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桃花崗地權案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明年七月前遷出 桃花崗小販:再不捨又奈何?

即時報道桃花崗地權案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8月5日 1:01

桃花崗仍掛有每年「月滿守望桃花崗」聚會時留下的紙牌及字句。但一塊寫有「明志聲明」的黑布則於今年1月被偷。

桃花崗地權案於今年3月審結,終審法院裁決丁文禮無罪,從丁文禮購入該幅土地的羅盛宗亦已申請規劃條件圖,意味着桃花崗將面目全非。小販德姐與大排檔彭記均表示,已接受羅盛宗的和解方案,將於明年7月前遷出。在桃花崗擺檔數十年,如今可有不捨?兩位不約而同地表示:「不捨得,但又能怎樣?」

接受和解 明年7月前遷出

雖然今年3月終審法院已裁定丁文禮於桃花崗地權案中勝訴,但羅盛宗所持有的金美泰置業有限公司2013年曾入稟法院向攤販索償100萬作為賠償「未有發展的時間損失」,案件原定於今年4月開審,但開審前羅盛宗向攤販們提出和解方案。德姐的兒子黃先生表示,他們知道對方提出和解後,曾四出諮詢多個法律意見,但得到的回覆都是:因為終審法院已裁定丁文禮勝訴,故羅盛宗與他的買賣屬合法,羅有權要求小販離開,若羅要向小販追討賠償,小販亦可謂毫無勝算,即使勉強打官司,拖兩至三年,恐怕最後亦要支付賠償。「你唔畀唔通你坐監?你要畀,一百萬你點樣嘔出嚟?」無奈之下,幾位小販決定接受和解方案——賠償金每檔一百萬,明年7月前遷出,並承認羅盛宗是土地業主。

「我好深印象律師講,『你哋要攞一百萬,定你要最後畀一百萬落去?』『大家都七老八十,都要退休,賣衫每日可以賣幾錢?籌唔籌到一百萬?仲要唔要拖?』」

被指多年抗爭只為賠償 憤難平

事件歷時逾7年,起起伏伏,到最後終要離開,德姐表示,衷心感謝市民的關心及支持。她坦言,對結局非常心悒,而最令她氣憤的是,在簽署和解書後,有人說她多年來「所謂爭取公義只是想要求更多賠償」。說到此處,德姐更忍不住淚灑當場。

「我都講唔出其他嘢,不過打輸咗真係好唔憤氣。佢明明係有罪(話)佢冇罪,我而家畀人話我係咩?『所謂正義』,話『你正義咪又係收錢。』」

「我嗰7年完全冇生意,我嗰日話羅盛宗,搵嗰一百萬,我洗咗幾多律師費……」

「我覺得畀人侮辱緊。到今時今日要收錢係事實,但今日如果政府收咗,我哋無條件,無需要,我好開心。希望政府好好安排我哋,但事與願違。」

德姐兒子補充,一班小販年紀漸大,而7年來的法律開支已花去小販不少積蓄,「佢哋一年之後冇得撈,出嚟搵嘢做?做咩?佢哋要退休。」

彭記:明年7月後退休

現時德姐已甚少開檔。大排檔彭記則表示,會營業至期限結束為止。雖然羅盛宗已答允將桃花崗通道的閘門打開,但生意已大不如前,「而家如能無奈接受。」而期限結束後,他們亦會退休。小販們指,在事件初期,民署曾表示可安排他們到別處經營,小販當時因為官司考量而未有離開,到後期民署指他們要繼續經營就需重新抽籤。「退休喇,無可奈何,唔接受都要你接受。」以後再嚐不到彭記出品了?「無㗎喇!我唔係唔想做,諗住自己有能力,仲可以做下,就做下,但佢而家都唔俾你做啦。」「攞牌你都攞唔到,都幾十歲了,仲做得咩啫?去打工又冇人請。」

彭記指,明年7月亦會離開桃花崗,未打算到別處繼續經營。

 

桃花崗中間的閘門已打開,但彭記指,生意已大不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