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在彼此的影子中獨自抉擇──談《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蕭欣翹(「教師戲劇欣賞及劇評寫作工作坊」學員)

時間:2017年03月21日 17:17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無論你是熱情或是冷淡,在生活的每個瞬間,我們無法避免一個人進行抉擇。自昏黃的燈光照射著劇場的某些角落,《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便嘗試解讀這個話題。

暗黃的光線斜斜地打在兩位演員的身上,營造的氣氛是古老、浪漫且靜謐。這種氣氛與此劇作(契訶夫與克尼珮分隔兩地,僅以書信來維繫感情,一位來往各地進行演出,一位則在療養院治病。)很相襯,重現了該年代中二人的感情和內心心態;這種氣氛為劇場形成了多種維度的思考空間,未知的答案彌漫在劇場的空氣中。時而角色/演員在各自的空間裡讀出信件;時而他們在平行時空對著對方讀信;時而他們對著觀眾讀出。而不論對象為誰,演員展現書信的方式以聲音最為突出。這些聲音中,皆是雙方撰寫的書信內容,一人讀完則由另一人讀出,帶著不同的情感而讀。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燈光和聲音的利用讓此空間充滿多變性,無盡的思考等待被發掘。於我來說,最為深刻的一幕是演員朗讀書信的聲音和他們朗讀中的影子。兩位演員站在鏡子下,只要讀信人站在麥克風前讀信,他們的影子便打在麥克風的前方。拿著書信,站在麥克風前朗讀。聲音的放大,畫面的放大,呈現的是契訶夫和克尼珮的選擇和行動的勇氣。他們分隔二地,以書信來進行對話,面對著需要抉擇的人生,摯愛的人無法在身邊陪伴,接踵而來的必然是矛盾、不安、緊張、沮喪一連串的情緒。相互來往的書信,為對方無法繼續的人生帶來勇氣,所輸入的勇氣,支撐了雙方的生存狀態。以麥克風放大聲音,如把所得到的勇氣放大,經過重新進行輸入和輸出,變為收信者自己所擁有的。聲音的急緩、演員進退於麥克風前後,正反映了兩者情感的波動。

然而,在不能相見的日子裡,彼此面對著恐懼、失落之時,除了聲音,所構想的陪伴,是一幅又一幅的畫面。於是,演員並沒有面對面讀起書信,反而藉由鏡中的影子,呈現書信中另類的陪伴。因為分開,陪伴純粹是一種精神的支持,似近非近,似遠非遠,完全由收信人自行決定書信力量的高度。鏡的影子,是他們對話的狀態,也是他們的內心思考。

面對著人生的選擇和決定,演員和角色間模糊的轉換,有利於觀眾自行解讀二人的關係。儘管情感的波動不穩,內心的極度搖擺,卻因為一封書信,而得到了支撐,在另類的陪伴後,自行進行人生中的選擇及決定;與今天相比,即時的回應也有同樣的作用──支持著戲劇般的人生。在摯愛身上獲得勇氣後,人生的走向依舊需由自己抉擇,看來,這似乎是我們每一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劇照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Fish Ho攝影

演出節目:《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卓劇場藝術會
觀演場次:2017/2/26 15:00
演出地點:舊法院大樓黑盒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