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以活化之名新聞事件荔枝碗舊船廠發展及保育論盡紙本
「關鍵是民衆記憶,正是那些無權無勢的人,那些沒有權利編寫自己歷史的人們,他們同樣掌握紀錄歷史、回憶歷史、經歷和利用歷史的方法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船廠:望參與荔枝碗發展

#046 以活化之名新聞事件荔枝碗舊船廠發展及保育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2月3日 10:10

對於荔枝碗的將來發展,船廠代表黃業成(左)及談錦全均表示不清楚。

對於荔枝碗的將來發展,船廠代表黃業成(左)及談錦全均表示不清楚。

荔枝碗船廠自去年4月出現爆柱事件後,政府一直圍封。海事局曾表示已清除鬆脫部件,局方亦會作日常巡查跟進處理。有船廠代表表示,政府已不續發水位紙,即要搬離船廠。船廠代表表示,除不捨幾十年在荔枝碗的造船點滴,政府會如何處理這佔地五萬平方米的土地亦相當關注。有部分船廠廠主表示,希望可參與荔枝碗發展,願與政府配合,但政府一直「冇聲冇氣」。

荔枝碗佔地約五萬平方米。自造船業式微,加上日久失修,不少人皆關注荔枝碗何去何從。有本地資深地產界人士認為,荔枝碗屬灘塗,商業價值不大,較適合作休憩文化用途;而參考旁邊區域限高及地理條件,有規劃師認為荔枝碗難作大規模發展;同時亦有分析指,荔枝碗即使現時是灘塗,亦可透過批示改用途,價值就不可同日而語;據指亦有測量師在賭收高企時曾粗略估算,若聯同路環一帶的豪宅及各項發展配套該地可值200億,眾說紛紜。

談錦全持續回荔枝碗做船模型。

談錦全持續回荔枝碗做船模型。

對於荔枝碗的將來發展,船廠代表黃業成及談錦全均表示不清楚。黃批評,政府當初封廠時「問都唔問我哋」,認為政府如可持開放態度,大家可以提出不少方案。談亦表示,過去曾嘗試與政府商討可否讓荔枝碗轉型,但礙於該地的土地用途只限「造船」,所以船廠也只能繼續「造船」,隨行業式微,近年來荔枝碗都沒有訂單,船廠亦欠缺資金維修;而水位紙逐年簽發,船廠亦擔心投入大量資源大規模維修後,翌年不獲續發水位紙,血本無歸,於是荔枝碗一直被丟空,船廠結構情況日差。他又指,過去曾經向政府查詢,但一直沒得到確切回覆:「我們問過他想在這裏有甚麼計劃?我們可以配合發展,如做文創,有甚麼我們可以做的,我們都可以配合你做。最緊要我哋可以參與,但他沒聲沒氣。」

而對於政府的態度,二人均表示無力感甚重。「佢不會讓你們啲人作主的,有咩佢作主。」談生擔心,如再不把澳門的漁港、造船工藝保存下去,澳門造船的幾百年歷史便會告一段落,慢慢消失,日後再難重現。「唔好等冇曬野先話係古物。而家有既野點解你唔去做?如正式打造成造船遺址,最好而家有曬野喺度,想做咩執返正,唔洗搵咁多野。點解有曬野,你唔係將呢度整返好?你有冇心做?」

談錦全認為,政府常說保育荔枝碗,但一直沒與船廠溝通。「最叻搵專家打造為乜乜乜,少少都未同船商會傾過,冇去同船廠諮詢了解。我地喺呢行,你去同我地傾下,資訊都多啲啦。我哋想點呀?我哋想點都冇用啦?「政府常說歷史文化保育乜乜乜,口號成日講,點去做?我就唔知佢點去做。」

兩位造船業老行尊均擔心荔枝碗若建成其他地產項目會喪失其文化特色。

兩位造船業老行尊均擔心荔枝碗若建成其他地產項目會喪失其文化特色。

他坦言,擔心荔枝碗若建成其他地產項目會喪失其文化特色。黃業成亦認為,政府沒誠意與船廠商量。「政府根本得個講字,根本冇心跟船廠傾點樣保留船廠,點樣保留文物,根本冇心跟你傾。佢用意係塊地,收返黎唔俾你發展。」最後又無奈道:「我地諗都唔好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