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
本地藝團「足跡」邀請台灣「野孩子肢體劇場」將親子默劇《叩!叩!死神》帶到澳門。
兒童劇談「死」不殘忍 莫兆忠:大人為何要避忌? 2017年04月19日|文:路家

「其實哭是一種情感。」本地藝團「足跡」負責人莫兆忠平靜道來。對於跟孩子說「死亡」這回事,他亦不認為很殘忍,「每一次

語言練習
發現新兒童──蒙特梭利教學相長的歷程 2016年03月29日|文:Uncle Bruce

七年前與太太雙雙辭退了中學教職,帶同一歲的大兒子遠赴英國進修蒙特梭利的教育方法,離開安舒的生活重新踏上改變生命的學

養育是福份也是緣份 2014年07月18日|文:春蘭

阿展與妻子都從事社會工作,兩人結婚九年未育有兒女。夫妻一直有心願透過教育下一代傳遞生命的意義,在青年人的工作上也深

收養制度應適時檢討 2014年07月18日|文:作光

在本澳作出收養申請申請人必須將收養意圖先以書面方式告知社工局,經過多番手續並通過司法程序才能完成申請,收養的主要法

「社署比我想象中考慮得更周詳」──一個在香港當養父的個案 2014年07月18日|文:黑潮/採訪:黑黑

「配對領養家庭及待領養兒童前,香港社會福利署(下稱「社署」)都不會讓家庭立即小朋友見面,而是會先讓家庭考慮那小童的

社工局回覆論盡媒體查詢收養事宜 2014年07月18日|文:社工局回覆

1)澳門自何時開始開展領養服務?當時的社會普遍對領養接受程度和風氣如何? 社會工作局前身為 1938 年創辦的公共

也來談談台灣家暴法: 施與受的啟示 2013年09月9日|文:陳一毫

文﹑圖: 陳一毫 「自家事不須外人管」,是華人社會的普遍心態。加上以「父權思想」長期主導社會,透過「家庭」傳播,一

未曾停止的兒童奴役──讀《我八歲,我在可可田工作》 2013年07月15日|文:川井深一

我的身體多少有些農藥和塑膠,細胞必也曾經如鐵,有著被打磨的記憶。但包藏最多的,還是各種染色劑、介面活性劑。我可以漠

黑沙環公園:人多,遊樂設施髒汙率高,周邊環境垃圾太多。
公園用家這樣說 2013年01月18日|文:藝文

澳門有哪些好玩的公園?又有什麼不足之處?我們特別訪問了一些「用家」(爸爸媽媽們),就平常會去的公園作出點評,提出心

失去山林的孩子:拯救「大自然缺失症」兒童
孤猿之笑──一位母親讀《失去山林的孩子》對澳門兒童自然教育的思考 2013年01月18日|文:川井深一

黑熊開始會說話。最近常自己對著圖鑑呼喚動物的名:「阿痾」、「頭鳥」、「屙蟻」 (老虎、鴕鳥、鱷魚)……週末,帶著黑

小松鼠和媽媽散步的地方就在家旁邊的森林。
芬蘭小孩出去玩 2013年01月18日|文:小松鼠媽媽

小松鼠2歲了,總聽到其他人說娃長得特別快,轉眼就兩三歲了。對於我來說這兩年過得無比漫長啊,尤其是第一年那些漫漫的長

護兒中心提供遊戲治療助受害兒童走出創傷陰霾
無助中的最無助:兒童性侵受害者 2013年01月11日|文:小花

本澳有青年事務委員會,有婦女事務委員會,卻偏偏沒有一個兒童事務委員會,那由誰來保護我們的孩子? 剛出生的嬰孩不會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