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從廢青的輕狂歲月到廢佬的滄桑歲月──談《迷幻列車2》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7年03月17日 10:10

二十年前,他們或許可以:

「Choose life, Choose futur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二十年後的今天,他們好像多了很多選擇,除了選擇生活,選擇未來,還可以:

「Choose 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 and hope that someone, somewhere, cares…..」

《迷幻列車2》 Trainspotting 02

《迷幻列車2》 Trainspotting 02

今天選擇好像多了,但似乎最終都跟二十年前一樣,歷史再度重演,皆因社會本質其實沒有真正改變,他們的命運也沒有改變。

二十年前,英國導演 Danny Boyle 拍了一部很大膽很瘋狂的《迷幻列車》,描述英國愛丁堡四名廢青極度頹廢的生活,他們由細玩到大,男主角青頭 (Renton)、為人善良的薯嘜 (Spud)和蠱蠱惑惑的色仔 (Sick Boy)三個人都染有毒癮,另外巴閉 (Begbie) 雖沒有吸毒,但卻狂妄暴力,到處招搖打架,他們四個好兄弟每天都過著不受拘束,放蕩自我的生活,沒錢嗑藥喝酒時便去偷去搶,薯嘜吸毒吸到失禁,色仔也因沉迷毒海而導致未夠一歲的親生嬰孩餓死,青頭也嗑藥弄到性無能,有次更吸食過度而差點沒命,青頭被迫戒毒後,深覺不能這樣下去,於是選擇離開愛丁堡,離開由細玩到大的頹廢兄弟到倫敦生活。在倫敦,他穿起西裝,當起地產經紀,生活變得越來越接近中產,但就在此時,在愛丁堡打劫珠寶行,正被警方通緝的巴閉卻逃到倫敦上門找他,然而一個未夠,之後還來多一個色仔,這幾個頹廢兄弟希望青頭可幫忙一起販賣一批賊贓海洛英,他們最終靠這批海洛英賺了一萬六千英鎊,然而青頭為了擺脫這三個頹廢兄弟來換取新生活,便趁眾人熟睡,偷偷把那一萬六千英鎊拿走,挾帶私逃遠走他方去,不過,他最後把當中的四千英鎊放在儲物櫃內,讓心地善良的薯嘜拿走。而巴閉因那一萬六千英鎊被青頭偷走,盛怒之下在酒店房內大肆破壞,結果被警察抓捕,由於他是通緝犯,最後被判囚二十年。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二十年後的今日,Danny Boyle 再找來原班人馬,拍攝續集《迷幻列車2》,這個續集沒有上一集那麼瘋狂,但卻明顯悲涼很多。四位當年在影片中飾演的「廢青」,現在已四十幾快將五十,已升呢「廢中」了。過去那二十年,男主角青頭移居阿姆斯特丹,想重過新生活的他,起初日子可能還算過得去,但後來婚姻失敗,且因學歷低而面臨被公司裁員的危機,於是二十年後的今日便回到唯一是家的愛丁堡,當踏進這故鄉,迎面而來的是一位笑面迎人的美女向他派發傳單,對他說「歡迎來到愛丁堡」,這即時讓我聯想到港澳碼頭,當從香港坐船回到澳門甫出碼頭時,便見一些笑容可掬的女孩派發各大賭場酒店的傳單,她們大多來自中國大陸或東南亞等國,就正如青頭接過傳單,聽那美女說話口音不像本地人,原來她來自東歐某國,這也預示之後他會遇到一位來自保加利亞的女孩Veronika,這位Veronika也讓「背叛」再一似發生在青頭色仔等人身上。

事隔二十年,薯嘜雖已結婚且育有一子,但家庭、工作等等都遇上困局,唯有選擇繼續吸毒逃避生活。在極度失意之際,他執筆寫下遺書給妻子,並把膠袋笠頭欲了結生命,幸好被剛回到愛丁堡的青頭及時發現。色仔則繼續從事扯皮條、勒索等等的非法勾當,或許這二十年來有嘗試洗心革面,因他也正為親戚開的酒吧打理生意,但很無奈每天都在「拍烏蠅」,正如他跟青頭說:「中產生活似乎還沒真正來到愛丁堡……」一群美女在愛丁堡的大門派發傳單迎接旅客,闊別家鄉二十年的青頭感到自己的家已變為星光熠熠的旅遊城市,大家的生活都好像大大改善,然而這一切都是完美包裝之下的假象,就如澳門那樣。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至於在監獄渡過二十年寒暑的巴閉,原本可刑滿出獄,然而他的好勇鬥狠本質沒有改變,因再次在服刑期間打架而加長刑期,他於是使計逃獄,並威迫正在大學修讀酒店管理的兒子跟他一起打家劫舍,更誓要把當年挾帶私逃的青頭殺掉。

他們四個人除了巴閉之外,其實也有嘗試改變生活,但無奈整個社會似乎不太容許他們改變,雖然每個人都可以像第一集開始時那一連串獨白一樣「Choose life, Choose future, Choose a job…..」,但到最後原來都冇得揀,因為廢青、廢中、邊緣人等等原來都沒有真正的選擇權,或許他們唯一可選擇的,就像青頭跟Veronika說的「Choose watching history repeat itself」,選擇歷史重演,因為原來沒法改變。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但其實過去那二十年,不論他們的國家和自己都有所改變,蘇格蘭歷經脫英公投,英國歷經脫歐公投,他們自己呢,已沒有當年的年少輕狂,也沒有當年那樣無畏無懼,因為今天他們不只是人家的兒子,也是別人的父親,雖然是失敗的父親,但始終也不想累及下一代,即使非常暴力的巴閉,最後都選擇「放過」兒子。這四位頹廢中佬,開始不時懷緬過去,不單常常回想二十年前四個人還是老友的輕狂歲月,更追憶到孩童時代,就像在影片開始不久,青頭在家中那個二十年都維持一樣的睡房內翻看黑白舊照片,裡面有他們孩童時代在球場一起踢波的歲月,這完全呼應了第一集開始不久便出現他們幾個人在球場踢波的情景,而在第一集裡,他們從不回望過去,只有活在當下,因為他們當時還很年青,通常人到四十,便老愛懷緬過去,彷彿昔日一切都比今天美好。

他們四個愛懷緬過去,二十年前看第一集看得津津樂道的年輕觀眾,今天都可能有四十了,於是導演Danny Boyle便在這續集安排了不少細節呼應第一集,讓觀眾跟四位「廢佬」一起回想過去,例如在第一集開始時,青頭和薯嘜在街上亡命逃跑,因為他們在書店偷書被發現,而青頭更差點被車撞倒,他僥倖避過之後,卻對著司機得意洋洋地傻笑,似乎不知大禍臨頭,而在第二集開始時,青頭都在跑,但卻在健身室的跑步機上跑步,之後突然不小心倒下,面部表情明顯心事重重,並不像當年差點被車撞還在傻笑;薯嘜也一樣,他路經當年跟青頭逃跑的那段樓梯和斜路,又回想起那些年;第一集開始不久,青頭跟家人在餐桌用餐,父母不斷向他訓話,二十年後的第二集他重臨這老家,同樣的攝影角度拍攝他和父親用餐,但母親的座位卻是一張空凳,因為母親已蒙主恩召;第一集青頭薯嘜色仔巴閉以及後來過身的Tommy,感到生活困擾而到綠草如茵的郊外散心,後來卻演變成吵架,及後再次回到毒品世界逃避生活,第二集青頭、薯嘜和色仔同樣回到那片蘇格蘭最美麗的綠地,目的是拜祭離世的Tommy,但最後青頭和色仔又是吵架收場,及後又是再次回到毒品世界;另外第一集,青頭突然肚痛要被迫走入全蘇格蘭最髒的廁所,卻不小心把塞進肛門的丸仔丟進馬桶,他於是整個人鑽入髒兮兮的馬桶內,並游進奇幻的海底裡尋找丟失的丸仔,第二集他心情煩惱走入夜店廁所,它雖沒有上一集那麼髒,但卻不時讓青頭作嘔,這次再沒有鑽進馬桶裡,因為他早已戒毒,但卻發現,旁邊廁格裡的那名暴躁男,正是二十年前還是好友,但今天卻要殺掉他的巴閉。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迷幻列車2》 T2 Trainspotting

一切都似有改變,但實際又好像沒變,特別是他們的生活形態,雖然青頭已很積極改變,甚至幫助薯嘜戒毒,帶薯嘜上山運動跑步,但無奈最終也無法擺脫那頹廢的生活模式,二十年後仍是失敗者,反觀她的前度女友,當年未夠秤便混進酒吧喝酒的Diane,今天卻是在律師樓上班的大律師,她開口問青頭:「你還有吸海洛英嗎?」

重遇前度女友Diane,雖就在眼前,但卻離自己很遙遠,因為兩者的生活模式及社會地位都是一個天一個地,最後他只可隔著辦公大樓的玻璃窗遠望她,就如回望昔日,但昔日卻不會回來。

沒法擺脫頹廢生活,青頭唯有躲在老家的睡房內,把唱針放在黑膠唱片上,喇叭傳出Underworld 的《Slow Slippy》,就像跟上一集同樣是Underworld的《Born Slippy》呼應那樣,他再度沉醉在二十年前的迷幻世界裡,此時他的睡房空間越拉越長,像變成一列火車一樣,而他則停留在列車的最深處,淹沒在這輛沒有方向的迷幻列車裡。

預告,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