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教育大一統 / 論盡紙本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能力來斷定一條魚有多少才幹,它整個人生都會相信自己愚蠢不堪。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能力來斷定一條魚有多少才幹,它整個人生都會相信自己愚蠢不堪。」──科學家愛因斯坦 然而,這正是澳門今天的教育要問對的問題。基本學力、四校聯考;日益統一的課程及考核安排,正要求我們接受各方各面的考核,以決定我們的下一代有多「優秀」,我們下一代的將來。 教育為甚麼要統一?法國哲學家傅柯表示:考試可以創造知識、排列知識;透過排列,「權威」得以樹立。自此,我們要跟着「權威」的指揮棒舞動,放棄在海中暢游的自豪與時間,迫着自己埋首爬樹、跑步、應試。 因為如不服從「權威」,我們將被「流放」,被置於「末端」。 有意見認為,統一課程、應試評核等設置與工廠的生產線相類似,產品經過一樣程序的加工、同樣的品質檢測,以篩選出所謂「次貨」。但如果人的基因本來就個個不同,如果人人本來就生而獨特,那我們為何要用產品檢測的方式,以相同的課程、相同的試題來評核學生?然後要一條魚去爬樹? 而我們的教育一向自由自主,何以我們要為下一代添此枷鎖? 有關應試教育、有關四校聯考,《論盡》亦曾於2014年舉辦「四校聯招的疑惑」論壇與公眾一起討論。當時已有講者提到,試題收集回來的資料非常零碎,無法全面反映學生特質。但縱然如此,四校聯考仍將於明年三及四月上馬。面對「四校聯考」,各方的疑慮由2012年開始籌備一直到此時此刻仍然未解。此番疑慮,將被帶至考場,帶至未來:下一代的未來,以及澳門的未來。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聯考疑慮多 望保送或到外地升學 學生:應屆白老鼠 盼大學多元評核考生

#043 教育大一統 / 論盡紙本

文:論盡編輯室

時間:2016年11月15日 12:12

首屆「四校聯考」將於2017年三及四月舉行,唯不少應屆考生表示,即使是畢業班的老師亦對聯考所知甚少,對前途感到彷徨之餘,亦認為即使反對政府亦會強推「聯考」上馬。部分學生表示,會選擇保送、參加國際公開試或到外地升學,以減低聯考風險。

聯考疑慮多,望保送或到外地升學,學生:應屆白老鼠,盼大學多元評核考生。

聯考疑慮多,望保送或到外地升學,學生:應屆白老鼠,盼大學多元評核考生。

 

首屆應考 老師一問三不知

「像我們班主任,因為知道以前的考試模式,也會幫學生溫習。有次他就說:『四校聯考,你們做『白老鼠』,我也不知道可如何幫你們溫習,我自己也很緊張。』」今年就讀高三的美思表示,以往多靠老師的「貼士」溫習。「四校聯考」今年首次舉行,但學校及學生似乎都還不很清楚該如何準備。「甚麼都不清楚,不了解就要考試了。」

「我們想知道的他們沒讓我們知道,就只讓我們知道有這考試。」同是應屆考生的嘉詠亦表示,「四大」曾到學校做一些官方介紹,但並沒解答到他們的問題。「我們是第一年考,想知道四校聯考跟以往考試有何不同,要溫習的範圍有沒有不同,分數方面怎樣,我們想知的內容就是這些,但他們沒說太多這方面的。我們問老師有關考試內容方面,老師的答覆也只是:因為你們是第一年考,所以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很無奈,但其實我們學生都知道,我們沒甚麼選擇權,政府已決定要考。」

嘉詠表示,知道政府之前有些公開諮詢的場合,但有些給學校的高層、老師、家長的諮詢場,但偏偏沒有學生的諮詢場。「我們想知的其實不太多,也不是太難解答,只是想知道四校聯考跟之前的考試有何不同,有何改變,我們要準備甚麼。老師就說不會改變太多,照樣溫習吧,但考試的模式改變了,始終有些不同吧,但我們是第一年,也不知道有甚麼不同了,覺得沒甚麼保障。」她認為,現時的僱主對學校都有一個標籤效應,認為「四大」的畢業生較優秀,而「四校聯考」並不設補考,嘉詠擔心如若考試失手,「一試定生死」,四校各科系的申請均不獲錄取,自己的前途將大受影響。「前途問題真的很重要。考個試,你的前途就決定了。就算多棒的學生都有失手的一日。」

「壓力非常大。」美思亦認同,「因為四間學校只有一次機會去考,好像失敗了就四間學校都沒甚麼希望,所以一間一間考較好,沒那麼大壓力。」「分開考是會用多點時間,但會有學校錄取,而不是一試定生死。如四間學校的不錄取,那怎辦?我寧願多花點時間去溫習。」

 

棄聯考 望保送 盼大學多元評核考生

獲得學校保送的應屆畢業生詩敏則表示,由於學校的保送名額不少,故同學及校方都盡可能申請保送,「可以不考聯考就不去考了。」

就讀英文部的嘉詠亦表示,不少同學正準備參加 IELTS 雅思英語考試。此考試不但受國際認可,且可多次參加,讓考生考獲滿意成績後才送到大學作入學申請。「很多同學有的心態是考了國際試,四校聯考少考一科會較輕鬆,免得到時又考多科,失手的機率又高。」

美思、嘉詠、詩敏三人都坦言,如若考試或保送失手,會選擇到外地升學,一來是因為外國學府質素有保證,而將來亦不會被「四大聯考成功與否」標籤。

但成績好的可以選擇保送,有條件的亦可到外地升學;而剩下的,沒選擇,只能接受聯考洗禮。

談及在她們理想中,大學評核考生準則該是如何,三人不約而同地表示不希望是聯考或統考,而是希望大學可綜合考慮學生的成績、性格、特長等。「最好可以用面試,因為這樣才可較清楚看出一個人。」詩敏認為,「考試現階段是需要,但不應該是全部,因為這都是書面上的東西。」美思則希望澳門的高等學府可參考歐洲,如芬蘭、德國等做法,除校內成績外,同時高度重視學生的課外活動表現。

「現在我完全不知道(四校)如何計分,完全不知道。」她無奈地表示,「政府用考試評核學生,別人求學不是求分數,它是求分數不是求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