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爛鬼樓

每逢周二,傳說中的爛鬼樓會在「論盡媒體」虛擬空間出現,歡迎聚眾圍觀。藝術教育文學創作藝評影評城市議論旅行書寫,凡生活種種與文化連結的,皆可被捕捉定格。在城市金光幻象背後,期望文化與文字逐日沉積,落地生根。未來是浮華還是昇華,城市種種,皆在一念之間。

歡迎投稿,以文字圖像書寫我城。

流氓 2013年01月29日|文:川細間代

不管是麥脆還是肯德,他們都很安分過自己的人生 也很清楚自己的方向吧。 “借住一宿吧” 起初

不談作品,先談人,好嗎? 2013年01月29日|文:俞若玫(香港獨立評論人、第1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藝評人)

容我把鏡頭稍稍拉開,先不談「澳門城市藝穗節」2012個別作品水準,不論作品有沒有跟演出地方/環境發生有意思的關係,

Almada藝術節2
讓我心動的Almada(上) 2013年01月22日|文:大鳥

近年因工作及個人興趣關係,常接觸到不同的文化藝術節慶,它們或熱鬧狂歡、或名家雲集,有些是遊客如雲,有些是耗資千萬,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2012我最喜愛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2013年01月22日|文:小鳥

2012年就這般過去了,那毀滅性的末日最終也沒有到來,地球仍然存在,人們還要繼續活著,並要為去年還未完成的一年計劃

黑沙環公園:人多,遊樂設施髒汙率高,周邊環境垃圾太多。
公園用家這樣說 2013年01月18日|文:藝文

澳門有哪些好玩的公園?又有什麼不足之處?我們特別訪問了一些「用家」(爸爸媽媽們),就平常會去的公園作出點評,提出心

失去山林的孩子:拯救「大自然缺失症」兒童
孤猿之笑──一位母親讀《失去山林的孩子》對澳門兒童自然教育的思考 2013年01月18日|文:川井深一

黑熊開始會說話。最近常自己對著圖鑑呼喚動物的名:「阿痾」、「頭鳥」、「屙蟻」 (老虎、鴕鳥、鱷魚)……週末,帶著黑

小松鼠和媽媽散步的地方就在家旁邊的森林。
芬蘭小孩出去玩 2013年01月18日|文:小松鼠媽媽

小松鼠2歲了,總聽到其他人說娃長得特別快,轉眼就兩三歲了。對於我來說這兩年過得無比漫長啊,尤其是第一年那些漫漫的長

俄木措(勒旺攝)
高原辦公室 2013年01月16日|文:年木梅朵

到達營地約1小時後,山頂上出現了五、六個黑點,有兩三個黑點迅速向下移動。他們下山了。朱加幾乎是一路小跑,他興奮地拉

時間終結之書 2013年01月16日|文:黑黑

2012是瑪雅曆法中時間終結的一年。雖然大家所熱烈討論着的末日沒有到來,但這是古老文明中被命定的一年,也許就像村上

荒木經惟《東京日和》
壞掉稀釋工程──2012薦書單 2013年01月9日|文:川井深一

閱讀這件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讓誰的思想儼然成一教派。必須要有眾多信仰,這樣才能稀釋掉個人的單一偏好/偏見。可能要讀到

華爾袞加沒有上過學 2013年01月2日|文:年木梅朵

華爾袞加是我回歸後見到的第一個“親人”。我興奮地跑到營地,空空如也,轉了幾圈後,發現有個帳篷敞開著,有人在休息,他

啟迪內在知覺生命的教育 2013年01月2日|文:弘玉

藝術教育是啟迪內在知覺生命的教育,這也是藝術的本質。 人們不是常說藝術的創作與靈感源於生活嗎?沒有啟動心靈深處的知

澳門的海外影展 2012年12月18日|文:小鳥

第五十五屆亞太影展剛剛在本澳路氹金光大道某大型酒店閉幕,這個有五十五年歷史,在亞洲太平洋區域具一定代表性的影展,每

來之不易的回歸 2012年12月18日|文:年木梅朵

領頭的喇嘛就是朱加,其他幾個也都是協會成員,本以為這只是尋常的匆匆一瞥,卻因此結下不解之緣。幾分鐘後,有人追上來,

1989-2
【水藍拾記】-林偉彤訪談記錄 2012年12月11日|文:黑黑

緣起 / 今年9月在連勝街的【第三屆足跡小劇場演書節】中,上演了一齣個人氣息濃厚的單人演出【水藍拾記】,這是阿彤的

brother1
久加,哥哥 2012年12月11日|文:年木梅朵

旅行留下最美好的記憶往往不是風景,而是不經意間偶遇的人和事,這些溫暖瞬間會在心裏紮根生長,沉澱為最柔軟的心田。在我

魔幻新聞稿 2012年12月11日|文:何老篤

警官學員不顧上級命令,中午三點,從路環警校翻牆而出。 感情正在湧動,衝昏了頭腦,警官學員已經等不到週末。騎上他停在

nt-3
使命 2012年12月4日|文:年木梅朵

別問每日轉經是為何? 別問跋山涉水是否疲倦? 別問遊牧生活是否辛苦? 別問佛祖能否能聽見? 我們的心願始終如一:世

末日之雨 2012年12月4日|文:川井深一、大蔥

落有毛毛雨的早晨,出門前,卻找不到傘。算了,淋一段路又不會死,要不把帽子戴上也行。走著走著,小毛蟲們竟滂沱起來,開

魂在高原 2012年11月27日|文:年木梅朵

如果不是朋友提議去年保玉則徒步,如果不是滯留在一場鄉村電影節,如果沒有後來的那場冰雹雨,如果不是徒步結束大家分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