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我們值得有一個真正的電影節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今次專題,我們就首次舉辦、金額也是最龐大的「#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禮」,展開報道、採訪調查與相關評論,從多篇文章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問題所在── 一個不以「電影」為主體的電影節,註定失敗。這個失敗,不只是指它的票房、宣傳、推廣、教育、活動成效和文化效益等的失敗,而更在於它作為一個「國際影展」的專業認受性上,一定不會獲得真正國際上的認可。司長所掛在口中的「康城」,在這個錯誤的方向中,根本連影也沒有。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歲長衣薄——徐欣羨的《骨妹》們

#045 我們值得有一個真正的電影節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何志峰

時間:2016年12月13日 20:20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在官方主辦的《國際電影節》大放異彩的,不是國際大導演,不是國際大明星,不是紅地毯。

是徐欣羨的《骨妹》,因為這部電影感動了在場的澳門觀眾。

從事揼骨(按摩)行業的女人,炸彈滿街的仇殺,既熟悉又陌生的Hino Nacional。給我們這一代澳門人構成了特有的印象,骨妹們重塑了我們記憶中獨特的身份,是與中國、台灣、香港不同的獨特身份。骨妹們不是社會的菁英,是邊緣在地的街坊;骨妹們是粗鄙的同類,但她們充滿感情;骨妹們之間會為對方欠債還錢,會替對方不同的男友互相隱瞞,18號和19號會共同撫養小孩。回歸倒數那一夜,為了更好的前程,18讓19離開,和台灣男回台生活,18獨自養育兒子。19是孤兒,18的兒子樂樂最後也是孤兒,但不要緊,他們是心意相連的母子。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18和19的感情跨越地域和時間延綿,在人類歷史上少有的地域政權和平移交的節骨眼上,被世俗定義為「正確」的男女關係,強奪了18和19之間隱隠不發的暧昧,那份不被世俗定義、卻又真摯存在的關係。

所以,如果試圖將《骨妹》簡單歸類為「同志電影」,這樣實在對人世間的感情有失公允。感情並不能分類,只私密地存在於依存者之間。也由此,「多元(同性戀)成家」、「同性育子」是趨向而不應再是重點。18和19之間的感情在Hino Nacional還未停止之前結束,沒有順利過渡。她們也經歷了二十年的滄桑,沒有結合卻有兒子延續著彼此,感情也隨著留下來的人在這個城市裏延淌。

如果對Hino Nacional de Portugal 沒有連繫,如果對土生佬的Bolo de Rei 沒有記憶,對觀賞者而言只是一首尋常的襯底音樂,和一口普通的蛋榚。深入澳門的意象和感情被電影調度起來,我很高興,在場的人都很熟悉,而且導演將這些屬於澳門的感情帶給了世界。所以,這部片不止是一齣沒有說破的同性戀電影,這樣只能說對澳門不太了解,對我而言,是更多,更多。這部華語電影的近代澳門情愫,在葡語地區推廣也應得宜。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電影《骨妹》電影預告截圖

 

近年澳門藝文作品當中,很多都圍繞著緬懷過去。在《骨妹》當中,我不太清楚刻劃的是八十年代還是九十年代。當中使用了楊千樺1997年的《再見二丁目》,有句「歲月長,衣裳薄」並不只是訴說電影的意象,還能概話澳門藝文沒有足夠的數量和多方面的角度給觀賞者們充份了解。骨妹們展現出屬於她們的部份,還有其他部份、其他部份、其他部份,可以讓大家努力。

徐欣羨的電影將澳門改變了,澳門不再是模板式的「南歐風情」,佈景板般貼在其他電影故事裏。這些都是多餘和沒有必要的,試問現在有甚麼是電腦特效做不到的?難的就是綿密有序,真摯的故事,非人去動手不可,徐欣羨的《骨妹》們做到了。

電影的場面好多人都做到,戲味卻十分難得,對於鮮有機會擔當長片導演的徐欣羨來說,已經交出難得的亮麗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