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錢往哪裡去 / 論盡紙本
一頓暨大校友會晚宴,71萬╱政府辦公室11年租金,40億╱廁紙筒,3千╱賽車博物館,3億╱離島醫院已耗資十億,落成無期╱傳染病大樓預算,無法回應╱輕軌造價,天文數字…… 政府年度預算每每過千億,而明年支出更高達957億,當中包括人員薪酬、租金、資助、工程、各基金撥款等等。白花花的銀子如流水般付出了,但公共工程超支、超時、爛尾等問題幾乎成為了澳門的「必然」。究竟,澳門人的錢花到哪去了﹖我們知道嗎﹖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 親抓新《預算綱要法》法案 議會一哥︰制衡監督權一定要歸還立法會

#044 錢往哪裡去 /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12月19日 15:15

政府預計明年收入減少3億元,但總開支卻增加逾100億,高達957億元。然而,廉署和審計署的眾多報告都揭露政府對公帑開支存在任意、混亂及浪費等問題,法制落後,監管缺失更成為貪污腐敗、權力尋租大開方便之門。一年近千億的預算開支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這已成為公帑高度關注的議題。市民寄望正在立法會審議的新《預算綱要法》法案,能夠真正體現「陽光政府」的施政理念,讓公眾以及立法會有效監督政府財政運作。

 

回歸正軌 立法會要有監督政府財政的權力

然而,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接受《論盡》專訪時坦言,政府今次提交的新《預算綱要法》法案不理想,甚至比舊版更「綱要」,條文由原來的43條「縮水」到只剩下31條。新法案無法體現《基本法》第72條第2款所賦予立法會對政府財政監督的權力。「政府不可以剝奪立法會監督的權力,這正是落實基本法。不要讓市民對政府有誤解,政府花錢亂咁黎,只要講得清楚,錢從哪裡來,錢到哪裡去,市民都會放心。」他說,澳門雖然實行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立法會一定會配合,政府提交法案後,立法會一定會幫政府修改和表決,但不代表立法會就因此放棄監督和制衡的權力,「制衡和監督權一定係要俾返立法會。」

本身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賀一誠,曾參與《中國預算法》的修訂工作,以及每年審議中國十三億人口的預算開支,對於政府的財政監督有豐富的經驗。就澳門今次修訂《預算綱要法》,他直言會親自去抓,法案需要「大修」,一定要遵守《基本法》,落實立法會對政府財政審核監督的權力。

立法會主席賀一誠說,立法會配合政府,不代表要放棄監督和制衡的權力。

立法會主席賀一誠說,立法會配合政府,不代表要放棄監督和制衡的權力。

 

約束政府是要減低 部分人的邪念

他說︰「越是加強對政府的約束,政府應該就越好做。」立法會監督的角色就像看門狗一樣,「我(立法會)吠得多,你(政府)的警惕性就會高,官員就會少犯錯誤。培養官員好辛苦,唔係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如果放縱官員去犯錯誤,最多咪捉去坐監,但社會就失去了一個人才。所以,平時警惕性高的話,將人才用在可用之處,就唔會出咁多問題。」

賀一誠認為,澳門被揭貪污腐敗的官員都是「叻人」,如果警惕性高就不會出現那麽多的問題。

「不要讓他們犯錯,這是最重要的問題。我們的約束並非要挑剔什麼,而是希望減低部分人的邪念,有人管和無人管是兩回事。就像學生讀書一樣,有老師管與無老師管,所教出的學生是不一樣的,我希望做到這一點。」

立法會全體大會審議《預算綱要法》草案。

立法會全體大會審議《預算綱要法》草案。

 

新《預算綱要法》法案無約束力比內地落後

2013年10月第五屆立法會任期開始,賀一誠甫上任立法會主席之後,就一直敦促政府要制訂一套完整的「預算法」,而非「預算綱要法」。然而,今屆立法會會期只剩下不到一年時間,連這屬框架性的《預算綱要法》都還未完成審議。「我成日同政府講,澳門咁大的開支,整返個預算法啦,但點都拗唔掂,係都要寫『綱要』,因為『綱要』就無頭無尾,不需要有問責亦不需要有處罰。」

他指出,內地預算法第一章總則的第一條就開宗明義︰「為了規範政府收支行為,強化預算約束,加強對預算的管理和監督,建立健全全面規範、公開透明的預算制度,保障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根據憲法,制定本法。」並具體規定個人的經濟、行政責任、刑事等懲處政策。然而,澳門的《預算綱要法》並沒有罰則,亦體現不到法律對政府預算的約束以及監督能力,連法案標的亦只是將舊的法案搬字過紙。「坦白講,這法案只是講如何編制預算的表格,預算如何分類等等的指引形式,並不是正式的預算法,沒有處罰機制來講,就不是一個法律。所以佢都好叻,永遠都唔肯改『綱要』兩個字,因為預算法就不是這樣,要有問責制度。」

賀一誠介紹,內地採用「全口徑預算」的財政預算管理的模式。亦即是把政府所有收支全部納入統一管理,不存在游離於預算外的政府收支,是將所有類型的財政資金收支都納入統一管理體系的制度框架。具體分為四大部分︰一般公共預算、政府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最重要的是要人民知道︰「錢從到哪裡來,錢到哪裡去。」然而,澳門政府制訂的預算案則只分為三個部分,即一般綜合預算、特定機構預算、以及PIDDA(投資與發展開支計劃)預算,但由於缺乏透明度,小金庫太多,有很多漏洞,很多動用公帑的開支是無法從預算案中反映。

賀一誠介紹,中國採用全口徑預算,最重要是要交代清楚︰「錢從哪裡來,錢到哪兒去」。

賀一誠介紹,中國採用全口徑預算,最重要是要交代清楚︰「錢從哪裡來,錢到哪兒去」。

 

共用開支多鬼祟數 特區資本公司要有獨立帳目

尤其在第十二章「共用開支」,明年這部分的預算開支高達約217.5億元,差不多佔總開支的兩成,當中包括現金分享計劃、醫療券、其他津貼等等,而政府租用私人物業作辦公場所的租金亦在這一章內。賀一誠認為,這會影響日後的績效評估,「開支都唔知係邊啲部門用?邊啲部門用最多?(辦公室)人均面積係幾多?租金使用合唔合理?全部放在12章中,這些問題就乜都睇唔到。」因此,政府租金這部分的開支必須放回部門的開支預算內。

另外,第十二章還包括一間由政府全資的「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到目前為止,政府已經注資29.97億,明年政府又再加碼40多億,前後合共投資了70多億元。但這個間公司實際上的運作情況是如何,有什麼業務以往竟然無人知道。因此,賀一誠認為,澳門今後的預算需要增加多一個版塊,用來反映上述特區資本經營的項目。

早前立法會一般性討論及表決明年度財政預算案時,有議員建議,政府應從超額儲備中撥款注入這些政府出資的公司較放在年度預算合適。賀一誠說︰「那日(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回應說,內地同澳門現時做帳的方式是一樣,我當時沒有反駁他,內地是分四個版塊,你(梁維特)唔好聽下邊啲人同你咁講,你就照收貨先得架。佢話現金收付制度一定係咁開支。邊有咁開支?開支是開支,投資是投資!以前政府得一兩間公司,但現在有咁多公司就應該要組織好帳目,應該要清晰的預算開支提交議會審核監督。否則,今日攞100億,明日又攞100億,我哋點知道咩事?」

賀一誠強調,中國的地方國有資本經營項目有嚴格規定,每年需要上繳固定的資本金,賺得的利潤再另行計算,「好似股息咁樣,一定要俾返。」他說,雖然現時澳門政府的全資公司都未有錢賺,但不論盈虧,都要將所有政府投資的企業,成立一個「特區資本帳目」才能統一管理。「例如澳投公司,攞咗40億,應該要有可行性報告,投資項目係乜,都要同議會講聲。若認為投資有利潤,對澳門有好處,那就正式向財政儲備申請撥款,注資入這間公司,每年都要有進度報告,虧損無所謂,但要有個說法,錢從哪裡來,錢到哪裡去,一定要全口徑。」

 

基金會行政費用過多 浪費是最大的犯罪

另外,不計澳門基金會,澳門政府有近20個基金,明年的開支要100多億。賀一誠說,政府成立一個基金所用的撥款,實際只有約五至六成是用到資助項目上,其他都花費在行政經費上。「整一個基金又要成立一個班底,有班底之後,又要租寫字樓,又裝修,又整嘢,計埋落去,『冧心數』就好大。現時所有基金都無監管,只有一條總數收支。」賀一誠指出,政府眾多基金的行政費用如此高,應該要有評估,否則就是浪費公帑。「浪費是最大的犯罪,並非公帑沒有進自己口袋就無犯罪,你浪費公帑都是犯罪。」

澳門基金會一直被社會批評是「黑箱小金庫」,每年可動的公帑高達數十億元,雖然坐擁巨資,但從來不需要到立法會交代。今年「暨大一億」事件,更引發全城震怒,多個團體發起遊行,要求被指涉利益輸送的特首崔世安回水兼下台,澳門基金會必須改革資助制度。

賀一誠指出,澳門基金會屬於8個特定機構,財政獨立,滾儲金額亦無須交代,但澳門基金會與社保基金、退休基金、金管局等機構的性質不同,應該和其他基金一樣,「錢從哪裡來」,要向立法會提交獨立預算。「每個基金會都要有交代滾存數,政府都要儲備的滾存,特首每年都有交待財政儲備是多少,點解其他那些不需要交代滾存呢?」

賀一誠說,澳基會最近一年半的滾存金額都無法查到,但他估計現時約有300億元,而明年的預算開支又要29.9億元。賀一誠說︰「29.9億並非小數目,雖然有向立法會交代總數,但這29.9億裡面,都資助了些什麼項目應該要向立法會交待,起碼項目比例都要俾我睇下,但現在乜都無,議會乜都睇唔到。這些事是政府應該要交待,唔係話將資料上咗網就完成任務。」

澳門基金會一直被社會批評是「黑箱小金庫」,但從來不需要到立法會交代。今年「暨大一億」事件,更引發全城震怒,多個團體發起遊行,

澳門基金會一直被社會批評是「黑箱小金庫」,但從來不需要到立法會交代。今年「暨大一億」事件,更引發全城震怒,多個團體發起遊行,

 

漏水滲水日日講 議會「一哥」︰議員首要工作是跟進政府開支

今屆立法會已經到了最後一個會期,賀一誠說,現時30多名議員對於審議政府預算案的能力已經有明顯的進步,開始懂得關注到帳面數字的問題。例如人員開支從2010年的90多億元,迅速飆升到2017年的預算要200多億等等,這些數字以往根本無人提,但垷時各名議員都開始熟識財政跟進。「我經常說,一個議員行出去,人哋問你政府開支係幾多?如果個口開住得個窿就好慘架啦!呢條數一定要背得出黎,呢個係對議員的基本要求,唔可以什麼都不知。」

「議員最能為澳門做的是什麽?並不是日日講漏水、滲水的問題,應該要睇實大的金額,才能監督政府的透明度以及開支是否合理。議員一定要明白,只要提出為什麼都可以,政府有職權要解答議員提出的問題,有些事情就會查出問題在哪裡,這是我最終的希望。」賀一誠表示,將一些問題指出後,政府官員都會跟進改善,例如2016年社會司長譚俊榮的辦公室開支高達1.88億,比其餘四司的開支總和還要高,引起社會嘩然。賀一誠說︰「譚俊榮被人罵一罵,四個司的辦公室開支加埋都唔夠佢多,所以,明年的預算就減咗幾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