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愛都女神圖
我的愛都女神 2015年09月22日|文:何老篤

很多人都愛范冰冰,因為范冰冰皮光肉滑亮麗。有多美?不知道,總之,現在,她很美。 對,是現在,她很美。 將來美不美?

整理後
執屋的藝術 2015年09月22日|文:大蔥

近來有幸與兩位收納大師H和J一起執屋,從她們身上學到的不僅僅是整理收納的方法,更是深刻體會到,所謂綠色生活的本質,

《創變者》:不是影評 2015年09月20日|文:未熄

大家談起「創新」一詞,可能首先會想起最新開發的科技產品,或者是各種文化藝術或者科學理論的突破。但近年在世界各地也在

台灣樂團Cicada的最新專輯《仰望海平面》
當音符潛進太平洋:我在細聽Cicada的最新專輯《仰望海平面》 2015年09月16日|文:小鳥

我很幸運,由於要撰文介紹台灣樂團Cicada的最新專輯《仰望海平面》,在專輯還未推出前,便獲得樂團商借整張專輯的所

羅先生與Mar小姐 2015年09月16日|文:期克果

近年來,通常與愛音樂的朋友碰面,開場白都是: 「近來有什麼歌好聽?」,然後大家就會交換一些歌曲清單,由早期大家會說

「足」「理」好「運」 2015年09月11日|文:期克果

「沒有空 掛念你 若我口齒 極伶俐 大概早 已經單打單到你 受不起」,看罷港隊精華,想到澳門隊,不禁哼起這首歌,冷

歐遊後感 2015年09月2日|文:Alan Yung(投稿)

這不是第一次歐遊,但這次49日的暑假歐遊就帶來新的思考。這次旅程遊歷了二十多個城市,大部分城市都是十幾二十萬人口,

與ABC同行 2015年09月2日|文:期克果(投稿)

筆者工作的地方,每年暑假都會有一些實習生前來,實習生不是由筆者工作的機構挑選,主要是合作夥伴機構,會舉辦一些義工課

Sunon
演員,舞者Sunon Wachirawarakarn,並記泰國傳統面具舞工作坊 2015年09月2日|文:蔣禎耘、何志峰

  泰國是甚麼?四面佛、人妖SHOW、舒適的旅館、冬陰公、泰皇,一切資訊來源於同事朋友的旅遊經驗。正如別

彷如世外桃源的老姆登村
幫偏遠地區的孩子們蓋一間圖書館──恩寧圖書室在老姆登 2015年08月20日|文:大蔥

發源於西藏那曲的怒江,在中國雲南的西部綿延數百里。顧名思義,怒江確是一條時常怒吼的濁黃的江,不過非雨季的冬春季,便

澳門是屬於澳門人?還是屬於地產黨? 2015年08月20日|文:小鳥

在公元前很多很多年的遠古時代,《創世記》第十一章記載的傳說,那時候全世界的人類都說同一種語言,他們往東遷移,在示拿

愛都,你是誰? 2015年08月19日|文:栢栢

自有記憶以來,我幾乎每天都經過愛都。然而,我似乎從來沒有問過,她到底是誰。 當然了,儘管每天清晨站在同一位置上打掃

混亂與缺乏長遠規劃──愛都爭議讓人看到的 2015年08月11日|文:青豆

這個夏天很火熱。在第三輪新城規劃諮詢的同時,又有「舊愛都酒店和新花園泳池再利用構想」的意見徵集,一個新城,一個舊城

當年觀眾拖男帶女到電影院的壯觀景象
一種「各取所需」的電影 2015年08月11日|文:kc

在五月份,我去看了本地電影作品的放映活動,映後座談會上有觀眾說:「我不是為了支持朋友、支持本地作品才買票入場的。是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夢之家》 2015年08月11日|文:三川

三年才舉辦一次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來到第五屆了,一直深深被土地、自然、人、社區、藝術結合的策展理念所吸引的我,今年

野生捕獲發哥
山中四日──全走麥理浩徑紀行 2015年08月4日|文:史力奇

辭職後即興想在山裡生活幾天,於是計劃全走麥理浩徑(100公里)。帶上帳幕,四天乾糧,兩個900ml的水瓶,加上水煲

保留愛都,超越文化想像 2015年08月4日|文:莫兆忠

文化的想像力可以讓我們超越一些人云亦云的盲點,例如大型就是好、多功能就是合理運用,青少年就是「活力」,就等於有「生

削掉文化 再建高樓──新城總體規劃沒有告訴你的地方 2015年07月30日|文:黑黑/效果圖製圖:梁惠施(實習記者)

「新城區總體規劃-第三階段公眾諮詢」實在有不少讓人嘩然與氣憤之處。由6月30日開始進行以來,公眾議論主要圍繞在──

世遺十年:保育必須下流 2015年07月30日|文:馬竇

嬉鬧聲劃破寧靜的夜、霓虹燈下搖搖晃晃走出幾個醉漢、滿臉通紅的臉上泛著油光和猥褻的笑容。早上是衣冠楚楚的體面人物,晚

《密密說》展場(圖:施援程)
碎碎唸,密密說 2015年07月30日|文:莫兆忠

我先從文字去認識梁倩瑜,後來讀她的繪本《澳城紀事︰望廈1849》,由於它從一個劇本一段歷史出發,我也不自覺地將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