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規

tag-title-city-1

促及早做好法制建設保護世遺 陳德勝︰世遺不可能重新再造 2017年06月9日|文:論盡採訪組

特區政府一直備受市民批評護遺不力,聯合國教科文世界遺產委員會將於7月召開大會,將檢視包括澳門歷史城區的保護狀況。保

林翊捷︰南灣湖發展應待總體城規出台 黃東︰少一隻「大白象」出現已是政績 2016年08月19日|文:論盡採訪組

  南灣湖 C區多幅閒置地的規劃條件圖草案正進行公示收集意見,當中包括曾經涉及歐案、大幅放高的C7住宅項

削山起高樓 李靜儀:唔係路邊種樹可以補救! 2016年02月26日|文:論盡採訪組

  【青山不知何處去,膠花依舊笑春風】「生態綠地在澳門還有甚麼不可破壞的底線?不是在路邊種好多花圃、種樹就可以取代

壓低45米無得賠 政府唔認廖澤雲口數 2016年02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老貓燒鬚】行政會成員廖澤雲早前承認擁有松山腳下、中聯辦旁一幅7千多平方米的地皮,又指當年應政府要求重新入則、降低

別墅用地荒廢30年變高樓 2016年02月22日|文:論盡採訪組

【合法囤地】上周我們曾報道中聯辦旁兩幅疑似過期批地多年未發展,之後在傳媒追問下工務局才以「擠牙膏」方式分段放料,透

發展商真讓步?叠石塘山樓盤估計值556億 2016年02月19日|文:論盡採訪組

【新聞解毒】在民間施壓下,路環叠石塘山巨型樓盤發展商同意「讓步」,削減1幢群樓及部分地庫,建築面積縮減2萬㎡,看似

叠石塘山樓盤減1幢塔樓 是否挖山仍未知 2016年02月19日|文:論盡採訪組

  路環叠石塘山巨型樓盤,工務局繼續擠牙膏式放料。該局今晚回覆《論盡》查詢時表示,已批出項目草則(建築計劃草案)

動工只差最後一步 路環叠石塘山超高樓已過環評 2016年02月18日|文:論盡採訪組

  路環叠石塘山百米高樓項目即將解凍!有關樓盤因涉及大規模開挖山體,2013年受到民間強烈反對而暫緩發展

尚有4月到期 蝴蝶谷批地繼續上路 2016年02月14日|文:論盡採訪組

    政府早前透露將會收回路環蝴碟谷工業區10幅批地,但工務局現正公示的規劃條件圖草案中,仍然見到有關地段繼續「

傳染病大樓在家門口 居民:點保證萬無一失? 衛生局:澳門標準更勝美國 2016年02月7日|文:論盡採訪組

 「山頂之前都試過病歷周街飛,你哋點保證下次飛嘅唔係病毒?」自己的家就在傳染病大樓選址隔壁,居民代表張先生多次質問

聖羅撒澄清未有取態 將收集家長對傳染病大樓意見 2016年02月2日|文:論盡採訪組

  聖羅撒中文部校長楊子秋澄清,校方並非支持衛生局興建新傳染病大樓計劃,昨日的參觀行程只是走馬看花,讓大家有一個概

新城諮詢意外造就了「音響女孩」。
【人物】「音響女孩」自白:其實每次公開發言都好淆底 2015年11月24日|文:哲廬(文、圖)

今年夏天,政府推出新城總體規劃諮詢方案,引起民間強烈反彈。社會普遍對A區人口密度,以及B區超高樓阻擋主教山存在極大

無法在年度施政中看出的端倪(上) 2015年11月24日|文:青豆

2015年即將過去,今年是非常不平靜的一年。 如果有留意每年的施政報告,大概會發現文化部份今年好像沒有太多與過往不

周錦輝: 漁頭A地段放高90米是工務局建議 2015年08月30日|文:編輯室

【真相大白】勵駿創建行政總裁周錦輝接受澳廣視訪問,再撐漁頭放高至90米是合法合理,又爆出之所以由60米申請加高至9

混亂與缺乏長遠規劃──愛都爭議讓人看到的 2015年08月11日|文:青豆

這個夏天很火熱。在第三輪新城規劃諮詢的同時,又有「舊愛都酒店和新花園泳池再利用構想」的意見徵集,一個新城,一個舊城

發展(商)就是硬道理? 陳樹榮︰不能為發展商的短期利益,就犧牲澳門長遠利益 2015年07月28日|文:論盡採訪組

新城B區規劃過百米超高樓勢阻主教山景觀,歷史學者陳樹榮表示,澳門開埠五百多年來,形成世界上獨一無二中西合璧的歷史文

魚頭大會
誰令城規會淪為稻草人? 2015年06月21日|文:莫柔

《城市規劃法》去年3月正式實施,社會期盼已久的城規會在翌月成立,一年多的運作,經歷政府大換班、「失憶」局長上台、撤

城規會委員胡玉沛
年度回望,檢視城規會功過 2015年06月21日|文:論盡採訪組

超高樓破壞主教山景觀,一幢幢醜陃的建築拔地而起,是澳門人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工務部門黑箱作業的佐證。澳門人在城市規劃

漁頭事件的手法與小潭山超高樓如出一轍,先申請放高,下一步再改批地合同。
工務局成巨無霸 「拆局」此其時也? 2015年06月21日|文:論盡採訪組

自古至今,工務部門一直被視為肥缺,有「油水」的衙門。批地、批則、批工程,無不涉及商界龐大利益。一個行政酌情權值幾多

【論盡者言】城市規劃的空間政治學 2015年06月21日|文:論盡者言

曾經好長一段時間,本地城市景觀或文物保護者對《城市規劃法》以及配套的「城市規劃委員會」制度寄予厚望,以為有了這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