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something criticism / 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 甜味人間:在無味無趣的生活中尋找生命意義

戲游花間 something criticism / 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6年10月26日 12:12

深夜肚餓,於是出門找吃,附近一帶的食店已關門,於是慣性地到近在咫尺的便利店買早已包裝好的「茶樓點心」,雖然點心種類也算琳琅滿目,但可食度卻寥寥可數,例如小籠包,外皮厚得簡直不知所謂,但沒有最難食,只有更難食,好像那些燒賣,一咬之下,真的懷疑是否用塑膠取代了魚肉,整粒燒賣膠感十足,於是在沒甚麼可選的情況下,唯有選算是OK的糯米雞,然而真的算是OK嗎?先不說那是隔夜不新鮮,因為我們早已忘記甚麼叫「新鮮」,那糯米雞竟然只有很少塊的雞粒,且糯米完全不香,但我們都覺得OK,因為我們早已習慣索然無味的口感,習慣了難吃的即食快餐,習慣啃著流水作業式的工廠生產食物。

《甜味人間》劇照

《甜味人間》劇照

 

如果你第一次吃銅鑼燒,是在便利店或超級市場買那些工廠大量生產的,你好可能會大呼:「搞甚麼鬼?這麼得個甜字的食物,竟然還當美食?」河瀨直美執導的《甜味人間》,男主角千太郎(永瀨正敏飾演)第一次吃甜食,很可能就是吃了便利店買來的銅鑼燒,於是從此不再喜歡甜食,但卻為了生活,為了還債,每天大清早便開店賣甜食銅鑼燒,因為每天都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於是整天都沒有笑容…..咦?這麼像在賭場派牌的荷官?這麼像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公務員?這麼像他?這麼像她?

有一天,一位老婆婆德江(樹木希林飾演)到千太郎開的小店應徵,德江有數十年泡製銅鑼燒的主要餡料豆沙餡的經驗,她花時間細心烹調豆沙餡,每個烹調步驟都精雕細琢,讓千太郎第一次品嘗到最好吃的銅鑼燒,自此小店奇門如市,人龍不絕,德江烹調豆沙餡的投入態度,更漸漸令千太郎對生命有所頓悟,嘗試在長時間的工作中找尋意義,嘗試感受工作中的甜味人間。然而每天面對刻板工作的我們,可以嗎?

當然,不可能在賭場派牌、在銀行櫃位替客戶入數、在政府辦公室內處理那些死板的文書等等的工作當中可以找到甚麼意義,但若不打這些無趣工,又怎能買樓供樓養家活兒呢?於是很多人都被那層樓困了大半生,畢生很多時間都在賺錢奉獻給地產佬發展商。

《甜味人間》劇照

《甜味人間》劇照

 

千太郎因為欠店東很多錢,他要付上半生時間賣銅鑼燒,去賺錢還債給店東,他的生活就被困在這小店內,因為德江婆婆,他終於找到小店內的甜味人間,但好景不常,店東要把小店改頭換面,又要他收留一個無心學廚的真正廢青,最後他帶著德江婆婆留給他的廚具,在櫻花散落的公園售賣自己用心泡製的銅鑼燒,他逃出那小店的框框,再次燃點生命中的熱誠。這其實是德江婆婆啟發了他,從年少時開始,德江婆婆因染上痳瘋病而被關在療養院,她畢生大部份時間都在療養院渡過,在深覺日子無多時,她走出療養院的框框,就是想在生命結束前過一次普通人的生活,那怕只是短短光輝,也因為時日無多,她每天在小店裡都用心地烹調豆沙餡,讓過著刻板生活的普通人尋得生命的甜美。

曾幾何時的澳門,我們隨便走進任何一家食店,不論是地痞街邊檔或是有點高尚的餐廳,都能嚐得好滋味,但隨著社會越變急促,舖租工資等等的經營成本越升越恐佈,再加上賭場酒店吸走很多人力資源,很多食店都不再有好吃的美食,然而我們卻習以為常,習慣了那索然無味的食物,習慣了那索然無味的刻板生活,就像我們習慣塞車,習慣迫不上巴士,習慣到處大掘路,習慣望著那似乎永遠也建不成的輕軌,習慣政府官員滿口謊言廢話,當一切已成習慣,便失去對美好事物的追求,彷彿這是理所當然,諸多要求就是攪攪震,就是攪事的「廢青」。

河瀨直美的電影一向著重意境的呈現,《甜味人間》裡多次出現風、雨、陽光、櫻花飄搖的意境更是淒美動人,德江婆婆說:「我們來到這世上,就是為了看看這世界,聽聽這世界。」她快樂地欣賞隨風擺動的樹葉,這些美景,不一定是有錢人才可以欣賞,這是上帝給世上每個人的禮物,但習慣刻板生活的我們,早已忽略了這大自然之美,又或是生活之美。

德江婆婆又說:「就算沒有成為甚麼大人物,也是有我們存在的意義。」縱使是渺小如一粒紅豆,也有其存在的意義,它等待著廚師用心地把它烹製成美味的豆沙餡,送給我們一份甜蜜蜜的感覺。在賭場派牌找不到任何意義,其實可否辭工,找份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呢?但很多人會說,只有賭場那相對豐厚的工資,才夠我儲首期買樓啊!買樓真的是生命的全部嗎?真的不能跳出買樓的框框,讓自己活得精彩嗎?還是我們早就習以為常,覺得理所當然,沒有樓就是沒出息,就是「廢青」?

《甜味人間》劇照

《甜味人間》劇照