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的渺小的我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蘇俊文

時間:2017年02月28日 10:10

「因為我自己即是自己的阻礙。」這是辛波絲卡詩中的中心思想,她的詩在深刻反省自己的同時,亦帶給我們一個信息:思想、萬物都同時存在著極端的兩面。

正如《渺小》中所言道,繁華帶來環境的破壞、最天真的孩子卻生活在人間的煉獄中,可是多麼混亂的世界卻有美麗的詩,正如黑暗的夜空總有閃閃發亮的星星。表面看來,一切都是多麼的矛盾和淩亂呢⋯⋯在道理至上的世界中卻有違背道理的事實、在井然有序的社會中又存在失控的混沌。但更深一層,這不是自然而言、順理成章的現象嗎,這不是令我們的世界多姿多彩、得以延續的東西嗎?正如水和火一樣,火帶給我們世界的發展,但同時亦需要水的控制,使我們的社會不至於被火所吞噬。那麼,為何辛波絲卡和田馥甄要為這平凡易明的東西而忐忑不安?

《在一顆小星星下》

《在一顆小星星下》

其實在辛波絲卡詩中的前兩句,就有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我為稱之為必然向巧合致歉。倘若有任何誤謬之處,我向必然致歉。」就是說明這一切並非自然而然,而是無數種可能中的巧合。正如詩中所言,人們辛勤的工作換來自己能在清晨五點熟睡、被砍伐的樹木換來自己的一張桌子。自己所擁有的,都是以他人的擁有為代價換取,再經過千萬個巧合,變成自己的擁有。或者,不是他人,而是自己,自己渴望的東西,都要以自己僅有的擁有來換取,正如:「最暴烈的流徒難道為了成就最溫柔的小團圓。」這些亦是田馥甄所忐忑,我們應該感謝世界給予這般美好的巧合,還是對不起地球為成就你我而付出的代價。這是第一個忐忑。

再者,這不是自己所希望。不單是對方不希望的付出,亦是自己不希望的得到。”最簡單的渴望從來不想證明最荒謬的大時代。”自己渴望得到,卻不是希望地球慘烈地付出,更不希望看到地球受傷這個荒謬的結局。這是第二個忐忑。由此,自己的渴望,產生更多的渴望,另一面,造成越多的不希望、失望、乃至絕望。這真是我們原來所渴望的嗎?這個真理,明白了以後真是會快樂嗎?結果不一定。

辛波絲卡就是明白這真理,才感到憂傷、慚愧,那是因為人類的軟弱與渺小。正如詩人所言:「靈魂啊,別譴責我偶爾才保有你。」人類的靈魂,是世上最易迷失的東西。人類「巧合」地得到變幻無窮的七情六慾,亦「必然」地因它們而迷失。具體就與共和時代《數星星》的一句歌詞:「我感到某些事如此的確信,但做著錯誤的事。」也因此,人類很容易受到誘惑,而忘記原本的初衷,甚至萌生無窮無盡的渴望,而導致絕望。所以人真正保有靈魂的時候不多,清醒時想要改變現狀,無奈又發現自己的渺小。正如詩人:「我為自己不能無所不在向萬物致歉。」與歌手:「原來最大的懷疑總有最渺小的自己。」這個令人不想接受的事實,就是第三個忐忑。

最後的忐忑,莫過於面對自己迷失時所犯的錯誤。無論詩人的「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還是歌手的「我該說感謝,再說對不起」。也是表明自己身為人類的一份子,都是迷失的一部分。最後承認自己即是自己的阻礙。

當然,我亦是一個人類,我連改變現狀的力量也沒有,更何況參透他人的心思。或許,我早已在寫評論的時候迷失了,所以,最後我亦要為我的無知評論而向讀者致歉。

 

附:

在一顆小星星底下/辛波斯卡

我為稱之為必然向巧合致歉。
倘若有任何誤謬之處,我向必然致歉。
但願快樂不會因我視其為己有而生氣。
但願死者耐心包容我逐漸衰退的記憶。
我為自己分分秒秒疏漏萬物向時間致歉。
我為將新歡視為初戀向舊愛致歉。
遠方的戰爭啊,原諒我帶花回家。
裂開的傷口啊,原諒我紮到手指。
我為我的小步舞曲唱片向在深淵吶喊的人致歉。
我為清晨五點仍熟睡向在火車站候車的人致歉。
被追獵的希望啊,原諒我不時大笑。
沙漠啊,原諒我未及時送上一匙水。
而你,這些年來未曾改變,始終在同一籠中,
目不轉睛盯望著空中同一定點的獵鷹啊,
原諒我,雖然你已成為標本。
我為桌子的四隻腳向被砍下的樹木致歉。
我為簡短的回答向龐大的問題致歉。
真理啊,不要太留意我。
尊嚴啊,請對我寬大為懷。
存在的奧秘啊,請包容我扯落了你衣裾的縫線。
靈魂啊,別譴責我偶而才保有你。
我為自己不能無所不在向萬物致歉。
我為自己無法成為每個男人和女人向所有的人致歉。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渺小/田馥甄

最繁華的城市為何帶來最寂寞的北極熊
最純潔的孩子如何走過最骯髒的垃圾場
最混亂的回憶永遠讓我想起最專注的一剎那
最醜陋的世界偶然讓我看到最美麗的一首詩
原來最暗的天空總有最閃爍的星星
為喚不回的 為做不到的 為還在活的我和你
原來最大的懷疑總有最渺小的自己
向蝴蝶知更 向肉體靈魂 向芸芸眾生
我該說感謝 還是對不起

最暴烈的流徙難道為了成就最溫柔的小團圓

最簡單的渴望從來不想證明最荒謬的大時代
原來最暗的天空總有最閃爍的星星
為受過傷的 為犯過錯的 為還在活的我和你
原來最大的懷疑總有最渺小的自己
向黃土灰塵 向肉體靈魂 向芸芸眾生
我該說感謝 還是對不起

宇宙洪荒再沈默總有最閃爍的星星
某一天消失 某一天誕生 有一天寬恕我和你
原來最大的懷疑總有最渺小的自己
向恩怨愛恨 向肉體靈魂 向芸芸眾生
我該說感謝 再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