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仲夏夜之夢》Midsummer
誰的莎士比亞?──評《仲夏夜之夢》 2016年05月13日|文:維特(「第二十七屆澳門藝術節」特約藝評人,澳門)

今年適逢莎翁逝世四百週年。澳門藝術節挑選了由美國「莎士比亞劇院公司」製作的《仲夏夜之夢》為其開幕節目,相信部份原因

保持體重對腎友的重要性 2016年05月10日|文:陳汶燁

記得之前和大家分享自己心路歷程PART 1這篇文章時,內容曾提及我在血液透析初期,經常會出現抽筋和休克,在介紹上述

黎明演唱會
英國標準 2016年05月10日|文:阿添

這快一年的時間在異地,彷彿比以往更了解伴着我成長的地方; 荒誕的事情繼續發生,覺得沒有問題的岸上人繼續自我陶醉,政

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 2016
真正屬於澳門人的電影節──澳門製造好片推介 2016年05月9日|文:小鳥

一年一度,真正屬於澳門人的電影節「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當中的重頭環節「澳門製造」將於明天開鑼了。今屆作品同樣出色

《賞味期限》演出劇照(摘自澳門藝術節網站)
屏息的荒原 2016年05月3日|文:黑黑

滿場泥土荒原之中,上方垂下兩塊巨大的布幕像帷幔,男女互相握手,凝視對方,靜止有如一尊被塑造為象徵美好關係的雕像。冗

每扇窗戶裡頭,都有一個貧窮家庭的故事。
他們生在此山中 2016年05月3日|文:期克果

「藍美麗」、「蒙小妹」,這些名字的背後,有什麼意義呢?是否一些特別的暱稱,或是上世紀的父母,為子女改的名字?然而,

環遊世界的「黃色小鴨」來到澳門
黃鴨來了 2016年04月30日|文:路家

黃鴨,你來了,世人於是得到療癒。你從海而來,帶着鮮明的黃色,不發一語,於海邊駐留,把大家引到海邊。 那是眾人久未接

5名台灣青年故事澳門台灣週交朋友
家的想像與實踐──紀錄楊士毅、蔡昇達、馬詠恩在澳門「台灣週」 2016年04月26日|文:川井深一(文/採訪)

貧窮小孩的渴望 楊士毅(阿貴)的剪紙分享相當溫暖,他並不是在展現個人的什麼,而是藉由剪紙藝術,和人建立關係。當人們

還記得你的少年滋味嗎? 2016年04月26日|文:步虛

年輕人應看這片,因為主角們大多很迷茫,但他們對自由、對人生意義都有個人的演繹。家長應看這片,會明白為何年青人會愈來

香港國際電影節《男人的階梯》
海法跟澳門有點像: 第40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男人的階梯》觀後感 2016年04月19日|文:小鳥

早前在第四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看了以色列電影《男人的階梯》(Afterthought),故事發生在以色列的海港城市海

患難見真情 2016年04月12日|文:陳汶燁

之前落筆寫的七、八篇「腎腎地」裡面,有很多篇幅著重在我發現患上慢性腎衰竭和如何治療的過程,其實想來頗嚇人,因為當初

活在月球裡的人 2016年04月5日|文:期克果

07年時,某天突然在電台聽到一新歌推介,歌名叫《月球上的人》,聽罷我心想,應該大概就是那種搞個上集下集的綽頭,遲些

永恆的廣東歌 2016年04月5日|文:阿添

四月一號,這邊亞視熄機結束五十九年歷史,那邊廂黃耀明在開他的 《美麗的呼聲聽證會》紀念亞視,我人不在港,無法親身到

快樂從自然來——記鄉師自然學校開放日 2016年03月29日|文:大蔥

從香港屯門的地鐵口出來,沿街而走,高樓大廈,車人奔忙,不過一踏上通往鄉師自然學校的石階,心情立刻輕鬆起來,山林的芬

《樂進未來-台灣流行音樂的十個關鍵課題》
讓該放進歷史的放進歷史 2016年03月29日|文:期克果

近年,或因特區政府稅收水漲船高,或因聽到人民對文化生活的呼聲,又也許因特府官員自身也感受到文化生活的重要性,於是接

金羊獎澳門國際電影節
又一個山寨羊腩煲澳門「國際」電影節 2016年03月22日|文:小鳥

前陣子又有一個在澳門舉行的國際電影節,這電影節似要跟台灣金馬獎來個大比拼,因為它有個很「架勢」的大名叫「金羊獎澳門

身心健康對增強自身免疫能力,都市人以正面情緒面對逆境
心路歷程(PART 2) 2016年03月22日|文:陳汶燁

承接上一次跟各位分享患病感受的內容,為避免發生「上文不接下理」,使PART 2能涵接得到,落筆前重溫一次。閱讀後發

藝術認知及了解 2016年03月16日|文:張少鵬(投稿)

日前,澳門管樂協會主辦了「梁沛琴巴松管獨奏音樂會」。對於管樂協會而言,為學成歸來的本地音樂學子們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

2016. 惡夢延續 2016年03月16日|文:期克果

一年於此,不少對於明天還有期望的人,都總會有「許願」的習慣,不知何時開始,筆者發現,「世界和平」成為了很多會許願的

結果天色一暗,全城愚公都在移山 2016年03月8日|文:思崎井

自有記憶以來,城市很慢。 那年代,時間對分解事物的化學作用不大,雖說不上綠草如茵,海邊也不太清可見底,但倒是沒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