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以活化之名論盡紙本
「關鍵是民衆記憶,正是那些無權無勢的人,那些沒有權利編寫自己歷史的人們,他們同樣掌握紀錄歷史、回憶歷史、經歷和利用歷史的方法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外牆主義不合時宜 呂澤強︰文物大改造易失原有價值

#046 以活化之名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2月3日 11:11

澳門近年不少歷史建築的保育議題都引起社會極大迴響,然而,政府的保育措施不是「異地保留」,就是原地只保留外立面,內部大改造。這種徒具外殼,而抹殺了原有的特色和氛圍的保育政策,往往被稱為「外牆主義」。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表示,隨著文物保護的概念不斷進步,歐洲基本上已經棄用這種保護措施,澳門亦應該與時並進。他說︰「保留外立面,是可以保留城市記憶,但問題在於歷史建築物能夠反映當時人們的生活、想法、制度等等都不在於建築物的外部,而體現在裡面的空間間隔。」

呂澤強舉例,中國古代宮殿建築內部是對稱分佈,大體上有前後兩部分,一牆之隔,稱之為「前朝後寢」。所謂「前朝」,即為帝王上朝治政的地方。而「後寢」是指,即帝王與後妃們生活居住的地方。呂澤強說︰「如果只保留外牆,內部全部進行大改造,那麽這個建築物還有什麼意義呢?因為根本已經無法反映真實的一面。」

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

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

社文司計劃拆卸約三至四成的舊初級法院,用作改建成新中央圖書館,當中會保留外立面、內部走廊、樓梯等。由於南灣舊法院是法定文物,而且有關計劃已經擱置十年,政府突然匆忙去馬,被質疑不合事宜,選址爭議的聲浪非常大。呂澤強表示,南灣舊法院是唯一一個能夠代表澳門回歸前的司法制度的建築物,不應該過於簡單地處理。他認為,舊法院的主庭需維持其貌。

「就算日後改成新中央圖書館的時候,有什麼可以俾人哋睇,點樣先可以話俾人知這裡以前是舊法院呢?唔係話寫住舊法院就係舊法院架嘛。」呂澤強指出,南灣舊法院是文物建築,有具文化價值的環境,可以用作澳門資料館,甚或是關於法律專業的圖書室,因為舊法院以往都有專門供法官使用的圖書室。

新中圖計劃備受爭議,然而,當局仍然向社會硬銷官方方案。呂澤強指,文化局一直都好希望澳門有一個新的中央圖書館,但奈何當局可以使用的空間有限,當一有空間可以使用,就盡量先做。「好似現時的中央圖書館一樣,因為只有呢個空間,所以就做住先。」然而,圖書館的書籍、資料會不斷增加,需要有巨大的空間,在正常情況下,興建中央圖書館的選址需要有擴展和增建的可能。「如果無俾佢擴大的可能,其實係唔合理的。」

呂澤強又舉例,可以在新填海區規劃好一塊足夠大的土地用作興建新中央圖書館,但未必一次過用盡所有土地,可先留三分一的土地先用作草坪或廣場。「其中三分之二的土地係足夠未來10至20年使用,未來20年後地方不夠的話,就可以再將剩下三分之一土地用作擴建中央圖書館。但現時在南灣舊法院要改做新中央圖書館,要成為澳門最大最宏偉書籍功能最齊全的圖書館,乜都要有,但問題係空間有無咁大啊?未來20年後唔夠用,咁跟住點呢?咁咪又要搵另一塊地方囉,但已經破壞了舊的建築。」他認為,政府在規劃和遠見上都缺乏足夠的考慮,新中圖計劃前期研究都不夠深入,「可能諗到一個政策或政績,要做呢樣嘢就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