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
抽血和回血用的兩條膠管紅色為動脈抽血藍色為靜脈回血
學會向過去的自己說再見 2014年10月7日|文:陳汶燁

進入洗腎室後,因為我的血管在港治療時每天都要抽血,所以血管較幼,尋找時非常困難,加上放臨時導管只用局部麻醉,當醫生

洗腎初接觸:腹膜透析和血液透析 2014年09月30日|文:陳汶燁

在家休養一個月,期間每星期回瑪麗醫院一次,為的是驗血追蹤指數,醫生已多次提醒,我的腎功能正逐步衰竭,要做好身心準備

腎病中難以承受的貧血 2014年09月24日|文:陳汶燁

在港留院一個月後,醫生們最終找不到我患上末期腎衰竭的原因,在我的病歷紀錄上以「原因不明」作總結。經檢查,他們批准我

瑪麗醫院給我的飲食指南
腎以食為本 2014年09月17日|文:陳汶燁

在香港瑪麗醫院留醫期間,負責診治我的醫生團隊每天藉著抽血和驗血,跟蹤我的腎功能指數,即肌酐素的高或低。這個指標非常

今年三月在香港治療期間拍下的瑪麗醫院景觀
腎友心聲 2014年09月10日|文:陳汶燁

作為一名腎友,我明白,我們需要思考的事情比別人多,過去不在乎、不在意的,現在要想得很仔細和全面,包括照顧父母、工作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