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為被拐賣孩子尋找回家的路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文燁

時間:2017年02月7日 12:12

最近除了回醫院治療外,最多都是在家寫稿、出外拍攝資料圖片,再來就是上網收看內地央視的公益節目「等著我」。顧名思義,這個節目是以內地尋親網站「寶貝回家」為基礎,協助小時候被人販子在家鄉拐騙後,賣到另一個省份當人家養子女的人士,尋回親人的平台。當然偶然會有長者尋找初戀情人、恩人或知青尋找老朋友的個案,不過大多數以年輕人尋找回家的路居多。

所謂腎腎地生活嘛……若光說治療、打針或心理之類的事又好像不太妥當,寫了廿多都近三十篇了,到現在我才開竅:既然我的生命需要依賴血液透析,那麼這個治療行為已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除了這個部分外,我的生活還需要其他部分組成,故此「腎腎地生活」當然也包括平日我對各種人和事的所見所聞和感受。

說回「等著我」這個節目,一開始純粹在網上視頻誤打誤撞看到,點進去看了一集節目,弄清是什麼回事又哭得一塌糊塗後,內心難免產生「是否事實」的想法。要知道近十幾年來,內地不論衣、食、住、行樣樣做假,不同時代有著各類的假品牌、假奶粉、假食物、豆腐渣工程等等,來迎合人們生活上不同需求。就連一部四輪私家車,據說只要登入內地網上購物平台,買齊所有零件外殼,自組一部私家車的夢不再遙不可及!一句到尾,全部山寨貨基本是毫無良心地為賺錢而來,聽著有點毛骨悚然。我常覺得懂製作這些「累人累物」黑心食物用品的人,照理是聰明的,如果他們能將製作這些東西的智慧,應用到正途上,應該對社會發展有極大貢獻,遺憾他們沒有這樣做,甚至明知是錯,仍然為賺錢而不斷害人,所以這十年我很少回內地,接受血液透析後更是一年回不到五次。

抱著質疑心態看這個節目時,我亦想起小時候的事,當時是八十年代中,學校經常在學生手冊裡放入一些紙條,提醒家長一定要親自到學校接走自己的小朋友,聞說當時出現了從內地偷渡來澳的「拐子佬」、「拐子婆」,將孩子偷到手後送回內地販賣(忘了運送方式)。有說是賣給人家當孩子,有說將孩子砍手砍腳,或毀容後丟到街上當乞丐,幫助背後操控的人討生活。當時家長們人心惶惶,到上小學了才沒有下文。因此印象中那個年代有人拐帶孩子是曾發生過的,當我看這個節目時,又讓我想起那段惶恐的日子。

每名求助者背後都有不願再提起的痛苦往事,尋到至親一刻喜極而泣。

每名求助者背後都有不願再提起的痛苦往事,尋到至親一刻喜極而泣。

多看幾集後,每一次我都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收場,聽著那些當事人,訴說著幾歲大就被一些陌生的,或本來是父母同事的叔叔、阿姨用玩具、各種理由藉口騙走後,再賣到其他省份當人家的養子女。而且本來的家庭已非富裕,結果拐賣後到的新家庭更窮,沒有被善待又沒有上學讀書,這些年輕人在現場對主持人哭訴拐賣前後的狀況時,他們的傷心和悲悽,以及和家人團聚時的喜極而泣當然很催淚,總覺得很難裝出來!何況部分協助尋人的「寶貝回家」義工,就是之前靠著網站幫助而找回失散的兄弟姊妹,然後再加入義工行列,協助其他孩子尋找回家的路,所以最終我選擇相信這個平台。

前前後後看了一個多星期,雖說同樣是尋親,但每個求助者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如他們在成長過程中遭受到的不疼惜、不公平和被虐打,在成長時期是一段令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回憶,明顯多年來過的是非人生活。如節目裡的公安機構代表及網站負責人所言,這些拐騙行為,不論是買賣雙方都需要強烈譴責!兒孫自有兒孫福,即使家中沒有男丁,亦不可以藉金錢交易來剝奪其他家庭擁有孩子的權利。用金錢買回來的孩子,也不會對新家有感情,到後來孩子們的命運只有兩種:一是長大後靠自己的能力,離開養父母尋親;其次是待了一段長時間後,用各種方法逃走,寧可到處行乞、邊拾荒邊尋家都不願回去。

這就說明,用金錢買下拐騙得來的孩子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做法,並且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其他家庭的痛苦之上,這又何必呢?那些孩子被拐走的家庭,父母在尋回自己的子女前,所有時間都活在悲痛中,或是兄長、姐姐因當年帶著弟妹出外玩耍,然後將丟失的責任扛在自己身上,一輩子活在自責中。部分原本幾代同堂的家庭,因孫子被拐走找不到,導致家中長者受不了刺激而在短時間內先後離世,大好家庭一下子就散了。

農曆新春期間,希望所有在外尋家的寶貝們,早日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回家道路;同時也希望多年來努力不懈地尋找寶貝的家庭,找到最愛的親人返回家鄉,一家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