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從《梅田宏明雙舞作》看澳門舞者的培養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雅詩

時間:2017年07月5日 11:11

《梅田宏明雙舞作》2017(劇照由文化局提供)

《梅田宏明雙舞作》2017(劇照由文化局提供)

2014年梅田宏明首度亮相澳門舞臺,在第二十五屆澳門藝術節呈獻了兩個不同的作品《適度異變》及《觸.覺》。今年梅田宏明再次獲邀於澳門藝術節演出,帶來他於2011年創作,近年經常在外地巡演的作品《形層曡影》 (Holistic Strata)。是次梅田宏明就如他大部份的獨舞,站在台的中央,主要以身體局部抽離的動作為主,當中混合了仿如街舞Breaking的技巧及自身發展的身體語彙,對應著從台側及台前投射的光點影像。神來之筆是有那麼的一刻,投影退場,音樂停止,只剩下梅田宏明在台上強烈的喘氣聲,然後樂起,梅田繼續此前的舞動。這樣的處理,讓本來已融入光影投射的梅田回歸到肉身的身體,彷彿強調身體氣息仍是人的最真實存在! 相比三年前的他在澳的演出,感覺他的身體更收放自如,動作質感更為豐富。

是次演出中另一個叫人注目的,是澳門藝術節委約梅田宏明創作,由澳門舞者演繹的《穿越》。參閱場刊,不難發現是次參演的八名舞者可說是來自五湖四海,當中有分別於台灣藝術大學及香港演藝學院修讀舞蹈專業,現為自由身職業舞者的潘柏伶及黃翠絲、石頭公社及梳打埠實驗工場成員張楚誠、有接受形體及舞蹈訓練而近年活躍參與詩篇舞集各項製作演出的 Albert Garcia、身兼舞團藝術行政,獨立製作人及編舞於一身的劉楚華、習現代舞的自由身舞者劉嘉虹,以及兩位從小習芭蕾舞而年齡均少於18歲的年輕舞者劉浩澄及Madalena Lopes。近年,梅田宏明受委約於不同國家不同劇院機構創作舞作,當中包括瑞典哥德堡歌劇院、美國L.A. 舞蹈計劃、南韓亞洲文化中心及匈牙利Sziget 藝術節,但演出後跟梅田交流,他也不諱言跟以往透過委約創作而合作的舞者相比,是次在澳門合作的舞者不論是身體條件或是舞蹈背景的差異真的很大,是有趣的經驗,但也讓他花了點時間讓這一班 「質地」很不同的舞者在台上共同演繹一個作品。

《穿越》跟以往委約作品相似的,是以梅田自身研創的舞蹈系統「動力法」(Kinetic Force Method)為基底。「動力法」就是透過暫時解開人類邏輯中對自身限制的意識,在完全掌握了身體的重力點後,透過肌肉的收緊與放鬆去回應自然環境,從而產生出未知的動作。「動力法」由八名舞者演繹時,呈現出不同的變奏及質感,展現出他們各自對“動力法”的吸收與理解。或許他們當中有掌握得比較好的,也有些尚在初步探索的階段,但觀乎台上專注舞動的八位舞者,時而如解脫般任意擺動肢體,時而精準地三三兩兩相互配合,在舞台空間中流動與靜止,在那「放」與「收」之間,可以看到「動力法」令他們對自身身體有了不一樣的理解,促使他們去探索更多舞蹈與身體語彙的可能性。

舞者身體條件及背景的差異,很大程度上可歸因於澳門的舞蹈教育環境,雖然澳門的普及舞蹈教育尚算蓬勃,也有一所提供專業舞蹈教育的中專,但卻沒有真正培養專業舞者的學院及課程,或許文化局這種透過澳門藝術節委約世界知名編舞與本地舞者合作的方式,是現時較有效去提升澳門舞者舞蹈水平及技巧的方法。實在是演出過後,八名入選舞者也不約而同地表示跟梅田宏明合作令他們獲益良多。可惜的是《梅田宏明雙舞作》以前,數數上一次有這樣的機會,就是三年前第二十五屆澳門藝術節節目《詠舞南音》,邀得香港知名舞蹈家梅卓燕及邢亮與澳門的舞者合作。澳門有部份民辦的業餘舞蹈團,也有嘗試這種促成外地專業舞蹈家與本地舞者合作的製作,但相對澳門藝術節,民辦舞蹈團的資源定必相差一段距離,效果亦會因而打折扣。期望澳門文化局能考慮持續這種委約世界知名編舞與本地舞者合作的製作,讓有潛質的澳門舞者有更多邁向專業的學習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