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台北逸事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文燁

時間:2017年07月5日 10:10

飛機安全抵達台北桃園機場後,取回行李便跑去試乘開通不久的機場捷運。以前總是拖著行李到機場外乘搭旅遊巴,大概一個小時車程才到達台北車站。乘捷運的話只需半小時就到。到達台北車站後,面對眼前的台北中心地區,雖然變化看起來不是很大,卻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午後的陽光灑落在台北車站,而我因經常迷路而跑不少樓梯

午後的陽光灑落在台北車站,而我因經常迷路而跑不少樓梯

下一步是先去旅館報到。這樣的我、如此的體質,加上台北那些時候天氣炎熱,空氣中瀰漫濕熱的壓迫感,高掛在天空的太陽,毫不留情地將陽光惡毒地照射在我身上,似被熱射線力量烤著自己,渾身發燙!將手機鏡頭對準太陽,其光亮程度簡直如死光槍一樣!再站在台北車站前繁忙的斑馬線上等待轉綠燈,感覺上那種充滿了塵埃黏附在身上的「炎熱」如被瘋狗死咬一樣煩人,所以尋找旅館也花上半小時!入住後,放下行李、躺在床上身心感覺如蒙大赦,說白點就是筋疲力盡!這是我來台前沒有任何路線規劃的原因,主要是以我當下的身體負擔和精神狀況為大前提,如果精神不佳或身體出現異樣,我可以選擇不去任何地方,留在旅館休息。也許真的太累了,伴隨冷氣機的涼風和涼快感,這一躺我睡著了,直到傍晚才醒來!

事實上這次旅程我沒有上網搜尋美食地點或新興玩樂景點,很簡單的以台北車站為中心,隨便在附近閒逛就好。重點是我明白到除自己和家人外,所有知道我赴台的朋友,大部分都認為我在「踩鋼線」,為了要證明自己情況真的尚可,「限水限食」是必然進行的一步。在台時肚子若不是「鬧飢荒」級數的話,我盡量不吃,需要時再去找吃的,也不能太豐盛。至於飲水量,旅館有瓶裝水提供,我將它們全放進冰箱裡冰著,在外面四處跑的時候,除自己帶在身上的小瓶飲用水之外,一般忍耐著不買任何飲料,而且我常在台北車站地下街迷路,人家乘電梯,不知為何我經常往樓梯跑上跑落…..在炎熱的台北下應該算是最煎熬的方式,但正好可以讓我出一身汗,因為沒有即時大量補充,才不會在體內積存過多且排不走的水分。

說到底,當時在我來說,一個人在外地,飲食寧可減少亦不願過多,當然要「方便」的時候盡量去!始終過多的話有個萬一時,連累自己辛苦之餘,叫在澳門的親戚朋友如何是好?

旅館提供的瓶裝水,在台兩天只飲用這兩瓶的水量

旅館提供的瓶裝水,在台兩天只飲用這兩瓶的水量

之前曾提過,這次到台一方面想挑戰一下自身體的承受程度,其次是探望台北的朋友們。此行尚有一個任務,就是要寄一張明信片給一位常在世界各地旅遊,亦不忘寄明信片給我、鼓勵我的好友。我們從初中認識到現在,不止同班,更是坐在一起,我們到高三畢業都是同班(大部分同學屬原班升級,很少有變動,除非中途輟學。)初中三年級時我們已經知道對方未來的理想,踏出社會後亦如願意嘗。這次,終於換我寄明信片給對方了!

生平第一次在台北買明信片…..出發前先詢問旅館工作人員郵局地點,她們很友善,從網上下載了地圖給我,讓我更容易找到。到達郵局時進去一看,整間機構非常忙碌,我的籌號是「710」,而電子屏幕顯示的是「670」多號,目測他們的速度,應該很快到我吧,不少人都在站著等待。而台北這間郵局給我的印象是很像澳門的工場,感覺有點機構式,不像澳門郵政總局具設計風格…..到顯示我的籌號,去櫃檯向工作人員表示想購買有台北景點的明信片時,才知道原來要整套買的!天呀~工作人員了解我的情況後,說要一張明信片可以去書店購買,什麼風景、圖片風格都有!還建議我先買郵票,告訴我寫好了可以投入外面的郵筒,不用再來排隊!

最後我在書店買了兩張明信片,一張給好友,一張給自己,以前常聽周遊列國的朋友說,外遊時必定寄明信片回來,到底是什麼感覺呢?到我收到好友寄來的明信片時,那麼作為寄出的人又有何感想?現在終於可以試一試!在那張特選的明信片上,貼上新鮮、美麗的郵票後,隔天一早去郵局門外,投進郵筒裡。本來有種歡天喜地的感覺,轉身想離開一刻,發現自己好像投錯郵筒了…..

「天才」般的我投入後才發現問題大條了…..哈哈….糟糕…..怎麼辦?一方面我在想:“有在上明寫明是寄澳門喔!”另一方面真的是投錯郵筒…..居然犯了低級錯誤,希望之後對方真的收到吧!(37)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