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 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2016 我最喜愛電影之一:《爸不得妳快樂》

戲游花間 / 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7年02月14日 10:10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新年伊始,總愛回顧去年看過甚麼好電影,2016確實看了不少意味深長的好片,當中一部,也是去年最愛電影之一,應算是由德國女導演 Maren Ade 執導的《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故事講述多年前已離婚回復單身的退休鋼琴教師Winfried,因愛犬過世而決定遠赴羅馬尼亞探望在大企業任職高層的女兒 Ines,但碰巧那正是 Ines工作最忙的時候,她正為爭取一家德國石油公司的顧問合約而終日廢寢忘餐。為了陪伴父親,她帶他出席美國領事館舉行的招待會,父親Winfried也漸漸發現女兒為工作弄得疲於奔命且鬱鬱寡歡,但同時間亦深感女兒的生活節奏被自己打亂了,他於是提早結束假期返回德國,就在 Ines 終於鬆一口氣之時,Winfried卻突然在Ines跟兩位好姊妹在餐廳聊天時現身,並帶上假髮假牙以另一個叫「Toni Erdmann」的身份進入Ines的社交圈子內,施展自己最擅長的搞笑幽默,嘗試為女兒鬱悶的生活注入快樂,但怎料卻為她弄來一連串社交災難,更漸漸浮現出兩父女之間的互不理解及嚴重疏離,甚至是對生命、對社會完全兩極的價值觀。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父親Winfried愛搞笑,更愛扮鬼扮馬,在影片開始時,便在速遞員面前一人分飾兩角扮演兩兄弟,當他扮演「弟弟」時,卻用了「Toni」這名字,似乎也預示了,之後他會喬裝成另一個叫「Toni Erdmann」的神秘男人,鑽進女兒的社交圈子內,為女兒帶來「快樂」。幽默感差不多佔據了他整本人生字典,正如他提醒羅馬利亞一名村民不要丟失幽默感,因為他認為幽默感正是人生快樂的泉源。身為德國人的Winfried,似乎和德國國民一向嚴肅的形象大相逕庭,或者,他覺得德國人太不快樂了,他要不停輸出幽默感,去對抗整個國家的嚴肅氣氛,但國家太強改變不了,於是嘗試改變自己的家人。

然而女兒 Ines 卻是很典型的德國嚴肅女性,她深信嚴肅才能令工作做得妥善,嚴肅才能使社會得以進步,然而長期處在嚴肅狀態之下,當下班後應該要放鬆時,面部肌肉仍然崩得很緊,表情仍是黑口黑面,因為那工作壓力仍舊在腦中迴盪,她要減壓,於是跟同一部門工作的男友幽會時,便要求對方跟她進行某類有些匪夷所思的性行為,又或跟伙伴們吸可卡因,但始終快樂都和她相距甚遠。

帶著幽默感闖進女兒社交圈子的Winfried,也無意中揭破了資本主義社會的虛偽,人們為了生存、為了自我保護、為了獲得大客戶的一紙合約,整天都要戴著假面具去迎合他人,既然社會需要虛假的面具,那麼Winfried就乾脆戴上 Toni Erdmann 的面具再次闖入 Ines 的社交圈子內,並跟女兒社交圈內的人說自己是顧問、人生教練,甚至吹噓說自己是德國領事,其實女兒周邊的人都知他在吹水,但卻不踢爆他,甚至迎合他,你可以說他們十分虛偽,但也有可能,他們其實看得出這位「德國領事」、「人生教練」心底裡十分寂寞,想找人聊天開開玩笑,於是就順應他吧。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 劇照

Ines的鬱鬱寡歡,多多少少也來自那虛假的面具,因為工作,她要長期戴著那面具,面具蓋著她的口和鼻,令她透不過氣來,她終於決定把它除下,就在她的生日派對開始前,她本打算換掉身上那套高貴隆重但卻超緊身的連身裙時,門鈴突然響起,參加派對的朋友到了,這時脫到一半的連身裙剛好不上不落,她想穿回但又因太緊身卡住了,於是乾脆把連身裙脫掉,全裸走到門前開門迎接來賓,並即時把生日會改成裸體派對。把帶有上流社會色彩的連身裙棄掉,象徵撕破面具,之後全裸示人,更要求參加派對的同事和朋友都要全裸,代表不想再這樣虛偽下去,要坦蕩蕩以真面目迎抗那虛偽的商業社會,這場戲也正把整部電影的劇力推到最項點!這還不只,接著父親Winfried又突然以另一扮相前來祝賀她…..好了!夠啦!已劇透很多了!

父親努力地把幽默感灌入女兒的生活裡,嘗試去改變她,就如他們兩父女在朋友家中造彩蛋,Ines要走,但卻被父親捉著唱歌,父親在鋼琴前奏起Whitney Houston的<Greatest Love of All>…..

I believe the children are our future
Teach them well and let them lead the way
Show them all the beauty they possess inside….”

就如歌詞一樣,父母悉心栽培兒女,希望下一代有幸福快樂美好的將來,然而Winfried卻似乎在不適當的時候用了不適當的方法,令女兒受不了,Ines唱完歌後,便一言不發走了,也許她也受不了接下來的歌詞內容,因為那歌詞讓她想起身旁正在彈琴伴奏的父親,以及潛在心底裡的孤獨…..

“Everybody’s searching for a hero
People need someone to look up to
I never found anyone who fulfilled my needs
A lonely place to be
And so I learned to depend on me….”

年幼時,兒女都視父親為英雄,然而當Ines長大後,卻發現父親很hea,只懂搞笑又沒有人生目標,至於身邊人,包括她的親蜜男友,都不夠她強,於是在面對人生所有甜酸苦辣都得靠自己,但女強人其實不易做,強作堅強,每天要擺著嚴肅面孔,換來的就是內心空虛孤獨。

Winfried 戴上假髮及喜感十足的假牙,喬裝成 Toni Erdmann,全力以自己最擅長的幽默感來改變圍繞著Ines那嚴肅無趣的社交圈子,但他確實不明白,隨著歐洲也受到全球化影響,市場競爭對手已不單是來自國內,而是來自全球,每個人的工作壓力都增大了很多,他跟羅馬利亞某村民說的那句「不要丟失幽默感」其實真的不容易。

工作壓力很大的Ines不快樂,那麼喜感十足的Winfried,應該很快樂吧?但其實,擅長搞笑的人,不一定是快樂人,正如隱藏在很多喜劇裡面的,正是悲劇。就如這部電影,雖有不少逗笑場面,某些電影推介網站更把這部片分類為「comedy」(喜劇),但看深一層,它應該是一部悲劇。但慶幸這悲劇到終結時給了觀眾一個希望,那希望就是源自Ines拿起父親戴的那副搞笑假牙…..好了!不要再劇透了!

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