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錢往哪裡去論盡紙本
一頓暨大校友會晚宴,71萬╱政府辦公室11年租金,40億╱廁紙筒,3千╱賽車博物館,3億╱離島醫院已耗資十億,落成無期╱傳染病大樓預算,無法回應╱輕軌造價,天文數字…… 政府年度預算每每過千億,而明年支出更高達957億,當中包括人員薪酬、租金、資助、工程、各基金撥款等等。白花花的銀子如流水般付出了,但公共工程超支、超時、爛尾等問題幾乎成為了澳門的「必然」。究竟,澳門人的錢花到哪去了﹖我們知道嗎﹖   -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不安現狀 狄修女:Blossom where you are?

#044 錢往哪裡去論盡紙本

文:路家

時間:2016年12月19日 15:15

眼前的狄修女走出廚房,身上還掛着圍裙,然後引領我到偏廳。突然她像想起甚麼,轉身道:「給你倒杯水吧!」只見那雙滿是皺紋的手微微發抖,緩緩地把溫水送到我手上。我雙手接過,再定睛細看這位年近八十的老修女──她的眼神在笑。

狄素珊修女(Sister Juliana Devoy)。

狄素珊修女(Sister Juliana Devoy)。

 

跳出美國 活躍亞洲服務

狄素珊修女(Sister Juliana Devoy)在美國出生,自小就希望成為修女,1954年高中畢業後加入洛杉機善牧會,並於大學修讀社會工作及社會學。1963年遠赴香港,開始有關未成年少女的工作,並開始了之後長達50餘年以港澳為家的生活。「自小就想去中國,但我們雖是國際性修會,卻不是每個人都會被派遣到外地。我要求,修女卻說:Blossom where you are!(引自《聖經》格林多前書7章20節:每個人在蒙召時怎樣,就應當保持怎樣。),我覺得沒得到一些鼓勵。在法國時也跟總會長說:『我真的很想去中國』,她答:你再慢慢看看吧,也不是鼓勵甚麼的。」

「然後有一日我在房間跟天主說:『OK,如這不是你的意願,我也接受。』誰知當日就有修女跟我說要出去打針,因為我要準備去香港了。因為當時我們不能去大陸,雖然善牧會修女1933年就到上海了,但後來大革命要離開,所以說去了香港。」

狄修女仍清楚記得,六十年代的香港人際關係簡單,人情味厚,社會工作卻才剛起步,即便港英政府內擁有社工學歷的人亦不多,故香港政府積極支持人員進修相關科系。「我回美國唸碩士不需要他們資助,因為我另有獎學金,但他們也給我來回機票,所以即使我不是做政府工,當時大家也是很想提升學歷做服務。」她憶述,那時不是政府「話曬事」,她們會給政府意見,亦正因為一切剛剛起步,嘗試及發揮的空間甚大。「我們團體會想一些事來做,例如以前都沒評核檢討,於是我們會跟其他機構互相拜訪,也有做類似青少年及兒童院舍守則等,都是很好的經驗。」

2015年家暴法立法關注聯席一行12人受邀出席立法會一常會會議。

2015年家暴法立法關注聯席一行12人受邀出席立法會一常會會議。

 

參考外地 為姊妺設庇護中心

「大約是1967年第一次經過韓國,1973年開始不時去,那時跟現在相差很遠,當時女人要跟在男人後面,不會並着一起走。」在香港期間,狄修女亦曾擔任修會省長,負責韓國、緬甸、泰國等地區的服務。狄修女曾於受訪時表示,社會上的問題其實都會從婦女身上顯示:「為何有未婚媽媽﹖為何有婦女受暴力對待﹖為何有婦女被買賣?為甚麼社會有這些問題﹖其實全世界背後共通的問題,是男女不平等,所以婦女受鄙視或貶低。」善牧會的世界性網絡,亦讓狄修女於1990年轉到澳門開展服務時,有更多的想像。「來到澳門時,我本來的構思是像菲律賓那樣做Friendship House,收留有困難的婦女,加上美國紐約的社會工作開始有收容院舍,讓有需要的人可尋求幫助,所以那時我就想結合兩者,開設這樣的服務。」

「但我覺得不需要做研究看有沒有需要,因為我知道全世界都有這些需要。全世界只要是婦女受歧視的地方,對這都有不同程度的需要。」

她形容,澳門的情況相較不少地區,如印度等,婦女的權利較得到保障,但家暴的情況一直存在。澳門善牧會一方面積極提升大眾有關婦女權益的意識,同時幫助有需要的婦女。當中包括家庭暴力、丈夫變心、抛妻棄子、自殺、失蹤、被追債等等,除中國藉的婦女,也有很多其他,如東南亞甚至南美的婦女。加上澳門地方細小,人情味厚,大家可像一家人般相處,互相幫忙:「對我們也很得益。It’s never boring。」

「我們幫助這些女人和小朋友,不只他們得到我們的幫忙,我們也得到她們的幫忙,因為這是雙向的,是互相幫忙。我們也學到很多。我不知道我會否可像他們一樣勇敢,我真的覺得她們也讓我學到很多。」

狄修女獨自遠赴日內瓦,揭「家暴列半公罪」違反國際公約,家暴法關注小組一同送行。

狄修女獨自遠赴日內瓦,揭「家暴列半公罪」違反國際公約,家暴法關注小組一同送行。

 

用愛與法律 從根本解決問題

狄修女坦言,家暴受害人的經歷,她沒法完全體會,但她可付出自己的愛與關懷。「我沒辦法說我都明白,因為我不可能明白,但即使我未經歷過,不明白你的創傷,但我可以愛你。我關心你,希望可以盡力幫你。我相信她們也能感受到。」

過去,在《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未通過前,家暴屬半公罪,即受害人要決定是否對施虐者提出起訴。不少受害婦女因為種種原因而對施虐者忍氣吞聲,有時一忍,就是十年、二十年。「很多婦女不是被打就立刻去報警,完全相反,她們會等好久,希望情況會改變。政府很多年都說會保護受害者,但沒立法,又怎樣保護受害者﹖」

「但,感謝天主,這些都是歷史了。」

但要感謝的,除了天主,還有狄修女和一班關注《家暴法》的有心人。話說澳門政府於2010年的時候,傾向將家庭暴力列「公罪」,但2011年9月開始的的諮詢中,《家暴法》公罪與半公罪的爭議不斷。「但他們從沒說過有多少人支持及反對《家暴法》列為公罪。」及後於2012年政府的更新文本中,《家暴法》被列為「半公罪」,口頭上則不斷強調會特別幫助受害人。

但狄修女沒放棄。2012年年底,狄素珊修女獲頒仁愛功績勳章,媒體亦日漸關注《家暴法》立法公罪的問題,一班有心人自發成立關注小組,發起聯署,並於2014年向聯合國提交影子報告,反映澳門《家暴法》的立法情況。當時76歲的修女更獨自坐上十多個小時飛機,遠赴日內瓦的大會上發言。「當時交了報告後,日內瓦修會的修女說可安排我在會上發言。那時我想:『Are you crazy? Really and truly,有冇搞錯﹖』但後來我祈禱,再想想:我們一直這麼努力,去,又何妨﹖」

大會上,澳門的情況引起關注,大會更促請澳門政府盡快立法打擊家暴。2016年5月,擾攘多年的《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法案,終獲立法會大會細則性通過,並列為公罪,10月5日正式生效。「法例通過時,我們也有個步行活動多謝政府。」修女的眼內滿是喜悅:「這是澳門的里程碑。這是個好的法律,它並非完美,但已涵蓋了最重要的地方。法例通過後,政府的人都很清楚這工作不但要做,更要做得好,我也佩服他們。」

善牧會步行祝賀澳門通過家暴法。

善牧會步行祝賀澳門通過家暴法。

 

婦女,是未來的希望

《家暴法》通過以後,狄修女表示未來她們將更關注家暴家庭中的孩子。「過去的焦點都在於大人,但親眼目睹家暴,在家暴家庭中長大的小孩同樣是受害者。因為他們要上學,大人很容易只專注於他們的學業,但這些小孩目睹親人被打,心靈創傷也很大。他們需要更多的關注。同時,預防暴力及教育也很重要。這是我們現在的目標。」

Blossom where you are. 狄修女曾於過去的訪問中說過:「當你幫助一個婦女,效果不僅顯示在那位婦女身上;因為她們大多會結婚生子,建立家庭。如果你幫助了一個婦女,你也是幫了她的下一代。」 澳門或許不是狄修女本來的家鄉,但她肯定讓不少婦女和兒童的人生,重新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