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今屆立法會選舉參選直選的組別,「破天荒」達25支,間選亦有六份提名表,打破過往五個界別各自一份名單的無差額選舉,首先出現「競爭」。但有人「漏夜趕科場」,亦有人「辭官歸故里」。服務議會33年的歐安利、21年的關翠杏、12年的陳明金今年均宣佈不再參選,結束多年的議員生涯。 立法會的弱勢早為人詬病,坊間甚至狠批立法會是「垃圾會」、「橡皮圖章」。三位資深議員退下火線,臨別依依,自己身處其中多年,對立法會多年來的表現與功能又如何評價?回歸前後議會又有何改變?對今期《論盡澳門街》將一探其中。 而無論如何,舊人退下,新人即將上場。新一屆立法會將是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票王」退隱議會 陳明金:唔做議員,做市民都可去發聲

2017-07-14 急流勇退 歐安利、關翠杏、陳明金揮別議會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7月15日 14:14

「陳明金不選立法會?!難道要去選特首?」7月5日,陳明金突然宣布不再出選立法會。這位上屆立法會選舉的「票王」於2005年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2009年再接再勵,到2013年更以最高票數囊括直選三個議席,帶領施家倫和宋碧琪進入議會,如今急流勇退,瞬間引起坊間熱議。

新一代接棒  老闆願做背後義工

回顧過去12年議員生涯,陳明金表示,可為市民服務是他的福氣,很樂意,亦很高興,決定不再參選立法會是為了讓年輕人有更大的承擔。他指,目睹施家倫及宋碧琪在過去四年的議會,幾乎全職為市民服務,並且年輕有魄力,因而覺得是「交棒」給他們的時機,故決定從此退居幕後。本身是老闆的他笑說,願意當他們背後的一個義工。「就算我唔做議員,做一個市民都可以去發聲。」「即使是一個義工、一個市民,也可以服務社會。」

今年參與立法會直選有25組別,預期選舉戰況激烈。他坦言,退下火線,但壓力卻比做參選名單的第一候選人還要大:「我真的怕選得不好,只剩下兩席……」。至於今次參與直選選舉的組別數目破歷屆記錄,陳明金覺得是件好事,因為有「競爭才有進步」。過去三屆,陳明金所領軍的民眾建澳聯盟都只有一隊出戰,今屆則分拆成兩隊,分別由施家倫和宋碧琪領軍。這個分隊出線策略的考量,陳明金指,為了連取三席,延續上屆的佳績:「如果只派一組去選三席,我認為是沒有可能的……」

他預計,無論是直選或間選,新一屆的議會將有不少新面孔。他期望新議員能帶來新氣象,而非只是「換人」。又認同現時立法會未能完全發揮監察政府的角色有待改進,希望議員未來能就重要民生議題,多提辯論動議。

令陳明金後悔的一票

面對有些人批評他文化水平有限、理解能力不足,陳明金認為,自己一直認真地看待要致力履行議員職責,努力議會工作外,亦長期協助來求助或投訴的市民解決個案,其中就曾為協助一批市民在跨境置業遇到問題之事,奔走於珠海與澳門兩地,又約見當地領導。他說,每個議員都有自己的工作方式,「某些同事可能去遞信只要五分鐘,但我們解決一件個案可能要九個月。」

立法會的會期只餘下約一個月,陳明金只希望能夠完成審議他有份提案的《租務法》,限制租金升幅。回望議員生涯,他認為自己「用了心、盡了力」,而擁有不少生意的他,更直言「過去12年沒有派過一張做生意的咭片」,一心服務市民。

但有一票是陳明金表示後悔的。「如果可以重來,你是不是會投反對票?」記者問。

「是!」陳明金爽快地回答,但看起來若有所思。

那是在2014年,保障特首及主要官員福利制度,及賦予行政長官在任時可享有刑事豁免權的「離補法」法案,社會強烈要求政府撤案,但政府則只想以暫緩代替撤案。5月25日,逾兩萬人遊行,反對法案;5月27日,更有大批市民包圍立法會要求撤案,回歸以來自所未見。但強烈民意在大部分議員卻是不為所動,政府要求暫緩法案的「中止表決」決議卻在立法會以大比數通過;可是,對於有議員提出對政府無約束力的撤回「離補法案」致意動議,則在20票反對下被否決,而陳明金是投了反對票。5月29日,特首崔世安突然宣布撤回「離補法」法案——事後傳言指,撤案是來自中央領導人的指示。

事隔三年,陳明金打倒從前的自己,說他會反對《離補法》:「給我再做多一次,我作為民選議員是會聽民意的。」

至於「票王」又會如何評價自己過去十二年的表現呢?陳明金只留下一句「公道自在人心」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