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腎友台北行,完成! 2017年07月12日|文:文燁

早在抵達台北時,未去海關前我已在機場買了一張足夠我在台灣那幾天無限上網的網絡卡,在現今世代,打長途電話報平安方式明

旅館提供的瓶裝水,在台兩天只飲用這兩瓶的水量
台北逸事 2017年07月5日|文:文燁

飛機安全抵達台北桃園機場後,取回行李便跑去試乘開通不久的機場捷運。以前總是拖著行李到機場外乘搭旅遊巴,大概一個小時

以前每次離澳赴港屬於複診多,只能放噴射船或船票上網……這次不同了,是機票和護照喔!
出發吧!腎友台北行 2017年06月22日|文:文燁

在五月尾六月初的時候,我一個人去了趟台北,這次台北之旅也是我期盼已久的行程,始終自患病和接受透析後,為了要視乎身體

逾越生死 2017年06月6日|文:文燁

之前曾在「腎腎地」探討過一些有關自己面對慢性腎衰竭治療或心理的看法,也有些讀者對於我作為一名年輕腎友,在心路歷程方

沙士疫情之後,醫院工作被認為是高風險行業。
鄧桂思移植事件的深思 2017年05月31日|文:文燁

早前香港發生了鄧桂思女士的肝臟移植事件,其發展路向一直備受社會關注,原本只是一宗急性肝衰竭、需要接受移植方可延續生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再嚐打兩針的經歷 2017年05月23日|文:文燁

話說我在澳門這邊的腎科主診醫生是一名風度翩翩的上海男士,高個子且戴著一副眼鏡。平日每次回去時血液透析室透析,如果他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動靜脈廔管放入支架後的情況 2017年05月17日|文:文燁

在廔管裡「通波仔」和放入支架後的第二天上午,醫生幫我檢查過傷口和血流是否順暢後,便批准我出院了。因為左手動了手術又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我和讀者們就腎病方面交流的二三事 2017年03月30日|文:文燁

過去我從來沒有自己寫一個專欄的經驗,自從二零一四年起負責「腎腎地」專欄後,多少都有點擔心…..因為這個專欄的主要方

接受澳亞衛視記者彭慧訪問探討澳門器官移植的看法及腎友心路歷
我接受了澳亞衛視訪問談澳門器官移植看法和腎友心路歷程 2017年03月21日|文:文燁

在農曆新年前某一天傍晚,在醫院透析近尾聲時從睡夢中醒來,查看手機,發現有一條電郵通知,心想應該是讀者詢問慢性腎衰竭

再說動靜脈廔管的「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 2017年02月28日|文:文燁

那次的動靜脈廔管「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可以說一輩子難忘……因為絕對怕痛的我經歷了一次「因做手術而感到非常痛」的體

每名求助者背後都有不願再提起的痛苦往事,尋到至親一刻喜極而泣。
為被拐賣孩子尋找回家的路 2017年02月7日|文:文燁

最近除了回醫院治療外,最多都是在家寫稿、出外拍攝資料圖片,再來就是上網收看內地央視的公益節目「等著我」。顧名思義,

我填寫了香港器官捐贈卡 2017年01月18日|文:文燁

一直以來我常在這裡提到,三不五時要回香港瑪麗醫院複診,除了曾經提過的,當年我在瑪麗醫院動過一次胃鏡式放入微型導管手

與鄰近地區相比,澳門器官移植才剛起步,技術發展兩地相差廿年(取自網絡圖片)
對澳門器官移植的看法 2016年12月27日|文:文燁

本月初,山頂醫院完成了澳門首宗腎臟活體移植手術,據醫院在事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接受家人移植腎臟的病人現時情況穩定

怕入院時悶,順便在樓下便利店買一堆零食和雜誌打發時間(筆者當年拍攝)
動靜脈廔管的「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下) 2016年11月29日|文:文燁

按照跟香港瑪麗醫院約好的時間,在會診時見過我的血管外科主診醫生,又做了一次掃瞄後後,過了約三天,便正式動身回去。辦

動靜脈廔管的「通波仔」及支架植入手術 (上) 2016年11月15日|文:文燁

承接上一次「打針的痛楚」內文提到,因高度懷疑靜脈處位置已堵塞,導致動脈處止血困難,預約好我在瑪麗醫院的血管外科主診

我在山頂醫院腎室度過了兩年多的血液透析時光。
向曾經及經常照顧我的醫護人員說:謝謝你們! 2016年11月8日|文:文燁

向曾經及經常照顧我的醫護人員說:謝謝你們! 經過兩年多時間調整身體各項後,現時我一個星期三次的血液透析時間基本已確

進入秋冬季節,意味著在飲食上將要展開一場「攻防戰」
轉天氣的煩惱 2016年10月26日|文:陳汶燁

近日秋風初起,氣溫略為下降,不再像暑假時悶熱,照理是一種令人感到舒適的時節,卻是我煩惱的開始……天氣轉涼,意味我要

打針的痛楚 2016年10月18日|文:陳汶燁

自二零一五年一月,首次在澳門腎室裡,由非常具經驗的護士助我在動脈位置打入第一針後,經主診醫生和其他護士輪流打入,大

每次血液透析的打針位置,近關節針位為動脈位置,近衫袖針位是靜脈位
初嚐「十四號針」刺穿的滋味 2016年09月27日|文:陳汶燁

自從我的「動靜脈廔管」於二零一四年八月初在香港瑪麗醫院完成手術後,因為創口要兩星期後才正式拆完線,故這期間我仍要依

年輕高血壓:慢性疾病的先兆 2016年06月21日|文:陳汶燁

近日接到家中長輩告之,家族裡年紀較輕的一名子侄居然患上了高血壓! 這消息傳入耳朵時心頭著實一震!什麼?那麼年輕的青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