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今屆立法會選舉參選直選的組別,「破天荒」達25支,間選亦有六份提名表,打破過往五個界別各自一份名單的無差額選舉,首先出現「競爭」。但有人「漏夜趕科場」,亦有人「辭官歸故里」。服務議會33年的歐安利、21年的關翠杏、12年的陳明金今年均宣佈不再參選,結束多年的議員生涯。 立法會的弱勢早為人詬病,坊間甚至狠批立法會是「垃圾會」、「橡皮圖章」。三位資深議員退下火線,臨別依依,自己身處其中多年,對立法會多年來的表現與功能又如何評價?回歸前後議會又有何改變?對今期《論盡澳門街》將一探其中。 而無論如何,舊人退下,新人即將上場。新一屆立法會將是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任議員33載 今要離席 歐安利:這樣的立法會,我沒興趣

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7月15日 14:14

將要離開立法會的來自法律界間選議員歐安利,他自1984年開始擔任立法議員,至今已達33年,是現時在立法會資歷最深的議員。問及離開的原因,他坦言:「我覺得我能力可以做到更多,但立法會的運作方式不許可,讓其他人入去可能作用更大。」

直指法律嚴重滯後      立法乾等政府提案     

歐安利分別於1984及1988年連續兩届循直選途徑進入立法會,由1992年開始迄今則為間選議員。2013年,歐安利與崔世昌及陳亦立組成名單一同參選立法會間選專業界別並當選。2017年,他決定離開。他直指,現時立法會只是接受政府提案,議員之間亦沒足夠的法律討論;而澳門有不少法律嚴重滯後,議會則仍要等待政府修改。他認為,立法會的領導非常重要。「為甚麼宋玉生(澳葡時立法會主席)經常同澳督嘈?澳門立法會,沒有政黨,又有基本法(的限制),如果立法會不爭取自己的權力,不給予立法會權力,立法會是沒甚麼作用。」

「很多分析都踢個波給政府。立法會內部應該做一個方式,安排條件協助整個特區更新法律。現在講金融法,例如澳門要發展特色金融,但澳門都沒有信託法例。信託法都沒有談何財富管理?18年來本人不斷要求澳門做這些法例;18年後,零蛋。」

「對於澳門經濟、民生法例,很多都需要先進。但只叫政府去做自己不做,這樣的條件我真的沒興趣。這樣的情況,我就好像離開魚缸的魚,其他人入去可能更合適。」

望新血加入議會 民主需從教育開始

有揣測指,歐安利離開議會是要讓位予現任官委議員黃顯輝「轉制」。對此,歐安利回應表示,黃顯輝是資深議員,並不需要自己讓路。而他早就萌去念,「離開是希望有空間讓新血進入議會」,至於有沒有新血並非他的責任。他坦言現時的情況與他「思想有出入」,但表示「失不失望與我無關,澳門不是我一個人,澳門是65萬人。」

而對於澳門民主政制發展這個議題,歐安利認為,民主發展要一步一步,逐漸增加直選議席及減少官委議席,他坦言七個官委議席在比例上是多了。但對於一人一票普選議會及行政長官,他則持保留態度,「在現階段的澳門是好事或壞事?則是未知之數。」這當中,還有個現實狀態以致選舉文化的問題,「有個葡國朋友說,澳門的選舉幾乎都是江門對福建,省份與省份,不是理念,不是內容。」

「在一個65萬人的城市,這樣的分野是否跟英國倫敦一樣?是否跟里斯本一樣?我十幾年來想來想去都是這個問題。」

歐安利認為,澳門現在主要有兩個重要的工作,一是推動公民社會健康發展,再是對學生的教育,「他們是澳門日後的年輕一代。」如此說來,澳門的改變,可還要等未來,等年輕一代去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