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盤點大白象論盡紙本
#大白象工程,對澳門人來說並不新鮮,不論在庫房儲備充裕的今天,還是在阮囊羞澀的回歸前,大白象們都遊走在城市的各處。所謂大白象有幾個涵義,首先,是要花大錢;其次,是龐然大物;第三,實用價值不高。回歸前的中葡友誼系列:#生鏽鐵#紙飛機#融和門#女人與狗⋯⋯這些都是完全沒有實際用途的純紀念性裝置;回歸後,被指為大白象的,則多數是大型的基建設施,例如為 #東亞運建設 的一系列場館、#澳大橫琴校區#輕軌 系統、#氹仔新客運碼頭#北安碼頭)等等。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堪稱大白象經典 林宇滔:應設工程分段監督

#051 盤點大白象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7年07月29日 15:15

氹仔新客運碼頭(北安碼頭)的興建,不但工期延誤,且其成本由 2007年估算的1.73億,最終卻以38億埋單,相差近21倍。相差近21倍。面對超支批評,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不認同,指當年規劃設計與今天的是兩回事,「我又唔係話無超支,係有超支」,「但如果有超支,肯定唔係咁大超支,因為係兩回事,唔係兩樣可以比較嘅嘢」。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認為,氹仔新客運碼頭是典型澳門大白象工程的經典,當中政府責無旁貸,社會監管亦有不足,指在工程期間應實行分階段管理,以嚴格控制進度及預算。

事實上,氹仔新客運碼頭並非首次被批其造價冇譜。2013年7月,審計署就曾發表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狠批主責的建設發展辦公室,「沒有深入研究氹仔新客運碼頭未來的發展需要,同時未有按照日後客流量的預計情況作出貼合實際需求的估算,致使氹仔新客運碼頭落成後規模是否能與實際需求相匹配存在重大不確定性,衍生規模過大或過少所造成的低使用率或不敷應用的風險。」更直指建設辦向財政局遞交的預算申請中有誤,於是出現項目整體開支少於部分開支的不合理情況。

2016年施政辯論期間,羅司提到澳門只有30平方公里,超過1億的公共工程就有35個,設計會產生超過1億的工程亦有21個。社會上不少意見擔憂繼氹仔新客運碼頭後,「大白象」陸續有來。

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認為,氹仔新客運碼頭(北安碼頭)是典型澳門大白象工程的經典,當中政府責無旁貸,社會監管亦有不足,指在工程期間應實行分階段管理,以嚴格控制進度及預算。

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認為,氹仔新客運碼頭(北安碼頭)是典型澳門大白象工程的經典,當中政府責無旁貸,社會監管亦有不足,指在工程期間應實行分階段管理,以嚴格控制進度及預算。

「氹仔新客運碼頭這工程上無論從設計、工程、追加項目上,都是澳門公共工程的典型。」林宇滔批評,現時不少公共工程設計粗疏,部門層層卸責,「設計有問題,承建也有問題,收貨也不作聲,個個視而不見。」結果要追加工程,延誤超支,由公帑埋單,而氹仔新客運碼頭工程更是「大白象」中的經典。他認為,港珠澳大橋落成後,海路旅客的數量或會減少,碼頭有機會更加大而無當,而工程的過程中因欠缺有效監督,造價於是不斷超支。「設計時為何不用交待?一些數字,一些預算,去到立法會審議上,是否有效對這些支出作出審理、監督?為何可以不斷加預算,不斷去計劃?立法會沒有對這些公共工程有一個完整的審議及監督機制,但不代表不可以去看工程進度以及每年開支預算是否正常。」

「如氹仔新客運碼頭的規模給立法會認真審議,我不相信可以通過。」林宇滔提到,香港立法會的事務委員會有關議題的文件詳細齊備,而且公開,是資訊透明的重要一步。至於本澳,立法會的監督機制需切實有效運作,譬如羅司述及的年度計劃公共工程,「這35個1億,在工程進行上進度如何,有沒有超支,立法會相關跟進委員會應該跟政府定期討論,而且要『開門』,公眾才有監督。」

他認為,在大型公共工程項目施工應被細分成多個階段,以便社會監察其施工進度及預算運用,以便在工程出現超支苗頭前有關部門及監察機構就可有所行動。

「廉署和審計,已是事後,米已成炊。究竟邊個負責前端監督?第一政府部門有責任,不要再層層卸膊。業主,包括招標單位,怎去監督設計;承建商,怎樣充份聽取用家意見?才可在工程上做得好。除內部監督,亦應加入外部監督機制,立法會就要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