法會間接選舉,今屆間選的投票率比01及05年高出約11個百分比,時事評論員黄東指即使

澳門選舉致勝之道 2013年10月6日|文:仇國平(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今年澳門立法會選舉啟示之一,在於要勝出選舉,社團恆常福利的重要性,遠超過候選人的社區服務、政綱、以及在議會內往績。

論盡者言:看見浮出地表的「新澳門」 2013年10月6日|文:論盡者言

剛剛結束的立法會選舉,結果令人意外、甚至可以說,有點「迷惘」。在當天凌晨開票結果大致底定時,在社交網站的內部討論區

後衛議員陳偉智 ── 「我只求表現,不求表演。」 2013年10月6日|文:黑古勒突

在第四屆立法會十二名直選議員當中,或者公眾甚少了解陳偉智是何許人也?然而,若說他是十名直選競逐連任的議員中,唯一落

2012年9月28日月滿守望桃花崗活動吸引近二百市民參與
願公義守望 桃花崗上 2013年10月6日|文:傻丫(文) Lala、小花、李正剛(圖)

莫失莫忘 一年內兩度聚焦全城目光的桃花崗今日已淡靜下來。一班街坊聚在大排檔,一邊嘆茶,一邊放聲討論電視正在播映的連

同鄉會與選舉 2013年10月6日|文:大波

假如說本屆立法會選舉結果教曉了我們一件事,那必定是我們再也不能一廂情願的,把「同鄉會」看作是個純粹的鄉里聯絡感情、

直選?不光只是投票咁簡單! 2013年10月6日|文:小犢(在澳留學生)

在我心目中,直選是合資格的選民,在真正地了解每個候選人以後,以自己的意願投下認為合適的候選人一票的一種政治行為。因

澳門中區內街
人文規劃的城市空間美 2013年10月6日|文:弘玉

從奧地利的薩爾茲堡坐東行的火車約一小時,在山間小站下車後,沿著小路下坡不到兩分鐘,就是過湖小氣船的登船處。這艘現代

澳門孩子活在城市的肌理
生活美學培養皿 2013年10月6日|文:川井深一

教育場是身體經驗場 澳門教育界近來推行「綠色學校伙伴」,口號聲響令人驚艷,身處教育前線的我不免返家與各界親友談及這

光之天川
城市之美 2013年10月6日|文:黑黑

「城市美學」是專門的學問,然而一個地方的「美」却自你抵埗一刻,便透過很多元素讓你能實在感知。除景點外,城市中的建築

小型的公車站牌也跟隨風格
從平面設計角度看城市視覺 2013年10月6日|文:思崎井

你喜歡澳門這座城市嗎?澳門開埠五百多年,除了建立了一般認知的城市輪廓之外,還有什麼讓你有印象?你有細心留意過公車站

搖錢樹 2013年09月18日|文:何老篤(文) 張嬰(插畫)

M村不大,只有三十戶,村長的父親也曾當過村長,很受人尊敬。生活的村民都無憂無慮,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相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