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2 卿本為佳人 何以蹚渾水?每週專題
澳門立法會向來有「垃圾會」之稱,這完全反映出公眾對現時的立法會以及整個澳門政治生態的厭惡程度。2017立法會選舉即將來臨,今年直選申請更是歷屆之冠,名哲保身是中國人的傳統思想,為何政治這淌渾水還有這麽多人爭著蹚呢?《論盡》今期訪問了三名議會挑戰者,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出發,但都朝著相同一個目標前進,到底蹚政治這淌渾水的意義在哪裡呢?

只談口號沒結果 林宇滔:除了鬧,更需要解決問題

2017-06-22 卿本為佳人 何以蹚渾水?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6月28日 17:17

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

今屆立法會選舉選管會共收到25份直選申請,是歷屆之冠,其中一份申請來自林宇滔。曾任聚賢同心副理事長、社諮會委員,現任都市更新委員會委員,林宇滔曾處理過不少民生問題,亦經常於媒體中月旦時事,議題由環保、房屋到保育皆有。名字在澳門政界並不陌生,但參選立法會則是首次。近年坊間對立法會立法及監督政府的表現均表不滿,更有不少批評直指是「垃圾會」。話說卿本佳人,又為何要投身這淌渾水之中?

機制未盡用 空談得口號

傳新澳門協會理事長林宇滔,本科修讀環境科學,曾任記者,不時於時事節目擔任主持或嘉賓,亦常是媒體報道的受訪對象。多年來身份一籮籮,履歷亦屬於「實幹型」,不論是社會公職或是全職工作期間,都令林宇滔有不少處理社會問題的實質經驗,亦令他別有一番體會。「澳門現時很多民生問題未有充份利用整個機制去推動解決。大家可能會有很多口號,很多埋怨,但怎樣才能去推動解決問題,是我感受到現時社會最弱的。」

「鬧爆在緊急關頭可能可以制止一些東西,但除了鬧,更多澳門人希望解決問題。」談及參選原因,林宇滔表示,現時社會每當遇上問題,很多時只會空談,他並不反對上街遊行,但根據自己過往的經驗,很多時不需要走上街頭亦可推動解決問題。在他心目中,示威遊行應是「最後一張牌」,「如能在機制內解決,應該用盡,當有一日在這位置都用盡而做不到,我覺得才需要亮底牌。現在就我觀察,底牌亮得多,大家都會很灰心。」

他認為,澳門是有出路的,但不能只流於空談,只講政策,只講口號,而是應切實了解問題,並得到共識去前進,但目前這些都仍然缺位,現時議會的機制未被充份利用,議事文化趨向公式化,例如議員停留於質詢、發言,仍然是隔空對罵,各方都缺乏互相溝通。

「立法會議員除了質詢,有沒有跟政府充份溝通?跟香港的立法會或其他地方議會相比,立法會討論一些民生問題的頻率、次數與深度都低。甚至我覺得任何一個議員約見政府去討論問題也可以,為何做不到?我覺得正正是這些需要思維上的改變,而不只是透過質詢發言很公式化的來往。」

林宇滔又指,每屆立法會選舉都有很多人提出很多口號、理念,例如政府要更透明、高官問責、民生問題如房屋交通等,「但這一屆是這些口號,下一屆也是,大家的口號可以繼續叫下去,這未必是大家想的方向,所以我覺得要想辦法解決。」

「第三條路」不好走 仍望走出新方向

有分析指,隨着社會利益日趨碎片化,今屆立法會選舉出現更多選團是意料中事。至於林宇滔,自他離開工聯並宣佈成立「傳新澳門協會」時,早已有不少揣測指他會參選今屆立法會。而林宇滔亦於今年六月向選管會遞交提名。

「我覺得要喚醒公眾,立法會內亦有很多事可繼續做,不論是立法會的機制,或是立法會議員的身份,太多空間未被認真利用。」他坦言,籌組新協會及尋求提名期間,不少人均向他表示要改變「很困難」:「去拿提名時,會發現大家很失望,大家都發現澳門很失望,但也會說:阿滔,很難改。」

「社會現時很灰心。這種哀莫大於心死很恐怖。」

但他認為,即使困難,亦要想辦法去解決。他指,過去在社諮會期間亦曾獨力推動改變,故縱使攜此理念進入議會的新力量或只有一個,但不代表不能帶來改變,故不應看少一個人的力量。「當在立法會可以改變一些氛圍,下一步就會有更多力量在立法會凝聚。」

訪問過林宇滔就會知道,林宇滔是一個愛「翻舊帳」的人,每次訪問總能巨細無遺地說出相關數字及政府過往曾提出的政策,然後提出疑問:當中是否前言不對後語?何時埋單找數?但在建制派(全力支持政府)與反對派的之間行第三條路似乎也不容易。建制派陣營會質疑他做起反對派,反對派亦懷疑是「小罵大幫忙」。林宇滔的立場與不少年輕名單相近,加上工聯出身,跳船自組名單參選又是否擔心被指「鎅票」?

對此,林宇滔認為自己參選不會分薄彼此票源。他表示,跟自己做事方式相似的人並不多,而新的選票空間仍有很大,「相信要走一個新方向的人其實不少,甚至一部分人從來都沒投過票。」他指,自己尊重各個社團,傳統社團有自己本身的包袱,其定位或會令部分人對於參與社會解決問題猶豫,一些市民亦對傳統政治版圖、力量有種失望或厭倦。故他相信自己可另辟一條新路,彌補現時議會的缺位。

「希望通過小的民生問題一步步去解決後,凝聚更多力量、信心去更關注社會問題,去就我們的長遠發展,嘗試尋找解決方案的同時,推動去得到改變。」

「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奇蹟。不會翻天覆地,但可推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