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6 開放外勞誰做主?每週專題
本澳應否輸入外勞職業司機這個議題,由去年底開始又再成為社會熱烈討論的議題,甚至連中聯辦也參上一腳,讓有關議題持續升溫。「外勞是補充本地勞動力不足」是澳門一直以來的政策,然而,現實卻是不少工種已出現「本地人是補充外勞不足」的情況。澳門現時外勞人口差不多佔總勞動人口之一半,本地員工就業條件不能提升,基層市民無法分享經濟成果,這是普遍市民對外勞泛濫極為不滿的原因之一。在談擴寬外勞缺口之前,政府要做的應是解決基層市民無法分享經濟成果的問題,否則一切只會令民怨沸騰,如同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湯澤森所說的,若果打破底線,社會就不會和諧。

輸入外僱職業司機要開放讓步? 蘇嘉豪批中聯辦︰罔顧事實 說三道四

2017-01-06 開放外勞誰做主?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7年01月3日 21:21

nik_3475_%e5%89%af%e6%9c%ac

中聯辦副主任姚堅早前回答應否輸入職業司機時稱,為了澳門的未來,必須做出適當的開放。有關言論引起社會不少迴響。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批評姚堅的言論是「罔顧事實,說三道四」。他說,澳門的外勞人口已經非常多,所謂不開放讓步就沒有未來的講法,不符合澳門現實。而且外勞政策完全是澳門內部事務,按《基本法》規定,除了防務、外交、主要官員的任免等事務之外,內地的部門無權管理澳門的其他事務。「如果客氣啲講,就係中聯辦今次講多咗。中聯辦今次做了一個很壞的例子,就是將過去一直在枱底做緊的事枱面化,如果繼續落去,根本就係同一國兩制唱反調。」

《基本法》第22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澳門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然而,蘇嘉豪指出,中聯辦一直以來在澳門的影響力都是無孔不入,各大社團、同鄉會、校友會都要紛紛去「覲見」中聯辦。「中聯辦不斷參與澳門的社團活動,藉著深入民間了解澳門社情民意之名,實際上是不斷在澳門植根自己的影響力,這對《基本法》以及一國兩制的傷害都很大。」

蘇嘉豪又批評特區政府不斷放棄《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對於涉及中央權力的一些政策上,作為特首有責任去討價還價,而非只能照單全收,全無話語權。例如,澳門承載力爆燈的問題,澳門政府在移民政策、自由行政策上應該要和內地協商,而非全部都只能被動接受。然而,現時從政府到民間已經潛移默化習慣了這一套,其實這是在侵蝕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

蘇嘉豪認為,現時澳門和中央的關係,甚至比一般單一國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關係更矮化。「這不是殖民地才會出現的情況嗎?宗主國的政府和殖民地政府才會是這樣的關係。」
然而,特區政府卻不斷放

「上年澳門遞交了一個博彩業發展的報告畀中央,其實呢權嘢係自我放棄基本法賦予澳門高度自治權,根本無必要亦無責任將報告畀中央。」

「呢個問題講咗,下次係咪又要講下交通控車的問題呢?這個行為性質才是關鍵的問題。」

例如自由行政策,澳門有權拒絕,但澳門已經不斷放棄高度自治權,中聯辦的角色的言論在澳門產生巨大影響力,而且中聯辦在澳門是無孔不入的,對各大社團、同鄉會、校友會等等,都紛紛去覲見中聯辦,中聯辦不斷參與澳門的社團活動,藉著深入民間了解澳門社情民意之名,實際上是不斷將自己的影響力在澳門植根,這對基本法以及一國兩制的傷害很大。

例如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有角力,地方政府可以否決中央政府的一些決定,這是單一國的中央和地方的關係。

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如一般單一國的中央政府的和地方政府的關係更加矮化,這不是殖民地才會出現的情況嗎?宗主國的政府和殖民地政府才會是這樣的關係。

如果要擁護基本法,根據第22條,要堅決反對。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澳門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傳媒當日問就是外勞司機的問題,姚堅當日就針對這個問題去答。

澳門人的外勞人口以及外勞額已經相當多,沒有未來的講法,不符合澳門現實,亦不了解澳門實際情況,而粗疏地發表有關言論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除了防務、外交、主要官員的任免,以及全國性的法律在澳門實施等等,除了這些之外,內地的部分無權管理澳門的其他事務。澳門勞工政策或者外勞政策都不屬中聯辦能夠管轄的範疇,澳門政府係有全權決定是否輸入外勞,或者輸入幾多?根本不需要徵得中央同意。

「如果客氣啲講,就係中聯辦今次講多咗。」中聯辦今次係一個壞的例子,將過去一直在枱底做緊的事,將其枱面化。這些例子繼續落去,根本就係同一個兩制唱反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