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腎友台北行,完成!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文燁

時間:2017年07月12日 11:11

早在抵達台北時,未去海關前我已在機場買了一張足夠我在台灣那幾天無限上網的網絡卡,在現今世代,打長途電話報平安方式明顯不合時宜,網絡世界才是「皇道」!而且長途電話收費昂貴,還不如用網絡通訊便宜和便捷。

台北最後一天,北部城市下起滂沱大雨

台北最後一天,北部城市下起滂沱大雨

在台北時,未到和朋友們聚會的時間,我會坐捷運四處去,不過都是周邊地點,連淡水都沒去。為了讓家人朋友放心,一方面我透過網上溝通平台和家人保持聯絡,另一方面不斷將自己曾去過、吃過,以及見過的地點、食物和人物之類的圖片,按當天活動情況經分類後全上載社交平台,作報平安用。當然,不知就裡的朋友會以為我在社交平台上每天持續「放閃」,「洗版式」地霸佔整個平台,事實並非如此,只想家人朋友安心而已,這個方式非常有效!回澳後有朋友說每天都在網絡留意我的一舉一動,網絡有動靜就會很放心,沒動靜很自然會擔心起來。

隔天終於和好幾年沒見的台灣朋友們相聚、午膳,跟他們就慢性腎衰竭的情況聊起來,因為台灣也是高發病地點,對話間他們說,在當地多人患上此病的原因與平日飲食習慣應該沒太大關係,反而很大程度是用藥過多!他們指出,一般人平日身體沒大問題下,會服用維生素或保健產品維持健康,生病時去看個病,普通的感冒都會處方大堆藥物給病人服用,對身體來說會造成一定負擔。加上平日沒問題都在吃一堆並非透過食物或運動吸收的、來自保健產品的所謂“營養”,腎臟承受不了自然是時間問題,所以台灣的腎友人數每年持續上升。

這讓我想起澳門的情況,現時我在腎室,眼見新加入透析行列的病友真的越來越年輕,當然不像我如此離譜三十出頭便患病,不過對比我們過去認為,因家族遺傳或其他慢性病併發而導致慢性腎衰竭的年長病患,近半年進來腎室的,目測都是四十多至五十多歲的中年病患。跟護士們聊起時,她們都說,十年前病友的年歲偏向年長,到近幾年有年輕化趨勢,年齡層面至少下降十歲。

和他們聚會後已是下午時分,回旅館稍作休息後再次出動。晚上從台北車站出來、回旅館的路程上鼻子聞到一陣水氣味,經驗告訴我明天將會下起大雨來!果然一早起床後窗外天色一片灰暗,街道上行人撐著雨傘匆匆走過。幾天以來沒打開過的電視忍不著要打開看看天氣情況:當晚要回澳門了,這樣的天氣航班可能要延誤吧?而且我還約了另一名中學同學見面,他要在南投開四小時車程上來台北,南投那邊因暴雨而山泥傾瀉,沒問題吧?幸好最後安然無恙來到,我將行李搬到他車上,然後前往西門町。

回澳後收到寄給自己的明信片感覺很不一樣

回澳後收到寄給自己的明信片感覺很不一樣

我這個中學同學,是在高中認識的,常下課後一起打羽毛球,每當失意時他總在我身邊,雖然兩年前移居台灣,但居住地點的改變和距離並沒有削弱我們的情誼。那天整個下午我們都在西門町打轉,然後好像去了士林附近閒逛吧?接著傍晚他送我出機場。

如果當時上網看台灣天氣圖,整個台灣應該紫色一片,尤其北部和中部,這是暴雨,甚至是豪雨的顯示圖。這邊朋友擔心我的班機會延誤,我卻擔心他送走我後如何再開四小時車程回南投。此外,澳門的家人朋友又擔心我在台北的情況。結果如眾人預料,我的航班延誤了…..先延遲了半小時上機,上機後因為要讓之前天氣不好、不能降落而在天上盤旋的飛機先著陸,我們要在跑道前待命一個小時才能起飛,待命期間從窗口看見機身兩旁不斷有其他飛機從上空降落,可以想像當時的天氣是何等惡劣!

回澳門落機一刻,手機訊號接收恢復正常後,不斷收到家人朋友發來“是否上機了?”、“著陸沒?”之類的訊息,我都逐一回覆。就這樣,我的台北之旅無驚無險地完成,隔天回醫院透析,磅重後,三天以來在外地具限制性的我,仍然超重了三公斤。最幸運的是,在澳門的中學同學之後告訴我,她收到明信片喔~

取得這次帶病外遊的經驗,相信下次在控制體重和飲水量方面會更得心應手,想要前往外地旅遊的版圖可能因此而擴大,不過前提是我必須要儲存到充足旅遊資本才行!(38)

[email protected]

僅以「腎腎地」台北之旅一系列文章,紀念我們青澀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