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轉天氣的煩惱

我的「腎腎地」生活藝文爛鬼樓

文:陳汶燁

時間:2016年10月26日 10:10

近日秋風初起,氣溫略為下降,不再像暑假時悶熱,照理是一種令人感到舒適的時節,卻是我煩惱的開始……天氣轉涼,意味我要為保持好自己的乾體重而對食物、食慾和限水方面,展開一場“攻防戰”!

相信大家可能了解一點:限制每天的飲水量對一名腎友來說非常重要!雖然我不像其他腎友,要嚴格地限水(因為腎臟仍然有排尿功能,相對較寬鬆~)但總不能當自己沒事發生般照喝無誤,平日只要意識到一天內的喝水量好像有點超過的話,甚至感覺到小腿有點漲、眼皮沉重,說明這個量已到了底線,此時我會自覺限水。理由很簡單,除害怕體內水分來不及排走而導致其他器官「水浸」外,乾體重磅數超重過多,在透析時很容易發生抽筋──當然那種抽筋比運動後抽筋的痛楚更嚴重。為免因為自己一時口腹之欲而誤了大事,所以對腎臟有負擔的食物或飲品少吃少飲為妙。反正觀乎現時的狀況,我認為與其貪吃而導致乾體重上升,或體內肌酐、各類電解質指數超標,不如當自己在減肥好了!至少驗血後若體內電解質數據不達標,我仍有理由藉口大吃大喝!超標的話就有很多東西不能吃了,這樣我覺得人生毫無意義可言(喜愛吃的東西基本不行,還有意義嗎?)嚴守規定下,這兩年多以來我仍可以吃不同類型的快餐、與家人朋友開心打邊爐、吃零食,甚至自助餐亦問題不大,但僅限於一個月兩、三次就好。

進入秋冬季節,意味著在飲食上將要展開一場「攻防戰」

進入秋冬季節,意味著在飲食上將要展開一場「攻防戰」

 

記得剛開始血液透析時我不太敢吃喝,萬一吃多了或喝多了怎辦?到時乾體重失控,透析期間抽筋,辛苦的還不是自己?「斬腳趾避沙蟲」的白痴想法因此應運而生:認為不多吃、不多喝就對了!原以為這樣就可以減少水腫,但身體狀況很直接地告訴我行不通:吃喝大大減少後,不止無助乾體重下降,反而令水分積存在體內無法排出,水腫反而比之前厲害!加上驗血報告顯示,所有電解質指數低於正常水平,出現營養不良!可白痴的我當時對「營養不良」毫無概念,還以為自己行步路都喘氣、心跳時快時慢,以及渾身乏力與腎衰竭有關!當護士告訴我報告結果時才恍然大悟,還對我說:「你不能任何食物都不吃啊!長此下去,你不夠體力和營養,如何支撐四個小時的洗腎過程?這樣很危險!」既然報告和護士都說明這個重點,那好吧~我繼續像平日般吃喝好了!

可是當天氣在夏秋交替、至進入冬季的這段時間,我在飲食調控上兩年來仍然掌握得不太好!主要是由冬季轉春季至夏季這段時期,即寒冷轉濕暖和熱的天氣,我的喝水量會開始減少,加上我是一名出汗量較多的人,自踏出家門起不斷出汗,直到回家為止,上身衣服從沒有乾爽機會,對我來說,也算是排走體內水分的其一方式!不過轉入秋冬,平日不易出汗,而且不管秋涼或嚴寒,一般人應該總想著廿四小時吃喝不停,以儲存足夠能量禦寒,更何況腎友們?另一方面,腎友們日常已經要限水,在乾燥天氣影響下,喝水的慾望將進一步提升,遺憾受制於腎功能衰退,於是這段時間意志每天都要在「喝與不喝」之間掙扎!總體來說,我必須「死忍爛忍」嚴控秋、冬兩季裡的飲食量,以保持身體情況在最好的狀態。

到了今天,適應了需要藉透析維持存活的模式後,日常生活和習慣已步入正軌,經歷過一般人不會有的歷練後,我知道自己並非世上最不幸、最慘的那個人,在醫療上有方法、藥物或儀器能助我繼續生存,生病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回想當初,我並非沒有選擇,但在病發初期,茫然不知何故下,我仍然選擇了進入腎室、接受血液透析,說白了,無非只想求生,並非求死。接著的一年多時間裡,為了長期透析我必須在港澳兩邊醫院不斷「闖關」,難關過後,發現自己擁有很強的抗逆能力,不論為自己、為家人、為朋友都好,最終我還是靠自己走過來。

站在我的角度,自己保護不好自己,也不愛惜自己,連照顧自己亦出問題,時常讓家人朋友擔心自己的話,是一種不負責任、間接傷害愛自己的一眾親朋戚友的行為,我不願意因為自己患上慢性腎衰竭而放棄人生,或自私地以為患病只是自己的問題與他人無關,內心很明白,稍有差池,身邊的親人朋友會很傷心。

 

如各位想對慢性腎衰竭的問題或資訊有進一步了解,
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一起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