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願守住澳門文化風景線】

築城危言 city under threat藝文爛鬼樓

文:憂心的澳門人

時間:2017年01月10日10:10

吳衛鳴局長要退休了,當晚網上瞬間泛起一片哀號,周末過後又再回歸平靜。是風過無痕?還是暴風雨的前夕?
Read More...



【【來論】澳門筆會申請及運用政府資助的跟進說明】

即時報道

文:澳門筆會

時間:2016年06月21日14:14

038-web

編輯室:澳門筆會來函就《論盡》6月號紙本專題《澳基會七不思議:藝文特別篇》一文作出回應,全文照登如下。筆會主動說明去年和今年合共358萬資助的運用情況,讓公眾對公帑資助的合理性有進一步了解和監察,澳門筆會作出了良好示範,對此我們十分感謝。同時歡迎更多受資助團體公開帳目及活動計劃,讓社會能客觀審視資助的用途和社會效益。謹在此補充的是,有關文學館的部份,澳門是由政府部門籌建,香港則由民間主動倡議,兩者自是完全不同的狀況,文章中只用作例子比對,不是要提出建議,這點可能行文未夠準確,特此說明。
Read More...



【把脈澳門教育】

#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文:豆苗

時間:2013年12月10日14:14

對於自幼在中國大陸受教育的我來說,澳門的教育自有它新鮮有趣且較優越的地方:學生不用從早到晚困在學校,有更多參與社會的機會,課外活動也更為豐富;教學的方式較為多元化,如文科的功課常採用小組報告的形式,發揮學生合作、蒐集資料及創意的能力;沒有一個統一的考試作為指揮棒,學校和老師的教學較為自主(雖然這是很多人對澳門教育的最大擔憂,但我卻非常樂觀)等等。不過做了幾年的教育工作者之後,逐漸發覺澳門教育看似健康的身體裡其實藏著的不少毛病。
Read More...



【新老師手記:罪惡感的極限】

#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文:馬竇

時間:2013年12月10日14:14

四個月前,我踏進校園、執起教鞭的第一日。同事跟我聊到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她說,永遠別跟同事說「那個學生其實沒那麼壞」。因為,這句話幾乎就等於是在暗示:「只是你不懂教而已。」
Read More...



【「甚麼故事能夠代表我?」──談文學教育的理性趨向】

#008 我們不是透明的論盡紙本

文:川井深一

時間:2013年12月10日14:14

覺醒之路

現代教育存在各種光怪陸離的風景:例如沒有夢想的人,在舞台上說著夢想的事;人被編號,以便在打卡、點名、打卡之中獲得產值(而非個人價值);例如企業或政治權力介入,鼓吹「辦學是一種企業化經營」(出自過時且已故的「經營之神」);又例如校園感恩節裡「要求」師生感恩天地、老師感恩學生給我一份工、學生感恩黨國蔣總統雷鋒同志毛主席(還有花蓮國王傅崐萁)……
Read More...



【邊緣對話──對文學節的一種希望】

2013-03-22「離岸的」澳門文學──可遠觀而不可認真焉每週專題

文:川井深一

時間:2013年03月22日8:08

2002年,初至澳門,友人帶我走進西洋墳場,我滿心疑慮:「為什麼澳門人與墳場比鄰?」後來這個疑問,陸續從不同遊澳友人的嘴裡吐出,大夥兒又各自解答:「澳門人是莊子的學徒,個個都看透,能一死生居住?」「うですが(原來如此),墳場是一個城市的歷史沉積,百年老城的各種包容性,從居住者能與鬼神和睦居住,就能看得出來呀。」
Read More...



【訪尋文學節】

2013-03-22「離岸的」澳門文學──可遠觀而不可認真焉每週專題

文:何老篤

時間:2013年03月22日8:08

愛閱讀的澳門人,總是能說出一二個作家來,可能是讀過韓少功在文革時代的馬橋,或胡晴舫的現代性城市身份……太多了,太多了。閱讀總是看著作家們文字的兀自想像,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
Read More...



【失望與期盼-對「澳門文學節『雋文不朽』」之感想及建議】

2013-03-22「離岸的」澳門文學──可遠觀而不可認真焉每週專題

文:蘇麗欣

時間:2013年03月22日8:08

從小,我就熱愛文學。那些年,在恩師的介紹下,認識並閱讀了幾位中國當代很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作品,我尤其尊敬那些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而沒有改變內心追求那「真」本質的作家,他們的文化底蘊及內在精神思想特質,實在是為廣大中國當代讀者群所尊崇的!
Read More...



【我竟然在波圖市參加了讀書會】

2013-03-22「離岸的」澳門文學──可遠觀而不可認真焉每週專題

文:何老篤

時間:2013年03月22日8:08

第一份工作,每天都在慕拉士馬路坐車,到庇山耶街上班。真的有緣,慕拉士和庇山耶,他們二人曾是同事,亦都曾在澳門中學任教。最後,慕拉士到了日本長崎,著作中有一本關於茶的書,真是和我同有所好。讀到一本書,書中訪問了一個老和尚,描述老人家小時候和慕拉士的相知相交的情形,至於庇山耶,這個鴉片煙鬼,則長眠在舊西洋墳場。
Read More...



【我們走到哪,就會想起他們的作品。】

2013-03-22「離岸的」澳門文學──可遠觀而不可認真焉每週專題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3年03月22日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