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聾人電影《壹》劇照。(相片由風盒子社區藝術發展協會提供)
用微電影發聲 聽障導演盼得大眾了解 2017年07月29日|文:路家

「電影名字叫《壹》,因為以前都是自己孤獨一個,發生了甚麼事,身邊沒人可以幫助自己,要靠自己去解決任何問題。」電影導

項目經理梁家華。
喜悅市場:體力工作外,傷健人士的藝術出路 2017年07月29日|文:文燁、路家

店內的文創產品各有特色,有展能畫家「0.38」(梁英偉)所畫的澳門風景,也有各種陶瓷製品,產品獨特,感覺親切。「因

於觀光塔上的「喜悅閣」是扶康會與觀光塔合作開設的社企禮品店。
社企作橋樑 盼拓闊共融空間 2017年07月29日|文:文燁、路家

澳門有部份智力、精神狀況較特殊或肢體障礙人士,會被安排到一些設有特殊教育課程的學校就讀。通常有幾種情況,第一種是融

戀愛電影館將於 3 月 30 日晚上開幕。
戀愛電影館開幕 拍板:望成平台 豐富電影選擇 2017年03月30日|文:路家

自2015年9月開始試營運的戀愛電影館將於今天(30日)晚上開幕。 承辦營運的拍板視覺藝術團負責人Rita及朱佑人

© 台北市立美術館
藝術評賞如何教?──專訪陳美玉博士 2017年02月21日|文:天恩

訪問緣於心中蘊釀已久的疑問:藝評可以教嗎?如果評論的重點在於批判,這種思維可以教嗎?有教科書嗎?於是請教澳門理工學

藝術家君士坦丁。他表示身後的作品正是2013年創作之今仍未售出的其中之一。
君士坦丁:腳踏實地 默默耕耘 2017年02月3日|文:路家

久仰君士坦丁(Konstantin Bessmertny)大名。第一次真身感受到其「江湖地位」則是在2012年香港

霍凱盛目前正有一個展覽在南灣湖旅遊學院的咖啡店內進行。
藝術家的自覺 霍凱盛: 「我不想重覆自己」 2017年02月3日|文:黑黑

2013年時,一條新聞令人眼前一亮:一位澳門年青人入選了有世界插畫奧斯卡之稱的「波隆那國際兒童插畫展」,每年皆吸引

蘇文樂:「我畫的全部是我心內很想呈現出來的那個澳門,都是有感情的地方。」
蘇文樂:用自己的方法,保留有價值的事物 2017年02月3日|文:黑黑

這間位於媽閣街的畫廊十分好找,就在巴士站附近,一邊是整車的車房,另一邊是茶餐廳,夾在中間的畫廊與這個老區也毫無違和

澳門文學館
等到風景也看透──回歸以來官方提及過的藝文設施 2016年12月19日|文:建燁、青豆

此處列出了回歸以來,在施政報告中曾提及過將會出現的藝文空間。但不知為何藝文空間竟也如輕軌般,工程漫漫無盡期,等了一

政府興建的大型文化場所,已經是17年前在1999年落成的文化中心了。
莫兆忠:劇場政策需注入文化視野 2016年12月19日|文:路家

「戲劇農莊」被迫遷、「自家劇場」結束、舊法院將要改建成新中央圖書館……澳門的表演劇場空間日漸減少,只剩下文化中心等

牛房倉庫位於提督馬路市政狗房側,營運至今已有十四年了。
施援程:牛房倉庫最重要的特質是自由 2016年12月19日|文:黑黑/相片提供及說明:施援程

澳門的視覺藝術空間一直都很缺乏,官方場地除了回歸時啟用的藝術博物館和2003年啟用的塔石藝文館外,近年增加的就只有

Off|Site・在場2016 在地創作及演出
走在街頭 OFF SITE 在地創作讓藝術走進社區 2016年10月26日|文:大舊(投稿)

對藝術工作者來說,尋找有獨特性的題材似乎是創作離不開的條件,而一個有著自身歷史和生活年輪的社區,本身就是一個獨特題

一些街頭藝術空間被取消後便不再復有,變相令表達空間大大縮窄。營地大街的塗鴉公園便是其中之一。
創作空間慘變停車場 塗鴉愛好者:還我合法空間 2016年10月15日|文:論盡採訪組

街頭藝術在澳門可謂空間甚為受限。現時各類活動如要在公共地方進行,必先向民署申請,活動的形式亦受《公共地方總規章》規

鋼琴在石排灣時,由街坊蘭姨幫忙協調管理
街頭放鋼琴 人人藝術家 風盒子:擴闊生活想像 2016年10月15日|文:思崎井

在石排灣業興大廈內,平日居民只是擦肩而過的廣場中,這天出現了一個鋼琴。一班小朋友瞬間聚於琴前,多雙小手在鍵盤上雀躍

處處是舞台 街頭現活力 何嘉偉:重塑地方與人的關係 2016年10月15日|文:論盡採訪組

在劇院以外的地方表演,又稱為「環境劇場」,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歐美等地開始盛行,演出的地點可以是酒店房間、郊野公園、街

巴黎對街頭藝術相當寬容,圖為龐畢度中心外的大幅塗鴉牆
外地街頭表演政策比較 2016年10月15日|文:論盡採訪組

英國倫敦: 除非藝人於特定區域及於特定情況賣藝,否則藝人在一般公共地方表演並不需事先申請牌照。倫敦當局為街頭表演藝

南灣舊法院實際並不完全閒置,地下作為展覽廳,一樓改建成黑盒劇場及排練室。
在建造一座圖書館前,首先要超越閱讀的想像 2016年09月14日|文:思崎井

  說來奇怪,一座城市,一個新圖書館,一說,便十年;文化藝術,卻只有佇立,沒有去處。 十年前,人們不想所

這醜陋的造景叫都市美感,我們同活在其中又不在其之中 2016年09月6日|文:思崎井

「保留建築物對於下一代,能給他們什麼嗎?我看不到這樣做會有更好的福祉。」早在這城市舉辦被戲稱為「盂蘭盛會」的武林群

澳基會七不思議:藝文特別篇 2016年06月14日|文:論盡採訪組

① 澳門早有「十大藝團」 香港有「九大藝團」,分別是音樂、舞蹈、戲劇範疇的專業藝團,在藝術造詣、行政能力、觀眾拓展

「草苺田藝術教育工作室」的林蘊華(Fanny)。
讓小孩自主──看戲劇讓孩子發聲 2016年06月14日|文:路家、黑黑、陳汶燁

表演,除了是娛樂、是教育,更可是小孩發聲的機會。只見「草苺田藝術教育工作室」的林蘊華(Fanny)與幾位「故事姐姐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