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今屆立法會選舉參選直選的組別,「破天荒」達25支,間選亦有六份提名表,打破過往五個界別各自一份名單的無差額選舉,首先出現「競爭」。但有人「漏夜趕科場」,亦有人「辭官歸故里」。服務議會33年的歐安利、21年的關翠杏、12年的陳明金今年均宣佈不再參選,結束多年的議員生涯。 立法會的弱勢早為人詬病,坊間甚至狠批立法會是「垃圾會」、「橡皮圖章」。三位資深議員退下火線,臨別依依,自己身處其中多年,對立法會多年來的表現與功能又如何評價?回歸前後議會又有何改變?對今期《論盡澳門街》將一探其中。 而無論如何,舊人退下,新人即將上場。新一屆立法會將是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結束21載議員生涯 關翠杏:有得有失

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7月15日 14:14

「這21年其實為我的人生帶來更多的姿彩,亦令我得多更多的歷練,特別是給我更多的考驗。」此時,經常在立法會質詢政府官員、表現硬朗的直選議員關翠杏,也不禁流淚。

人稱「關姐」的關翠杏,早於1996年成為勞工界間選的代議士,進入葡治澳門時期的最後一屆立法會。其後的第二至五屆的特區立法會轉戰直選,都成功連任,更於2009年選舉榮膺票后。今年67歲的關翠杏說,由於年紀的關係,幾年前已萌生退休的念頭。在擔任立法會議員的21載,她直言自己沒有個人生活,因此希望退休後可以多陪家人、到外地旅遊見識。

「(對於)我的離開,我是十分放心。」關翠杏說:「任何事業都有承傳…… 我無論如何都相信,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而她所屬的澳門工會聯合總會所組的參選組別同心協進會,今年則由李靜儀及梁孫旭「接棒」,出戰立法會直選。

見證回歸前後議會變化

關翠杏回想成為議員之初,立法會議員的工作不多,主要的工作是討論法律,而監督政府運作的功能「基本上是零」。其後,她見證了議會在回歸後的變化。回歸前,葡文是唯一的官方語言,因此立法會議事論政均以葡文為主,而不懂葡文的她就著重學習和了解議會的運作;回歸後,中文成為另一官方語言,因此她便更投入議會的工作。

不過,唯一不變的是,回歸前及回歸初期的立法會工作只集中在制定和審議法律,她說:「回歸初期的議會並沒有很認真履行監督政府的工作。」直至2006年發生歐文龍貪腐案,關翠杏非常感觸,認為倘若缺乏有效的監督,官員的貪腐仍然會發生。因此,當時她跟幾位議員動議成立臨時跟進委員會,希望在制度上建立監督政府的機制,尤其監督政府在公共行政、公共財政、土地及公共批的三方面的運作。及在第四屆立法會後,跟進委員會得以成為恒常委員會,亦強化議會監督政府的功能。話雖如此,她認為未來委員會會議應進一步開放,讓公眾得悉會議內容,從而更好地監察政府運作。

臨別為自己「申冤」

 她認為由於社會不了解議會的運作,過去《家暴法》或《動保法》在立法過程中遇到阻力,有公眾怪罪於身為負責審議法案委員會主席的她:「分分鐘有市民看電視後,會覺得為何(我) 會有如此的意見,但這個意見並非出於(我的)界別身份……」她又說,如何「超脫」自己的界別身份去主持會議,是身為主席的一大難題。

受誹謗困擾 跌入從政生涯低潮

在2011年及2013的兩次選舉期間,曾經有人「踩上門」,到關翠杏的議員辦事處遞信及公開誹謗,她當時只好報警、到選管會遞信,但誹謗者更變本加厲,甚至公然要求市民不要選她,最後她只好訴諸法庭。事隔四年,她形容自己是「抹黑文化的直接受害人」,而儘管中級法院去年年尾裁定有關人士就誹謗罪成的上述敗訴,但涉案人至今仍未履行判決。

這事令關翠杏反思澳門現今的選舉文化,更令她質疑公共機關的辦事方式及效率:「有關部門是沒有條件(處理事件) 還是不作為?…… 有關人士至今仍未執行判決,司法效力又如何彰顯呢?」

仍然會有後來人

關翠杏21年的議員生涯中,她其中一個遺憾,莫過於是即使多年來先後有議員分別八次提案《工會法》,但到今天仍未能訂立。她認為,基於議員的背景,勞資雙方的人數懸殊,導致《工會法》胎死腹中:「有些人誤以為工會權利只是保障勞工,但事實並非如此…… (未能立法)對我個人而言,是一個遺憾。」

「我相信這個工作仍然會有後來人。」失望過後,關姐並不感到絕望,她指,上次議會表決工會法案,距離能夠通過的票數只有數票之差,故她仍有信心:「再作一些努力,我相信工會法係會獲得通過。」她並說:「無論如何,工運都會生生不息,延綿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