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當身體一種感官關閉了功能,另一扇門打開了,以文字來觸感世界。

就算他日會怎麼,你要記得這首歌屬於你屬於我

不輸給雨藝文爛鬼樓

文:阿添

時間:2016年11月29日 11:11

一年長假回來後正是這邊的暑假,回來後又要面對現實,應付日常生活的開消和租金,懷著惆悵的心情很不經意地順勢也多休息了兩個月; 打算如果八月之後在自己藝術事業裡再沒有什麼起色,就轉行去試試做保險或者其他職業,本來就一直想向多方面發展,心想可能這會是一個好的機會,報名參加了什麼展才計劃之類的東西,經過面試後已被派到一間大型的電訊企業裡實習。

一直也想找一份每月有可觀而穩定收入的工作,但礙於自身條件限制,可以選擇的工種不多,試過在寫字樓和社區中心之類的地方混了一段時間,但又不甘於因我的障礙而被一個非常不合理的價格聘請去幫老闆發達,不想把早上至三更夜半都賣給公司,自己的專業也再三被踐踏,但職業與事業,自由與安舒,可能往往是對立,最後都是選擇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九月因朋友介紹認識了一間以音樂為主的酒吧,這位老闆剛接管酒吧一年多,我們樂隊打算到他那裡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恰巧他想開放多一個新時段讓客人唱歌,需要一位琴手,客人唱的歌主要圍繞七八九十年代流行歌,他邀請我到酒吧在另一位琴手休息時段的空檔讓其他客人試試我的實力,最後即晚就與我洽談日後的工作安排。

你想得到的東西永遠要在你走投無路時老天才會給你開綠燈,幾年前已經想向這個方向發展,但一直也沒有機會,當然現在回想如果當時就讓我出去,我也沒有這樣大的信心和能力,不是老闆怕我的傷殘會帶給他有風險和麻煩甚至招來公司的厄運,就是認為我不能控制場面而婉拒了我;這位老闆最初都有向我表達過有風險之類的問題,但可能相處了兩個月他對我多少有點了解,這些疑慮就排除了,加上他也沒有介意我的不便,有些私人事務也主動出手相助。

這份工作是僥倖再帶着些小實力而得來的,只是一點點實力好了;我慶幸現在每天對著的是體諒我的老闆和同事、好的客人,更慶幸的是對著我從小就喜愛的廣東歌。

當別人說廣東歌已死,我仍然堅持追蹤最新的廣東歌動向,這五、六年也花上大量時間去了解整個廣東歌壇的歷史,學習欣賞當年的經典作品,只因我還喜歡廣東歌,喜歡這裡出產的多元化音樂,喜歡廣東詞人對文字精煉和細膩而創意的情感詮釋,喜歡屬於我們的這個城市。

當人長大了之後也沒有太多時間慢慢吸收新歌,變成現在很多歌難以在我們心目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位,但如果你肯花點時間去多了解一下,不難發現還有好的音樂人在默默耕耘屬於我們的廣東歌;請不要侮辱這一代的音樂人,不要浪費他們的心血,一起堅持和守護我城美好的流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